台灣屢屢爆發食安危機,因為我們被教育要追求「頂尖」,而不是成為「榜樣」

台灣屢屢爆發食安危機,因為我們被教育要追求「頂尖」,而不是成為「榜樣」
Photo Credit: QratorApp @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從小所受到的教育,被灌輸的觀念,是希望我們成為第一名,成為人群當中的頂尖,還是希望我們成為人群當中的榜樣?

最近關於食用油的問題再度浮上檯面,台灣上下民心浮動,每天看新聞的時候都在尋找我們慣吃的廠商有沒有在名單上。除了擔心自己的身體健康、後續的退費,以及政府未來有沒有新的措施之外,更多人心中都還有另一個問題:台灣怎麼會變成這樣?我們到底還有多少隱藏起來的未爆彈?

我想起來有一次去聽一場演講,講師問了大家一個問題,「你期許自己成為一個行業的頂尖?還是期許自己成為一個行業的標竿?兩者有何不同?」我苦思這個問題很久,直到有一天我準備出門,看到我衣櫥裡那件紅襪隊的T-shirt,我才有了初步的答案。

在職業棒球中,最頂尖的就是美國大聯盟,那裡聚集了全世界的頂尖好手同場競技,美國大聯盟中有一個獎項叫做「賽揚獎」,這個獎項是專門頒給當年度表現最好的兩個投手,換句話說,獲頒「賽揚獎」的投手就可以說是最頂尖的投手。

從開始看棒球至今,我心目中頂尖的投手有好幾位,他們每個人都是才華洋溢,用極快的速球以及犀利的變化球讓大聯盟的打者只能望球興嘆。但在我心中,可以稱得上「榜樣」的投手卻只有一位,而這位投手,他終身沒有獲頒過賽揚獎。

他是Curt Schilling,而我為什麼會稱他為榜樣,有兩個原因。

第一,2004年美國職棒聯盟季後賽,洋基隊跟紅襪隊的世仇對決,誰先在系列站拿下四場勝利,就可以前進總冠軍賽。前三場洋基勢如破竹,第三場甚至以19比8的大比數痛電紅襪隊取得絕對優勢,不認輸的紅襪隊連贏兩場,關鍵的第六戰由第一戰腳踝受傷的Curt Schilling主投。

據說Curt Schilling的腳踝韌帶在第一場受了撕裂傷,他只交待醫生動了簡單的手術把韌帶給「釘」回去,在第六戰的時候,傷口在激烈的比賽中再度撕裂,鮮血滲出了Curt Schilling的襪子。事後受訪時他也提到,他在投球的時候必須不時低頭看自己的腳,確定鞋子還有沒有在腳上,因為他的腳已經完全沒有知覺。

比賽的最終結果,Curt Schilling面對超豪華的洋基打線主投7局只失1分,紅襪隊終場以4:2贏洋基隊,將系列戰追成3:3平手,而這場比賽,被形容為是棒球史上最令人動容的比賽之一。

第二,攝影機好幾次拍到Curt Schilling在比賽中拿著一本筆記本,時而振筆疾書,時而盯著簿子低頭沈思。有次記者終於忍不住問他,這才知道筆記本裡記載了他上一局對敵隊打者投出的每顆球,球的位置,以及打者出棒打擊的結果,久而久之,他對所有打者的弱點都一清二楚。

Curt Schilling這個做筆記的習慣一直維持住,所以當他老化了,球速不快了,變化球也沒有年輕時那麼刁鑽的時候,他仍然能靠著筆記這門基本功和眾多的年輕打者周旋。順帶一提,他是大聯盟史上唯二能夠在40歲時,還在總冠軍戰拿下勝利的投手之一。

Photo Credit:  Googie Man  CC BY SA 3.0

Photo Credit: Googie Man CC BY SA 3.0

親愛的讀者們,以上的故事,有讓您了解「頂尖」跟「榜樣」的差別在哪裡了嗎?而這跟屢屢爆發的食安或是黑心商品,又有什麼關係呢?

頂尖跟榜樣的差別在於層次不同。「頂尖」指的是追求技術或是數據方面的極致,以商業世界來說的話,大概就是追求最大的獲利;而「榜樣」追求的是成為該行業的典範,要成為典範技術或是數據都只是條件之一,最重要的是要有融入精神在裡面。這個精神,以日本人的話來講就是「魂」,也就是所謂的原則;換句話說,就是要「有所為有所不為」,而這個為或不為的標準就是原則。

套到現在來說,食品業做出來的東西是要吃進消費者肚子裡的,所以不論東西好不好吃,至少產品吃進去後,不會讓消費者有任何健康的疑慮,這就是個很基本的原則。如果有A與B兩間食品公司,A公司用基因改造的技術生產食品,降低成本讓公司大賺一筆;B公司則是秉持基本原則,一直用天然的方式生產食品,維持公司穩定的營運,這兩間公司,哪間才是消費者心目中的榜樣?

相信大部份的人應該會認為B是榜樣吧!即使A公司的基因改造食品符合法令,也沒有足夠多的證據證明基因改造食品對身體會有明顯的危害,但是消費者對於A公司就是會有疑慮。而堅持天然方式生產的B公司則是寧願成本高一點,也不願意讓消費者對於吃進肚子裡的東西有任何的擔心,這種「有所為有所不為」的做法,才能被人稱作是榜樣。

Curt Schilling也是如此,他能成為我心目中的榜樣,原因不是因為他拿過三振王或是勝投王,而是他敬業的精神,以及長期以來不假手他人,自己做好基本功的原則感動了我。雖然他在整個球員生涯當中沒有獲頒過代表投手最高榮譽的賽揚獎,但這完全無損於他在我心中的地位。

我們從小所受到的教育,被灌輸的觀念,是希望我們成為第一名,成為人群當中的頂尖,還是希望我們成為人群當中的榜樣?

而我們出社會後的所作所為,是在追求成為一個行業的頂尖,還是成為一個行業的榜樣呢?

仔細想想,或許很多事情的解答,就在這個問題裡。

Photo Credit: QratorApp @ Flickr CC BY SA 2.0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