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向原住民道歉一周年:聲稱完成8項承諾,為何「這3項」跳過?

蔡英文向原住民道歉一周年:聲稱完成8項承諾,為何「這3項」跳過?
Photo credit: 蔡英文臉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8月1日是原住民日,總統蔡英文、原住民委員會都表示,總統2016年所提的承諾,每一項都有做到。不過真的是如此嗎?

8月1日是「原住民日」,為的是紀念台灣原住民在1994年8月1日正名成功,並表達政府對原住民權益的重視。2016年,總統蔡英文為了原住民長期受到的歧視、權力的剝奪,代表政府向原住民道歉,創下我國歷史上第一次政府公開向原住民族道歉的意義。

當時蔡英文在總統府接待原住民代表,隨後也在經國廳舉行道歉儀式,還以傳統布農族儀式,祈願神與祖靈共同見證此一歷史時刻。

蔡英文2016道歉
2016年的原住民日,蔡英文將道歉文致贈給反核廢的達悟族代表夏本嘎那恩。|Photo credit: 總統府

但是時隔一年,2017年的原住民日,蔡英文不再於總統府接待原住民代表,改在台大醫學院國際會議中心,以會議的方式進行報告。而除了場外有30多位原住民聚集抗議,在蘭嶼的原住民青年,也發起「全島豎旗」的抗議行動。

原住民
2017年的原住民日,原民團體「原轉小教室」的3位發起人巴奈、那布與馬躍比吼,在蔡英文總統演講的場外聚集抗議。|Photo Credit: 馬躍比吼臉書直播截圖

去年風光接待原住民的榮景不再,究竟原住民在抗議什麼?而蔡英文總統又是怎麼看,過去一年的施政結果?

蔡英文:過去的每一項承諾都有具體進度

蔡英文昨(1)日致詞時提到,一年前提出的每一項承諾,如今都有具體的進度:

去年的今天,我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過去這一年來,在政府團隊的推動之下,我在道歉時所承諾各族人朋友的每一件事情,也都有了具體的進度。面對原住民族的歷史正義跟轉型正義,我們確實聽見各種不同的意見,有人覺得政府做得不夠好,不過,也有人覺得,政府根本不需要這麼做。這些分歧,代表了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應該做的事,我們都會繼續努力,不會退縮。

而原委會也為蔡英文背書,表示「總統道歉承諾政府一一兌現」。

不過真的是如此嗎?

道歉一周年,原住民族語言成功入法是最大成就

2016年的原住民日,蔡英文提到:「原住民族本來有他們的母語,歷經日本時代的同化和皇民化政策,以及1945年之後,政府禁止說族語,導致原住民族語言嚴重流失......歷來的政府,對原住民族傳統文化的維護不夠積極,為此,我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 」

時隔一年,2017年的原住民日以「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新紀元」為主題,蔡英文也在演說中公告, 《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已於6月頒布實施。她說「這是一部遲到12年的法律」,並說這是過去政府沒有做到的,「我們現在做到了。」

《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施行後,原住民16族的族語,晉身成為「國家語言」。除了將設置「專職」的族語推廣人員、辦理族語能力認證以外,原住民族地區的大眾運輸廣播,也將增加當地通行的原住民語。而原住民族地區的政府機構、學校及公營事業機構,也能以地方通行語寫公文。目前包括屏東、花蓮、台東和南投的縣政府或鄉公所,已經開始發出全族語或雙語的公文。

不過,蔡英文在演說中只強調原住民語言推動上的績效,讓人不禁想問,其他的承諾,包括長期在蘭嶼貯存核廢料的調查和賠償、還有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傳統領域劃設辦法,這些原住民最關心的議題,總統怎麼不在原住民日回應呢?另外,攸關這些權益,最為關鍵的推動委員會「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簡稱原轉會),目前進展如何,總統為何也絕口不提?少了這3項重點的道歉內容,和場外應該「被道歉」的主角—抗議團體的訴求,完全沒有交集。

最具爭議的《傳統領域劃設辦法》

蔡英文在2016年的原住民日承諾,將會在同年的11月1日,開始劃設、公告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土地,並把原住民族最重視的《原住民族自治法》、《原住民族土地及海域法》、《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等法案,送進立法院審議。

關於這項承諾,原委會的確在2017年2月18日發布施行了《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 。不過這個劃設辦法中,針對原住民可以參與討論如何開發、使用的土地,卻排除了全台灣100萬公頃的原住民「私有地」 僅限於公有土地,為此原民團體在凱道週邊抗爭了160天,至今還是沒有獲得具體回應。

原委會主委夷將.拔路兒1日表示, 《原住民族基本法》 第21條法律授權傳統領域的共管範圍僅限於公有土地,如果要將私有地納入,可能會「逾越母法」,因此需要另訂「原住民族土地及海域法草案」來處理,不過相關法案至今仍尚未成形。

不僅立委鄭天財、孔文吉等等人批評,蔡英文沒有落實《原住民族基本法》中關於「承認原住民擁有土地之權利」的精神,原民團體也擔心,未來企業如果使用私有地在部落開發,將不需要徵求當地原住民的知情同意。

「知情同意」為何重要?像是亞洲水泥在花蓮新城礦場的礦權展限,就沒有踐行《原基法》第21條程序,規定政府或私人在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之公有土地從事土地開發需取得居民的同意和參與,並和原住民分享相關利益。

沒有調查權的「原轉會」,如何落實屬於原住民的轉型正義?

轉型正義,一直是蔡英文政府提倡的重要政策。為了追查國民黨黨產,行政院底下特別成立了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而黨產會也發揮了實質的進展,比如被質疑是「國民黨附隨組織」的婦聯會,就在內政部與黨產會的施壓下,在今年7月捐了312億入國庫,轉型成為公益基金會。

蔡英文在2016年,表示為了實現屬於原住民的轉型正義,提出要設置「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她將以國家元首的身分親自擔任召集人,將與原住民各族代表共同追求歷史正義,並表示原轉會將會是一個「原住民族集體決策的機制」、「可以把族人的心聲真正傳達出來」,也承諾以後每一年的原住民日,都會向全國人民報告執行進度。

不過,原轉會成立至今只開過3次會,根據原委會公告的成效,包括了立法完成《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發布《原住民保留地禁伐補償辦法》與《原住民族土地或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並針對《野生動物保育法》、《漁業法》和《森林法》提出解釋令。

但是在原住民最關心的「傳統領域劃分辦法」和「蘭嶼核廢料處置」上,原轉會尚未發揮實質敦促轉型的角色。

關於傳統領域的定義,原轉會舉辦的第1次委員會,與會的17位委員中有9位支持具爭議的《劃設辦法》先上路、4位希望「暫緩」、4名委員未明確表態。原轉會於會後記者會表示,該議題無共識,委員意見將送至立院,交予立法委員「參考」。

這樣的討論結果,令外界失望。原民團體原轉小教室也批評,原轉會沒有實質調查權、也沒有明確法源依據任務編組,很難進行獨立調查,形同空轉。

而總統府副秘書長、原轉會執行秘書姚人多29日接受原民台的訪問時,也坦言總統府的確不應該有調查權。根據姚人多的說法,原轉會目前能做的調查,僅限於行政調查,比如調閱資料還原當初蘭嶼的核廢料為何被放在蘭嶼。

不過,總統府作為原轉會的主管機關,卻沒有權力對各機關進行監察或是司法調查,這樣的組織,要如何回歸真相?如何落實轉型正義?

(詳見姚人多接受原住民電視台專訪的完整影片 ↓)

不過,總統府作為原轉會的主管機關,卻沒有權力對各機關進行監察或是司法調查,這樣的組織,要如何回歸真相?如何落實轉型正義?

35年了,核廢料還在蘭嶼

蔡英文2016年的演講中提到,當年政府在雅美(達悟)族人不知情的情況下,將核廢料存置在蘭嶼,讓蘭嶼的族人承受核廢料的傷害。而2016年10月,原轉會真相調查小組也調查蘭嶼核廢料貯存場的決策過程,分梯次向各部會調閱官方資料,並在2017年6月原轉會第二次會議時提出初步結論,調查結果為,蔣經國、孫運璿2任行政院長決定將核廢料貯存場設置於蘭嶼,且達悟族人事先不知情。

原轉會的調查結果如下:

  • 核廢料運到蘭嶼,誰做的決定?

蘭嶼貯存場決策過程、決策機關及人員由原能會(含蘭嶼計畫等專案小組)進行研議,行政院核定。主要為原能會主政單位主管人員及蘭嶼計畫專案小組成員,該會時任主任委員為錢思亮先生。核定過程歷經蔣經國先生及孫運璿先生2任行政院長。

  • 決策過程中達悟族人是否知情?

國際環境科學委員會1976年3月9日函文,建議本案要「嚴格保密」,而該地區以「國防設施」或「軍事用地」為理由禁止居民靠近。

蘭嶼鄉公所於1975至1979年間,已知道蘭嶼龍門地區將作為核廢料貯存場之用,不過鄉公所及相關機關是否有向達悟族人說明?則無資料可稽。

後續尚待調查確認的,為相關單位是否刻意釋放不實訊息誤導當地居民(如建設罐頭工廠),以隱瞞蘭嶼貯存場設置之情事;以及核廢料貯存於蘭嶼對於達悟族人健康方面之影響。

雖然這是台灣第一次,國家元首承認過去政策的錯誤,犧牲了蘭嶼人的生存環境和空間。不過原住民最在意的是,這些核廢料現在該如何處置?

蘭嶼青年行動聯盟指出,「核廢真相調查」與「核廢料遷場」為2個獨立事件,批評政府企圖以真相調查來轉移焦點,一再迴避處理面對達悟族人的真正訴求「核廢應立即遷出蘭嶼」,聯盟表示在核廢未遷出蘭嶼之前,他們拒絕接受道歉。

聯盟也表示,核廢料貯存場2016年遷址的承諾確定跳票,台電在蘭嶼存放核廢料的土地也於2014年底到期,台電現在是「違約」繼續存放核廢料,而民進黨團卻在2017年1月《電業法》修法期間,封殺將核廢遷出蘭嶼的議案條文,讓原來預計2021年將核廢場清理回復交還給達悟族人的希望再度落空。

蘭嶼
廢料的貯存場蘭嶼,當地居民也選在原住民日發起抗議行動。|Photo credit:蘭嶼青年行動聯盟臉書

沒有人是局外人:原住民日之後,我們還能做什麼?

蔡英文在2016年的演說中,提了10次道歉,而在一年之後,2017年的演說中卻又表示,她很清楚,400多年累積的傷痛,不會在一年之內消失:「過去所帶來的不信任,也不會因為我的道歉而馬上修復。」

不過透過原民團體的行動,這些關於土地與環境的訴求,漸漸進入我們的生活。從2月開始,原民團體以「沒有人是局外人」、「一起陪原住民族劃出回家的路」為號召訴求,而寫著「沒有人是局外人」的黃布條,也出現在6月的金曲獎上。

環境與人權的議題不僅止於原住民日,要持續關注這些議題,你還可以做更多:

核稿編輯:羊正鈺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