攸關上萬條生命的移民搜索計畫——協助聯繫在美墨邊界失蹤的家人

攸關上萬條生命的移民搜索計畫——協助聯繫在美墨邊界失蹤的家人
Photo Credit: Tomas Castelazo CC BY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有一個名字 (I Have A Name)是一個協助失蹤移民親屬的數據庫,幫助家庭判斷他們的親人是否為中美洲犯罪的受害者、是否在墨西哥南部被綁架或拘留、又或者到達了一個安全的環境。臉書專頁「邊界失蹤無人認領的遺體」也肩負著同樣的目的:公布移民紋身圖案的照片來幫助辨認遺體。

文:Mercedes Matz
譯:Teodora C. Hasegan、Jimmy Wu

絕望的移民們支付上萬的美金給走私者,然後他們就可以開始在墨西哥與美國中間沙漠走廊的長途跋涉,此50到80英里的沙漠既偏遠又危險,經常是進去了就出不來。每年,成千上萬的人踏上了這段危險的旅程,期盼著能提高他們的生活,或是逃離他們本國的暴力。

很多移民們根本就沒能穿越過去

多年來,上萬人失蹤了,留下他們的家庭在網路上苦苦查問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根據亞利桑那州人權組織 「不再有死亡」(No More Deaths)的說法, 美國西南邊界被稱為「失蹤者的巨大墓地」。該組織的一位發言人表示,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有數以萬計的人失蹤。根據美國邊界巡邏員們的資料,在過去16年的時間內有發現超過6,000人死亡,這些人都是試圖從墨西哥沿著沙漠進入美國。

這些移民面臨著巨大的潛在危險,包含偷渡者、美國邊界巡邏員、武裝反移民積極分子、毒蛇、蜘蛛及蠍子。他們也可能死於脫水,沙漠溫度可以高達43°C。

死亡的移民們通常會留下一些線索痕跡,如他們生前穿的衣服,或是他們身上攜帶的一些物品。以下是在一個數字平台及臉書上,關於這些線索的照片,借助這些照片可以聯繫到那些來自墨西哥、洪都拉斯及瓜地馬拉的失蹤移民的家庭。

手鏈、皮帶及其它遺留下的線索

我有一個名字 (I Have A Name)是一個協助失蹤移民親屬的數據庫。這個數據庫能幫助這些家庭判斷他們的親人是否為中美洲犯罪的受害者、是否是在墨西哥南部被綁架、在墨西哥北部被拘留、又或者到達了一個安全的環境。

I Have A Name
Photo Credit: I Have a Name網站
案例0409:「褐色的T恤有一個Guinness的標誌。白顏色的Nike鞋8.5美碼。紅顏色內褲,Funk的牌子,尺碼是XL。在Dos Palmas農場發現。」

該數字項目裡有移民身上所攜帶個人物品的照片,是在德州南部發現的。這是由奧斯汀的一個非營利新聞機構德州觀察者(Texas Observer)發起的一個倡議,該倡議得到了法醫簽定專家的許可,拍照的衣服、念珠、珠寶、皮帶、鞋子、梳子、手鏈、帽子、背包及所以其它的物品都可以用來幫助辨認死者。

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大部分美國與墨西哥2,000英里的邊界被逐漸加大防守,包含使用無人機、監控相機及感應器、一條700英里長的防守墻、重軍事化的美國邊界巡邏。根據衛報的說法,在1994年建立起的官方巡邏戰略,是創造一個可以讓更多移民死亡的惡劣環境,這樣就可以阻止更多的移民過來。’

當移民決定要忍受身體和經濟痛苦來穿過沙漠邊界的時候,他們通常會依靠偷渡者幫助他們在沙漠中探路。但很多時候,偷渡者會欺騙他們說某個通道是安全的,儘管那個地帶事實上充滿著危險,例如保持警戒的邊界巡邏員、極端的天氣狀況,和水的短缺。

華盛頓駐拉丁美洲辦公室(WOLA)已經指出,移民的增長是人權主義危機,而不是美國國家安全的威脅。

 I Have a Name
Photo Credit: I Have a Name網站
案例0419。「藍色的手帕、牙膏和牙刷。遺體是在Jim Hogg縣發現的,但是埋在布魯克斯縣的Sacret Heart墓地並在2013年5月23號被挖掘出來。」

貼有亡者照片的臉書頁面

另外還有一個叫做「邊界失蹤無人認領的遺體」(Desaparecidos y sin reclamar en la frontera)的臉書專頁也肩負著同樣的目的:公布移民紋身圖案的照片來幫助辨認遺體。在臉書的時間線上你可以找到類似這樣的信息:

家人被找到了。非常感謝妳們的發布!!遺體於2017年1月3號星期二在德州的Hidalgo,Rio Grande被發現。遺體出現了中度腐爛的跡象,能辨認出是男性,年齡在30到40歲之間。

為了尋找線索,家人通常會在臉書頁面上發他們失蹤親人的照片及信息。以下這個見證可以在所在案例的最下面看到:

「又有一個案件結案了,這個家庭感謝你們所有人協助發布這個案件的信息,現在他們親人的遺體可以返回到下加利福尼亞(Lower California state)的墨西卡利了。」

「10月份,通過被發布的照片,這個家庭辨認出了他們親人的部分紋身,我也有機會跟他們通話,很遺憾地,一切都很吻合,但是我們一直等到這個家庭辦完手續並且可以辨認他。就在那個月,他們確認了他就是Emilio Hipólito,但是他們要求留時間來哀悼並收到他的遺體。上個月他們溝通過並確認他的遺體已經安息在他的故鄉墨西卡利,他們結了這個案子,並且要感謝每一個發布這個案子信息的人,因為如果不是你們,可能直到今天他們還在詢問他的下落。」

結尾處是這樣說的:

Emilio Hipólito帶著一個夢想離開了家卻再也沒有回來,他的母親至今仍然希望他可以回來,日復一日,他們都想知道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今天他安息了,因為他已經被完全辨認出來,他的遺體也已經遣返回了他的故土墨西卡利。他的兄弟們還有家人都心懷感激,特別是他的母親,因為她與他生活在一起。他的女兒還倖存著。安息吧,Emilio Hipólito。

謝謝你們,我的朋友!因為有你們堅持發布這些案件信息,你們的幫助是至關重要的!

Emilo的家人都心懷感謝能夠知道他的遭遇,並且能夠將他跟他的美國夢,一起埋葬在墨西哥。

本文經全球之聲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吳冠言
核稿編輯:李牧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