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都是為了回來:塔萬.瓦圖亞用水彩暈融權力

離開都是為了回來:塔萬.瓦圖亞用水彩暈融權力
Photo Credit:台北日動畫廊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塔萬.瓦圖亞的水彩充滿能量,也蘊含著詩意,在他的創作脈絡中,水彩不只是創作的工具,它也巧妙地與藝術家溫和隨性、但又深具行動力與感染力的特質相稱。

文:李欣潔

我只希望可以用自己的力量,自由地去想去的地方,持續做我想做的創作,然後如果夠幸運,也許可以在路上遇到理解我的人。

-塔萬.瓦圖亞(Tawan Wattuya

對多數藝術家來說,能自由地透過創作表達個人想法,無非是最重要且珍貴的事情。然而當泰國軍政府於2014發起政變取得政權後,這樣單純的想望,卻成為所有泰國藝術家遙不可及的夢想。直至今日,軍政府除了成立「全國維持和平委員會」,嚴格控管國內人民的集會遊行與言論自由,對於西方國家持續施壓要求重新選舉也不為所動,堅稱需要更長的改革時程才能實現真民主,導致選舉日期無限延宕。面對自身國家長期混亂的政治局面,泰國藝術家塔萬.瓦圖亞多數時間駐留海外,一方面透過極具特色的水彩創作技法,展現當代社會變遷下的速度感,同時也將自外觀察的視角注入畫紙裏頭,藉以回應當前泰國的社會政治現況。

塔萬很早便展現過人的藝術才華,也和多數有志成為藝術家的泰國學生一樣,進入國內頂尖的泰國藝術大學(Silpakorn University)學習。然而在投入創作的過程中,他開始對周遭一切感到懷疑:從自己就讀學院的教學方式,到過去教科書上書寫的歷史事件;自泰國社會對性別階級的認定與規訓,至泰國佛教信仰與金錢權力的關係。凡此種種對既有論述與權威的疑慮,在2004年達到高峰:夾雜著對當時政府的憤怒與失落,他強烈質疑自己4年前以選票支持政治人物塔克辛.欽那瓦(Thaksin Chinnawat)是否明智,甚至將這樣的懷疑轉化為2005年的個展主題「500」:透過陳列近500張模糊不清、近乎無法辨識的塔克辛肖像,探討人們認識政治人物的方式。

Tawan_Wattuya_Mao's_Power,_2012,_waterco
Photo Credit:台北日動畫廊提供
塔萬.瓦圖亞,《Mao's Power》,2012,水彩、紙,109x192cm。

人們或許可以在這些似是而非的畫面中,勉強找到一處特徵指認其為塔克辛,然而就如同界定他者身份時所倚靠的,往往只是冰山一角,何謂一個人的真實樣貌終究無從得知。此展之後,塔萬繼續透過繪製泰國明星與公眾人物,討論媒體輿論與外型塑造如何影響大眾觀感(Siamese Freaks,2007);或藉由極具腥羶色的繪畫作品,挑戰政府機構對文化藝術的審查機制(The Story of the Eye,2009);他以帶有擬人化的泰國流浪狗形象,暗喻社會階級的荒謬現象(The Inner I,2008);也藉由各種成雙的人像與物件(3 Young Contemporary,2008),質問日常生活過於簡化的二分法;塔萬總是帶著懷疑的觀點,意圖挑起,但從不給予結論,正如他的水彩作品,在展現顏色水分鬆脫與控制的同時,留給觀者斡旋那模糊地帶蘊藏的各種可能。

2006年,塔萬在機構邀請下首次離開自己的國家前往沖繩。對生長於大陸國家的塔萬來說,沖繩的特殊性不僅限於它是個彈丸小島,更因它曾是王國,後來又在短暫歸屬日本後交付美國監管,種種政治態勢的流變,使得今天造訪該處仍可見得美國基地、美式街景、西方容顏等歷史在此地留下的痕跡。駐村固然拉開了藝術家與祖國之間的距離,但親身經驗異地生活外顯奔放實則難以啟齒的歷史瘡疤,也讓塔萬重新審視、對照泰國的政治現況,以及自我與泰國的關係。

本次於台北日動畫廊展出的沖繩肖像,是2010年藝術家再次造訪沖繩時所作的人物寫生,也是他爾後持續進行的一項長期計畫:利用深夜啤酒亦或午後茶點時光作為交換的肖像畫,是塔萬自我組織的,一套理解地方精神狀態與文化生活的方法。即便實踐的過程破碎隨機,他仍傾向透過與偶遇人們的眼神交會、私密談話,而非官方機構的語法來理解地方。短暫真實的相逢中,有依海維生的漁夫,染著金髮的大眼妹,有面目滄桑的老人家,也有皮膚黝黑的混血青年。藝術家透過不同顏色水分的生動運筆,使得觀者縱然無法回到現場,仍能讀到對方當下的情感思緒,設想這些小人物背後所映照的大歷史。

沖繩肖像-01
Photo Credit:台北日動畫廊提供

(左)塔萬.瓦圖亞,《Abe》,2010, 水彩、紙,24x33 cm。
(中)塔萬.瓦圖亞,《Hiroshi》,2010,水彩、紙,24x33 cm。
(右)塔萬.瓦圖亞,《Kenji》,2010,水彩、紙,24x33 cm。

塔萬曾說,自己跟沖繩有著異常特殊的連結,好像每隔一段時間,就有種來自遠方的低語或神秘力量促使他回到這裡。對人深感好奇、也一直以人為創作核心的塔萬,至今已往返沖繩不下五次,每次駐留數月時間,每回和舊雨新知交流相處,像是拿著畫筆的人類學家,持續描繪著他所理解的沖繩人文圖像。

塔萬的創作內容隨著時間,情境,場所和生活經驗而有不同變化,但多半時候這些作品都呈現了所到之處、環境給他的感受。而他對泰國社會的看法,也常常不經意地表露於這些異地發展的作品內容。本次展出的另一系列作品,是藝術家首次前往中國北京時發展的創作。塔萬提到由於祖父輩來自中國,幾乎是帶著追本溯源、萬里尋根的心情慎重啟程,加上童年時泰國電視常播送中國古裝劇,使他對中國功夫十分痴迷,甚至曾用木棒製作木劍,模仿劇中武打情節。

然而真正去到當地,才發現「返鄉之路」並非想像浪漫順利,在語言隔閡、無人領路的情況下,畫筆顏料及身體感官,成為他認識中國歷史文化的唯一途徑。

北京系列的靈感起點,來自於一次參觀西安兵馬俑遺址的經驗:看著眼前上千件整齊有序,神態生動的壯士,塔萬讚嘆於其嚴格摹擬實物、帶有肖像寫生的性質和特點,更對中國自古至今嚴密掌控的權威紀律印象深刻,他也為此走訪北京軍事博物館,嘗試理解每個時代的爭戰搏鬥。除了春秋戰國到辛亥革命的戰爭檔案,每日中國電視台不斷播送的閱兵大典與軍事演習畫面,以及泰國頻頻傳出的爆炸事件與軍事戒備消息,共同交織疊合成為塔萬獨特的北京記憶。

Tawan_Wattuya_King_Power,_2012,_watercol
Photo Credit:台北日動畫廊提供
塔萬.瓦圖亞,《King Power》,2012,水彩、紙,109 x150 cm。

展場中一幅以兵馬俑為原型的《King Power》,藉由滲入金粉的水彩顏料,凝結了親睹兵馬俑遺址瞬間如光閃爍的強烈震撼,同時挪用童年記憶裡金光閃閃的十八銅人畫面;而兩幅列隊行進的女兵《Red Power》與男兵《Mao's Power》,乍看像身著東亞國家的亮麗軍服,卻又似乎帶著東南亞國家的膚色與輪廓,種種混雜的形象,或也反映駐地期間對權力鬥爭古今中外皆然的深刻體會。有趣的是,無論是古老的兵馬俑還是現代的兵士,這些高大莊嚴的形象經由水彩在紙上擴散滲透、顏色隱退的過程,一方面煥發難以親近的神秘氣質,另一方面又像在駁斥他們原先代表權力與征服的原始形象。

瓦圖亞用輕薄透亮的色彩,拓展出耐人尋味的視覺和感官維度,引領觀者重新回憶那些未被記錄的戰士與爭鬥,同時反思當代全球各地隨時可能一觸即發的敏感爭端。從亙古神獸到當代士兵,瓦圖亞不只透過創作追尋他所觀察到的中國精神,關於自我認同的發掘與探索,以及他對當代社會氛圍的敏銳捕捉,也再次浮現在他的藝術調查中。

塔萬.瓦圖亞今年於沖繩發表駐村作品時與參與者合影
Photo Credit:台北日動畫廊提供
塔萬.瓦圖亞今年於沖繩發表駐村作品時與參與者合影。

塔萬.瓦圖亞的水彩充滿能量,也蘊含著詩意,在他的創作脈絡中,水彩不只是創作的工具,它也巧妙地與藝術家溫和隨性、但又深具行動力與感染力的特質相稱。塔萬的作品就像是當代社會的隱喻,在流露個人感性視角之餘,對當代議題拋出新的提問。塔萬仍在固有的創作路徑中探尋新的可能,結束台北的展出,他接著將前往瑞士駐村,至紐約參與展覽、前往墨西哥美術館發表作品,最後再回到曼谷舉辦個展。「我只希望可以用自己的力量,自由地去想去的地方,持續做我想做的創作,然後如果夠幸運,也許可以在路上遇到理解我的人。」

或許對塔萬來說,所有的離開都是為了回來,所有的質疑,都是為了提供相互理解的契機。

展覽資訊

名稱:遠行的你
時間:2017/07/01-09/16
地點:台北日動畫廊(台北市敦化南路一段57號3樓)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潘柏翰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