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愛因斯坦這樣的科學家,說明了為什麼我們需要藝術

像愛因斯坦這樣的科學家,說明了為什麼我們需要藝術
Photo Credit: AP Photo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超越科學,藝術提升我們的溝通技巧,使我們更順暢地表達想法,更加懂得聆聽別人,從而使我們的日常生活受益匪淺。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Tim Kaine、Drue Kataoka(Tim Kaine是美國維吉尼亞州參議員;Drue Kataoka是一名視覺藝術家,也是世界經濟論壇的全球青年領袖。)
翻譯:Wendy Chang

美國藝術是不斷在變革的。在聽到Woody Guthrie的〈This Land Is Your Land〉合唱,人們會不禁感到震撼。訪客到林肯紀念堂經常感到敬畏,感受到大理石殿堂內這位偉大解放者的精神存在。 當看到〈向華盛頓進軍〉三月大遊行的影片中,黑人女歌手瑪哈莉雅・傑克森(Mahalia Jackson)強而有力的女低音在讚美詩中引領群眾,為馬丁・路德博士開場,「告訴他們你的夢想,馬丁!」真的會給大家雞皮疙瘩。

這些經歷都展示了藝術——不管是視覺藝術、音樂、表演、文學是如何吸引我們,它們反映了美國人的本質。但許多人嘲笑聯邦政府對藝術的投資是浪費的,對藝術的公共投資是否夠實際?它們是否像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一樣重要?

科學創新與藝術

至少有一項研究表明它們可能有如此重要性。密西根大學的伯恩斯坦博士(Robert Root Bernstein)在2008年的一篇文章指出,在某些方面,諾貝爾科學獎得主比平均科學家還會唱歌、跳舞、演戲或表演,其可能性高出22倍;成為視覺藝術家的可能性高出七倍;而寫詩和文學的可能性也是12倍。

我們看到藝術潮流激發了科學家傳記中所謂的科學創新。貝爾(Alexander Graham Bell)是一名天才鋼琴家,他對音樂和弦在空氣中傳遞方式的觀察,促使他發明電話。在接下來的世紀,女演員Hedy Lamarr和音樂作曲家George Antheil同樣利用他們對演奏者鋼琴的知識,為美國魚雷發明無線電導引系統;這些藝術家的「跳頻」技術已經成為軍事通訊、GPS、Wi-Fi和藍牙的關鍵組成部分。

當我們檢視近代歷史上全球科學的進步時,仍有這樣的趨勢。在整個冷戰期間,蘇聯和中國在國際數學奧林匹克競賽(年輕數學家和科學家的「書面考試」)中全然地打敗了美國。然而,我們的科學家在那個時期也是徹底超越這些國家:阿波羅計劃、雷射光束,甚至是日常家用電器,後者還成為尼克森 vs. 赫魯雪夫廚房辯論中展現美國科學家的表現比蘇聯還要傑出的證明。為什麼會這樣呢?美國的進取精神無疑在我們的科學優勢中發揮了很大的作用,但如果沒有我們獨特的教育制度讓年輕科學家上人文課程,那麼這些創新可能是不可能存在的。

即使是在加州理工學院學物理,或是在麻省理工學院念電氣工程,抑或是史丹福大學的電腦科學家也被要求上公民、藝術、音樂或寫作課程。前麻省理工學院院長、美國國家工程院院士查爾斯・維斯特,在2013年於眾議院科學、太空與技術委員會會議前說到:「我無法想像沒有視覺和表演藝術組成的麻省理工學院。這並非是像在中國或蘇聯的情況。藝術推動了科技進步的想像力向前躍進,如果我們想要有更優秀的科學家和技術人員,我們應該投資在藝術上。」

藝術催生的溝通技巧

超越科學,藝術提升我們的溝通技巧,使我們更順暢地表達自己的想法,更加懂得聆聽別人,從而使我們的日常生活受益匪淺。作為一名專業藝術家,Drue Kataoka使用視覺效果向觀眾表達她的想法和情緒。作為參議員,Tim Kaine運用他身為業餘口琴吹奏家和樂迷,學到的聽力和溝通技能,尋找他和他的同事之間的共同點。這些就是藝術催生的溝通技巧所呈現的實際應用,在教室、辦公室、在工廠生產線或任何其他人互動的地方也是如此。

這已不是黨派問題。共和黨前國務卿賴斯(Condoleezza Rice)是經典訓練有素的鋼琴家,並經常談論藝術在教育和職業生涯中的重要性。2011年時她曾說:「當人們說『好吧,音樂、藝術都是課外活動』,真令我毛骨悚然,因為我認為它們是廣域課程的一部份,這可以讓孩子成為一個全人」而我們也同意這點。

我們各住在東西岸,也在不同的領域工作。但正如我們所說的那樣,我們意識到人類本能上可以知道「現在的狀態」和「可能的狀態」兩者之間的差距。藝術、政治、宗教和尋求創新(以自己的方式)來照亮這個差距並試圖消除它。這就是我們作為一個人、一個國家、一個物種所能進步的方式。

國會目前正在審核如何分配從下個財年(10月1日開始)的重要政府計劃資金。特朗普(Donald Trump)總統提出了一項刪除國家藝術基金(NEA)和國家人文基金會(NEH)的預算。NEA和NEH的計畫為農村、郊區和城市中的美國人,帶來了來自全球和世界各地的不同文化和藝術。沒有這些方案,藝術的獲取來源將會減少,我們相互創新和建立橋樑的能力也會減弱。

愛因斯坦曾說:「我已全然是一名可以自由在腦袋中畫畫的藝術家。想像力比知識更重要。知識有限,而想像力包圍著世界。」我們敦促國會中掌握撥款權力的人,能夠充分資助NEH和NEA,投資想像力。

© 2017 Time Inc.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