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柬」單小願望:我走了,拜託記得將我兩個女兒送回柬埔寨

她的「柬」單小願望:我走了,拜託記得將我兩個女兒送回柬埔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淡水日落、廣闊的海景是很多台北人心中的美好記憶,但是這次卻是懷著沉重心情來到美麗的淡水,探訪新住民姐妹。

編按:透過最樸實的敘述,聽林麗蟬告訴你台灣新住民的故事

「柬」單小願望,讓在場所有人都哭了

「我走了,拜託記得將我兩個女兒送回柬埔寨!」

淡水日落、廣闊的海景是很多台北人心中的美好記憶,但是這次卻是懷著沉重心情來到美麗的淡水,探訪新住民姐妹。

她來自柬埔寨,20年前嫁到台灣,不知先生家族有精神上病史,無法照顧家庭,離婚後兩個女兒的扶養責任就只能靠她ㄧ肩扛起,尤其是大女兒的生活自理特別讓她擔心。

離婚後十年來,一個人辛苦將兩個孩子拉拔長大,從事女子泰式按摩工作,老闆也非常照顧她,讓她可ㄧ邊工作ㄧ邊照顧小女兒長大,好不容易兩個乖巧的孩子逐漸成長,也乖巧懂事,眼見辛苦的日子就快結束,然而,長期勞動卻讓她忽略自己身體健康的警訊,今年發現自己身體出現狀況時,但已為時已晚,腎功能急速衰竭萎縮病情十分嚴重。

目前每週需要洗腎二次,而且洗腎後體力十分虛弱也無法正常工作,在失望無助時,常用拜託的方式,告訴她身邊的新住民好姐妹,萬一她突然走了,記得幫她將兩個孩子帶回柬埔寨給外婆照顧,因為兩個孩子都是女孩,是她放心不下牽掛的心頭肉,只能希望自己的媽媽幫忙照顧。

交談當中,她展現出驚人的堅強意志,絲毫沒有怨天尤人的念頭,就認命,表示那是她的命,惟一願望就是兩個尚在就學的孩子,在未來能有妥善的照顧健康長大。

傾聽姐妹的遭遇不禁潸然淚下,因為從姐妹身上我看到「為母則強」與對小孩的愛與牽掛,一路走來面對各種困境與挑戰,卻絲毫沒有動搖,但一談到孩子就只是一個脆弱無依的母親。同樣身為母親,我能體會到她的無助與脆弱,台灣各地還有很多類似遭遇的姊妹,同時她們也需要社會的友善關心與支持。

螢幕快照_2017-08-03_上午6_14_19

為了愛奔波兩岸:采恩「一位很愛音樂的人」

穿越台北大都會的巷弄,到達一間屬於異鄉姐妹的音樂天堂。那日拜訪采恩的小小工作室,書架上擺滿她當年發行的唱片,牆上桌上也展示帶領藝術團歷年演出的海報跟成果相片等,整個工作室有很多樂器和一台大鋼琴,是「一位很愛音樂的人」。

采恩出生於東北瀋陽市,從小就對唱歌非常有興趣,小時候用一首「星仔走天涯」考進音樂人培育單位「青少年宮學習」,第一次離開家出遠門就是為實現她的音樂夢想。經過不斷努力終於有了回報,後錄取知名上海音樂學院,主修民族聲樂,進而學習更專業的聲樂技巧,畢業後在湖南雅禮中學藝術中心任教。

采恩在認識先生後,因彼此都非常珍惜這段感情,決定為愛走入婚姻殿堂。兩人婚後定居台灣,但沒多久先生因事業又回到深圳發展,只好分隔兩地。當時網路不如現在方便,只能趁每晚9點後或周末用長途電話與先生話家常,她不久又有身孕,在很多不適應情況下幸虧有公婆照顧,讓采恩能慢慢適應台灣生活。這讓我想起剛來台時,語言無法溝通,白天在台灣的生活像夢境,晚上作夢回到自己家鄉,才感覺在真正過生活。

采恩後來為了家庭,又回大陸就讀廣州星海音樂學院,學習民族聲樂,但因子女不習慣大陸生活,只好讓公婆先帶回台灣扶養。畢業後,她原有很多機會能留在大陸成為聲樂老師,但因公婆身體狀況不佳,加上先生工作重心又回到台灣,希望能回台照顧雙親。這時采恩又得做出抉擇,先生尊重她的選擇,而最終她仍以家為重。那年中秋節她跟先生手牽手散步,抬頭望著月亮,采恩跟先生說道:「為了這一天,我們好像付出很多,這麼多年奔波兩岸,現在終於能安定下來。」

如今一家四口都團聚在台灣,采恩雖放棄了大陸事業,但只要跟著家人在一起就會覺得很開心。經過這幾年努力,她已慢慢融入台灣生活,不僅又在台灣藝術大學就讀中國音樂系,也參加很多台灣的音樂及兩廳院活動,例如《來自兩岸的歌聲》音樂會,還和來自大陸的新住民姐妹們,共同建立「海峽兩岸婚姻家庭藝術團」,結合許多在台大陸姐妹及子女一起傳播中華文化。

螢幕快照_2017-08-12_上午6_55_02

相關評論:聽新住民說故事:她是「越南將軍之女」,嫁到台灣成了「民雄鷹架女王」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