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最荒謬的統一大計:綁架人質訓練特工,滲透南韓統一朝鮮

北韓最荒謬的統一大計:綁架人質訓練特工,滲透南韓統一朝鮮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北韓非請勿入區》講述北韓想要實現統一祖國所進行的一個外人看來十分荒謬、不合常理、也無法理解的計畫。1977-1983年間北韓在世界各地秘密進行綁架計畫,他們將被綁架者集中在平壤附近的「非請勿入」區域,讓情治人員與他們朝夕生活,觀察、學習被綁架者國家的習俗和語言。

北韓非請勿入區》推薦序:戰爭仍未結束,非請勿入

文:何撒娜(東吳大學社會學系助理教授、東亞研究中心召集人)

二〇一〇年三月二十六日晚間,載著一〇四名韓國海軍的天安艦在黃海海域白翎島和大青島之間巡邏時,突然沉入海底,艦上四十六名官兵因此死亡。事件發生後,由不同國家專家組成的軍民跨國調查小組報告指稱,天安艦是遭到潛艇所發射魚雷所擊沉。輿論與媒體都紛紛將箭頭指向北韓,認為金正恩製造了這起事件。

當時我剛搬到韓國,從住處窗戶可看到青瓦台的南韓政治中心光化門廣場。事件發生後,整個南韓社會的日常生活一切照舊,空氣中卻瀰漫著一股揮之不去的緊張氣氛。那時我初到韓國,人生地不熟,語言也不通,卻強烈地感受到戰爭一蹴即發的焦慮感。我把所有最重要的東西,像是錢包、護照、筆記型電腦等,收進一個小背包,放在最顯眼的地方,萬一戰爭爆發的話,我可以隨時背著逃命。

那段時間,我每天起床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探頭看看窗外的總統官邸青瓦台是否仍安然無恙,畢竟這裡曾經是被北韓重點攻擊過的地方。一九六八年一月二十一日,三十一名北韓特種部隊人員越過軍事分界線,企圖入侵青瓦台行刺南韓總統。因為這次行刺未遂的事件,南韓政府至今仍然禁止在地圖上標示青瓦台的所在位置。

雖然天安艦事件發生之後情勢一度緊張,所幸南北韓之間並未爆發戰爭,我每天睡前都要重新整理的逃難小背包也沒派上用場。然而和平的日子並未持續多久,在二〇一〇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又發生了延坪島炮擊事件,北韓炮擊南韓延坪島,島上多處起火,造成島上多人傷亡,死者包含平民。雙方開始互相進行砲擊。南韓媒體指出,這次的砲擊事件是正式的宣戰行為,因為北韓砲擊平民居住地,造成多位平民與官兵傷亡。

這次事件的情勢非常緊張,一位德國朋友說德國駐韓大使館已經開始聯絡、清點德國在韓國的僑民人數,準備緊急撤僑,朋友要我趕緊聯絡台灣的外交單位,當戰爭爆發時才可緊急逃離。緊張的情勢持續了好長一段時間,所幸戰爭沒有真正爆發。在這樣緊張的時刻裡,韓國人民照樣上班上課,社會生活照樣運轉,大家未說出口的是心裡的緊張焦慮。

短短不到一年間,我就經歷了兩次戰爭極可能爆發的緊張時刻,突然領悟到,對南韓來說,戰爭其實仍未結束。然而,在這樣的戰爭潛在威脅中,韓國人還是照常過日子,社會也照樣運轉,我由衷佩服韓國人民的鎮定,但也開始能體會他們的無奈。

南韓看似歌舞昇平、經濟繁榮發展的生活中,始終存在著一股潛在的威脅與風險,這個威脅來自與南韓非常接近的地方。有次晚間搭乘韓國朋友的車沿著漢江開到金浦機場附近,朋友指著河的對岸告訴我,對岸那片漆黑沒有光亮的土地,就是北韓。不需要特別到兩韓之間的非武裝地帶(DMZ)或位於板門店的南北韓共同警戒區(JSA),北韓就在肉眼可以看到的地方,這麼接近,卻又如此遙遠。

這兩個敵對的雙方,曾經是同一個國家,說著一樣的語言,住著相同的民族,有著切不斷的連繫。現任韓國總統文在寅,就是來自韓戰時逃離北韓的離散家族,他的父母在著名的「興南大撤退」中從北韓逃難到南韓的釜山。

排除各種阻撓成為統一的國家,是南北韓雙方共同的夢想,只是雙方想實現這個夢想的方式不太一樣。《北韓非請勿入區》這本書,就是講述北韓想要實現統一祖國所進行的一個外人看來十分荒謬、不合常理、也無法理解的計畫。今日的北韓是世界最貧困、最孤立的國家,國際間關於北韓的理解仍然存在著許多空白。關於北韓內部的情形,大都是從逃離北韓的「脫北者」那裡得知。也正因為外界很難實際進入北韓進行調查,我們對北韓的認識是片段而扭曲的,有些脫北者的證言後來也被證實是捏造的。

除了脫北者之外,還有另一群人也曾經長住北韓而後離開這個神秘封閉的國家,這群人是被北韓綁架的人。一九七七年到一九八三年間,北韓在日本、歐洲各地秘密進行綁架計畫,遭綁架的人來自南韓、日本、羅馬尼亞、黎巴嫩等國,以南韓和日本居多,其中包含知名的南韓明星崔銀姬與導演申相玉。

北韓政府將被綁架者集中在平壤附近所謂的「非請勿入」區域,讓北韓情治人員與他們朝夕生活,除了監視他們之外,也觀察、學習被綁架者國家的習俗和語言。這些被綁架者最重要的使命,是協助北韓進行朝鮮半島的統一,透過學習韓語以及進行思想上的改造,期待他們能成為北韓的特工。

數十年來,北韓一直否認他們與這些被綁架而失蹤者有關。直到一九八七年十一月大韓航空發生空難,北韓間諜金賢姬承認自己從一位遭綁架的日本女性那裡學習日語,北韓的綁架計劃才逐漸被證實。到了二〇〇二年,北韓瀕臨崩潰,金正日為尋求外援而邀請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訪問北韓,在雙方會談中首次坦承他們曾經綁架十三名日本人,其中八人已經死亡,並釋放了剩下的五人,藉以換取日本的援助。這次會面時北韓終於承認曾經綁架日本人,使得日本社會群情激憤,在日本激起一陣不小的反(北)韓情緒。

北韓綁架這些人質的目的,是想透過他們去滲透南韓,達到以「主體思想」統一南北韓的目的。主體思想是北韓立國的核心,也是讓北韓金氏家族得以統治至今的思想基礎。什麼是主體思想?簡單來說,就是建立一個能讓金氏家族世代統治北韓的合法性基礎。從金日成、金正日到金正恩三代,所謂的「主體」指的不是朝鮮人民,而是領袖本身。領袖的意志貫穿了政治、經濟及社會生活的每一個面向,人民活在世上最重要的使命,就是實踐、服從並完成領袖的意志。

RTX39YHL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北韓官媒發布金正恩視察彈道導彈發射情況。

實踐主體思想的方式,除了日常的思想教育外,最重要的就是「戰爭」。在北韓,民眾被教導成認為戰爭不可避免,形成了無孔不入的日常軍事文化。即使到了今日,戰爭仍然是北韓領導人用來威脅和說服人民的重要手段。每天電視新聞播放的是假想敵(例如南韓、日本、美國等)如何威脅北韓的安全,除了白天經常舉辦各種防空與作戰演習,夜裡也常進行燈火管制(也許是以此為藉口來掩飾電力基礎設施的不足)。

戰爭的隱喻無所不在,工廠工人「戰鬥」以達成生產目標,學生計算著以軍事術語描述的數學問題,國營電視台播放有關韓戰與金日成抗日的電影——這也是為何要綁架南韓明星崔銀姬與導演申明玉的主要原因,是為了幫助金氏家族拍出這些具有所謂主體意識的電影。

正如作者所言,北韓的歷史本質上就是一段軍事史,是由北韓的創立者、保護者、「永遠的主席」金日成將軍發動的永無止盡的戰爭史。因此,我們可以理解為何北韓如此熱中於軍事發展,除了增加自己在國際社會上的分量(核武威脅可不是開玩笑的),也因為戰爭本身就是用來建立和鞏固主體思想的主要方法。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北韓不時地試射飛彈,積極發展核武器, 每隔一段時間就要來挑釁南韓(例如前面提到的天安艦事件和延坪島砲擊事件),因為這是人民再次確認北韓的確活在敵人的威脅下、藉以鞏固領導者主體地位的方法。

除了以戰爭的威脅做為集權統治手段之外,主體思想的建立還與「血統」有關。金氏家族王朝由父子代代相傳,領導者血統的純正成為繼承權力地位的合法基礎。除了血統之外,還必須增加更多身體遺傳的特徵來強化統治合法性。據說現任北韓領導者金正恩曾進行多次整形手術,目的就是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更像祖父金日成。血統固然是統治地位合法性的穩固基礎,卻仍無法百分百保證這個地位不被動搖,因為還有其他擁有相同血緣的競爭者存在。與金正恩有著相同血緣的金正男會在海外被毒殺,也許就是為了確保現任領袖作為血統保有者的絕對與獨一地位。

北韓內部其他的政治、社會位置也一樣,是由世襲的血緣來決定;每個人都知道自己出身成分,沒有社會流動的可能性。北韓政府創設了一種階級制度,根據每個家庭的政治可靠性將全國人民分成三個階級,分別是值得信賴的「核心」階級(抗日游擊隊與韓戰烈士遺族、工人與農人)、可疑的「動搖」階級(商人、專業人士與原本來自南韓的家庭)、與「敵對」階級(基督徒、地主、娼妓與富有的企業家),這三個階級又細分成五十一類。出身決定了一個人的命運。核心階級與其子女構成了北韓的世襲菁英,敵對階級及其後代則處於類似賤民的地位。

血統的概念也被應用在控制這些被北韓綁架者身上。被綁架者通常是一對一對地被綁架,為的是讓他們可以在北韓成家並繁衍後代。然而,即使他們的後代都在北韓出生、成長,也無法進入社會的核心,被迫永遠處在權力的邊陲位置。

透過這本書,我們得以從被綁架者的立場與眼光,拼湊出關於北韓這個神祕又封閉國家的一些樣貌,試圖去理解這個國家以及其領導權力中心運作的邏輯。在閱讀了許多被綁架者的故事之後,有些事情還是令人難以理解。例如整個綁架計畫對於北韓當局來說根本沒有利益可言,如今回頭看也似乎看不到任何積極的成效。然而,也許重點根本不在北韓是否藉此完成統一南北韓的祖國大業,而在於少數的統治階級如何藉由建立一套主體論述,使用戰爭與假想敵的威脅作為手段,透過血統來鞏固自己的地位與權力,以建立一個被賦予神聖性、看似穩固卻又不堪一擊的獨裁政權。

相關書摘 ▶《北韓非請勿入區》:綁架作為統治手段,南韓女星、導演也難逃魔掌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北韓非請勿入區:北韓綁架計畫的真實故事》,遠足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羅伯特・博因頓(Robert S. Boynton)
譯者:黃煜文

1977年到1983年間,北韓在日本、歐洲各地秘密進行綁架計畫,當年遭綁架的對象來自南韓、日本、羅馬尼亞、黎巴嫩等國,其中最知名的是南韓明星崔銀姬與導演申明玉。北韓政府將被綁架者集中在平壤附近「非請勿入」的區域,讓北韓情治人員與他們朝夕生活,觀察、學習他們國家的習俗和語言,藉以訓練北韓特工。

作者博因頓因為《紐約時報》一張五位遭綁架日本人返國的新聞照片,而對這個荒誕離奇的故事感到好奇。他追隨這些年輕時被強行帶離家園的人的生命足跡,他們在陌生、封閉且受監視的環境下生活了四分之一個世紀,並結婚生子。他試圖解開綁架事件背後的原因,對被綁架者進行廣泛的訪談,也與民族主義者、左派分子、在日韓國人、間諜、脫北者、外交人員、漁夫等人對談,藉此重建被綁架者在北韓的生活樣貌,探討此事件對其個人的傷害及對日本的影響,並一路追溯一百多年來韓國與日本之間文化與歷史的關係。

北韓非請勿入區_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 遠足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