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感覺學語言,先建立你的情感百子櫃

用感覺學語言,先建立你的情感百子櫃
Photo Credit: Daniel Dudek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聽歌學語文說得多,但真的有用心去感覺和學習嗎?作者分享自己的經驗。

很多人想學好語言,然後問其他人,怎樣才能學好語言?其他人說,要學好語言,不外乎要多看、多揣摩、多感受。這委實是一個很令人沮喪的答案。

我有很多學生,他們都想學好語言。但他們看到一個字或一堆字湊合起來,就是沒有什麼感覺,總賴著我告訴他們,我有什麼感覺,發現我感受到那麼多,又驚異又沮喪的問:為什麼你可以感受到那麼多呢?為什麼看同一段文字,我什麼也感受不到?

為什麼人人都在閱讀,有些人的意會和得到的那麼多,有些人卻沒有什麼得到?如果是「天賦」或「慧根」幾個字解釋得到,豈不是讓人恨得牙癢嗎?而且,天賦看不見摸不著,又量化不了,整天說天賦天賦,又有什麼意義?

除了天賦,怎樣解釋不同人對文字的感覺有強有弱?

我以前也不會回答這個問題。直至我嘗試觀察我和我的學生之間的分別,有什麼是我有做,而其他人沒有做的?我才領略了一個道理。

我學語言的時候,假設我要學的是一個字,我是參考什麼去理解這一個字?我會回答道:我參考的是感覺。很多老師忠告學生說:「理解一個字一定要查字典」,又或者會盡量向學生解釋得精確和完善,務求讓學生「完全」明白這個字的「真正」意思。這樣學習,固然不可說是完全徒勞,但也只比緣木求魚好不了多少。究其原因,語言和詞彙,都只是一種約略性(approximate)和綜括性(summary)的載體,是一種不完美地把一堆感覺濃縮(condense),翻譯(translate) 和傳遞(transfer)的工具。

我們查字典,即使看完一個字的整個解釋和全部例句,或聽完老師的解釋,也不等於掌握到一個字要概括的意思。因為字典和老師的解釋也不過是語言,換句話說,也不過一些翻譯了老師或字典編者對這個字的感覺的不完美的載體。一個人對一個字的感覺是 “ABC”,把 “ABC” 這些感覺翻譯成 “DEF”,然後告訴你這個字「就是DEF的意思了」。但你對DEF的感覺未必是ABC,可能是AB,可能是ABCD,甚至可能連AB或ABCD 都不是,是XYZ。用語言學語言的後果,就是語言所蘊含的意思會get lost in translation。道理就好像我們為了要把一幅圖片傳送給一個人,把它壓縮,壓縮後收件人要把檔案回復原態,但他們回復原態時所使用的原則和我們壓縮時使用的原則並不一樣,回復原態後圖片就失真了。

當我們把字典和老師教我們的當成真理,去使用這些字,再去教其他人這個字的意思,造成的就是失真以上再失真再失真再失真了。

如果我們理解語言的時候可以不使用其他的語言,而是直接用感覺,那可行嗎?感覺摸不到觸不著,可以傳遞嗎?

我認為是有可能做到的。但我們必須重新審視我們對語言學習的態度。我們要建立我們自己的情感的資料庫

音樂和語言

什麼是情感資料庫?

我想請你聽一聽一首曲子 ── 聖桑的《天鵝》。

然後我想你看看愛爾蘭詩人WB Yeats寫的The Wilde Swans at Coole:

The trees are in their autumn beauty,
The woodland paths are dry,
Under the October twilight the water
Mirrors a still sky;
Upon the brimming water among the stones
Are nine-and-fifty swans.

The nineteenth autumn has come upon me.
Since I first made my count;
I saw, before I had well finished,
All suddenly mount.
And scatter wheeling in great broken rings
Upon their clamorous wings.

I have looked upon those brilliant creatures,
And now my heart is sore.
All’s changed since I, hearing at twilight,
The first time on this shore,
The bell-beat of their wings above my head,
Trod with a lighter tread.

Unwearied still, lover by lover,
They paddle in the cold
Companionable streams or climb the air;
Their hearts have not grown old;
Passion or conquest, wander where they will,
Attend upon them still.

But now they drift on the still water,
Mysterious, beautiful;
Among what rushes will they build,
By what lake’s edge or pool
Delight men’s eyes when I awake some day
To find they have flown aw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