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故事】生病,磨滅不了她「以生命影響生命」的決心

【香港故事】生病,磨滅不了她「以生命影響生命」的決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生是充滿無限的可能性,而且路並不是只得一條。

大家好,我是Dorothy,一個在基層家庭長大的八十後。

我出生時住在大角嘴的劏房,媽媽跟我說當時居住環境很差,有很多老鼠出沒,食物在廚房需要放得高一點,否則食物會被老鼠吃掉。可能當時年紀太小,我對此沒有印象,但我記憶最深是住在尾房的一位婆婆,因為她時常送食物給我。

後來我們獲派公屋單位,我也開始上學,弟弟亦出生。父母的感情向來都不好,爸爸時常打罵我們兩姊弟,到我讀中學時父母便決定離婚。因為爸爸組織了一個新家庭,公屋是屬於他的名下,所以我們必須搬離,然後再重新輪候公屋,之後我們便過著不停搬遷的日子。

做社工幫助別人

由於小時候常常需要見社工,我自小便立志要當社工,很想幫助別人。幸運地,入讀大學時我可以修讀社工這一科,畢業後做更生青年服務。當時上班是輪班制,有一次我值夜時在公司暈倒,後來被送往醫院檢查,化驗後發覺我的血色素比正常人低一半,醫生一開始懷疑我是內出血,安排我照內窺鏡,其後發現我並沒有內出血,但血色素低於正常人一半,卻原因不明。之後又有狀況,我開始咳血,照X光後發現肺部有花痕,所以醫生安排我入住隔離病房,當時我很害怕,因為醫生也找不到病因,入住隔離病房不可以接觸家人,每天只可以透過視像電話傾談十分鐘。

證實患上罕見病

之後醫生為我作尿液測試時,發現腎臟有發炎情況,醫生隨後安排我做一個小手術,抽取一些腎組織化驗,證實我患了一種罕見疾病,稱為系統性血管炎。我的腎臟和肺部發炎,並不是受到細菌或病毒感染,是因為這種病令我身體產生了某些抗體,攻擊自己器官細胞,導致器官發炎,最壞情況是會令到器官細胞壞死,器官亦會因此而壞死,最後病人亦會因器官衰竭而死亡。這個病沒法根治,只可用藥物控制。

雖然我的病沒法根治,但我亦很感恩,至少藥物能夠控制病情,我亦可以過正常人的生活。療程開始時,首先嘗試食一些低劑量的化療藥,及高劑量的類固醇,這兩種藥物有很大的副作用,從外表可以看到我的臉部比較腫脹,而最危險是我很容易受到感染。在病發期間亦發現腹部生了一個腫瘤,因此做了兩次手術,我的病情之後慢慢受到控制。

骨枯第三期

隨後我開始了新生活,報讀了一個言語治療碩士課程,很高興,一直以來我的願望是可以幫助別人,希望用生命去感染生命。言語治療的課程有很大的挑戰性和很忙碌,但有機會外出實習時我覺得很高興。當我開始到醫院實習時,發覺當我步行時腳部感到不太舒服,慢慢地晚上睡覺時也感到非常痛楚,到醫院實習時是需要行樓梯,但我也做不到。

求診時醫生發現是類固醇的副作用,導致有骨枯的情況發生,當我發現時病情已經到了第三期,醫治的唯一辦法是換一個人工關節。最初得知這個消息時,我很不甘心,即使撑著拐杖亦堅持上學,但實習了一段時期後痛楚愈來愈強烈,嚴重影響日常生活,最後我決定做一個大手術,希望復原後可以像從前一樣行動自如。

在準備做手術和等待康復期間,我參加了一個網上徵文比賽,還贏取了一個出書的機會,所以在手術完成後學習步行期間,我同時寫了一本書,談自己的心路歷程。最開心的是,我將這本書的版稅全數捐助兒童癌病基金,我可以維持初衷繼續幫助別人。當初我決定做社工和報讀言語治療師課程,是想以生命影響生命,雖然因為身體情况,最後不能完成言語治療師課程,但很高興我有機會出書,仍然可以繼續做到以生命影響生命的使命。

體會

人生是充滿無限的可能性,而且路並不是只得一條,雖然我們的人生總會出現大大小小無數的問題,好像我需要長期服藥,還要經過無數次手術,但我發現每一次我們在困難裡學到的,總會在人生某個時候用得著,好像我可以將自己的經歷寫成書,可以有機會到不同學校做生命教育分享,雖然生命裡面總是會有困難和難關,但我相信我們的韌力,我相信自己和香港人都可以遇強愈強。

本文章獲Hong Kong Stories(香港故事)授權轉載,原文請參看他們的Facebook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王陽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