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去工業化」到「去人工化」,大量勞工失業的威脅如何解決?

從「去工業化」到「去人工化」,大量勞工失業的威脅如何解決?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自動化取代的人工是真實的,美國、中國的磁吸效應,也是真實的,下一代可以做的新工作,不一定是這一代失業勞工可以轉身馬上學會的,這才是現代國家最重要的人口、產業政策問題。

文: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發展經濟學家Dani Rodrik對製造業有偏好,他認為過早的去工業化對經濟發展有不良的影響,甚至會造成民主的失敗。透過製造業出口來達到生活水準的提高,在台灣,在中國,我們都在過去看到具體的實踐,所以我們對這條路有很深的了解。但製造業面臨前所未見的大變化,社會面對從製造業轉型的挑戰,巨大無比。

Rodrik認為,製造業是相對容易跨國界技術轉移的產業,所以未開發國家,可以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從外國找資金、技術,甚至是人材而達成初步成果。這樣低垂的果實,稍微認真一點的政客、獨裁者,都可以輕易採收。除此之外,製造業有辦法吸納大規模無技能的勞工,有助安定社會,也是政治經濟後進國家偏好製造業的原因。所以不管是先進國家,或是後進國家,過早的從製造業轉型,會有大問題。

但這過早的轉型,很少是國家產業政策主動促成,因為這是外力造成的天災。

天災的來源之一是中國。當德國、日本、亞洲四小龍在製造業稱霸的時候,這一杯羮並沒有辦法獨吞,反而因為富裕後產生的產品需求,形成所謂的雁行理論,先進國家一直往高技術前進,而不斷把低技術往後丟,「提拔」後進國家。中國也受益於工業化排隊的果實,但中國實在是太大了,把絕大多數的製造業投資都吸走了。走在吸塵器中國的後面,什麼都沒得吃;就算走在中國前面,走得不夠快,也等著被搶食而餓死。所以中國的磁吸效應,是逼迫其它國家過早去工業化的大殺手。

但更大的威脅來自「去人工化」的製造。人工智慧下的自動化,不只取代人工,更造成大者越大的馬太效應,小國、工業後進國想要從事製造業,在未來,是門都沒有。郭台銘投資美國製造,不一定是政治計算,而更可能是經濟計算。只需要用少少勞工的自動化工廠,工資不再是設廠的重點考量,接近市場、接近科技才是計算的重點。而就算中國沒了人口紅利,已經成型的巨大生產網路和大市場,也讓其仍為和美國同樣重要的生產基地。

照李開復的說法,除了美、中以外,人多的國家,不再是國家強盛的保證,人多反而是負擔,沒有產出,只有張嘴要飯吃,能不是問題嗎?

「這一次不一樣(This time is different)」是所有趨勢專家都要講上一遍的話。李大師說,這次人工智慧的革命,和工業革命或是電腦革命不一樣,之前人類社會的轉型,在消滅舊工作的同時,都會產生更多的新工作。他認為,人工智慧取代人工的同時,並不會產生有意義數目的新工作。對於這看法,我一點都不認同,因為他們說「這一次不一樣」,但結果都證明,「每一次都一樣」。

關鍵在,人類不是問題,不是等著人家餵食的廢物,而是會創新,會想出解決問題辦法的高等生物。

當人類不再從事粗重、無聊的工作,人類是得到思想和身體的解放,而可以進行更有意思,甚至是更了不起的事,怎麼會是壞事呢? 把工作當成是計劃經濟下分配給人民,製造人為生活意義的配給品,當然無法想像未來人工智慧會產生的新工作型態,才會擔心人多會是問題。

然而走向美麗人工智慧新世界的道路,不是平坦筆直的。自動化取代的人工是真實的,美國、中國的磁吸效應,也是真實的,下一代可以做的新工作,不一定是這一代失業勞工可以轉身馬上學會的,這才是現代國家最重要的人口、產業政策問題。這也是不管對人工智慧的未來樂觀,或是悲觀的政治家、觀察家,都要解決的立即威脅。

而目前我看到的解決方法,不外是從大者越大的公司抽重稅,然後發給受害勞工基本收入。但我認為這是不懂人性,不懂人類社會動態的天真想法,真的做了,生出的問題還更大。美國這種大國,我不敢講,但對於小國如台灣,解決方法其實很簡單。在轉型到人工智慧主導的經濟型態前,台灣要做的就是政府大規模投資基礎公共建設,並且鬆綁私人投入都市更新的法規。幾十年的百廢待舉,讓台灣有很多的建設空間。公共建設有不下於製造業吸納無技能勞工的能力,而且如果規劃得宜,花的錢不是打水漂,而會留下建設,幫未來經濟打好地基。前瞻計畫裡,吵什麼運量,吵什麼投資報酬率,都是見樹不見林,不知道轉角處更大的威脅,那是庸人、自私的公共建設辯論。

一路建設下去,一石多鳥,還在等什麼?

本文經普通人的自由主義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