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ere is the beef」不是指牛肉?認字前先探索文化才能「練習猜測」

「Where is the beef」不是指牛肉?認字前先探索文化才能「練習猜測」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閱讀, 是整合了識別指認、理解、流暢度的歷程。」即使我們了解每個字詞的字面意義,但若先前對某一領域缺乏了解,往往會出現「每個字都看得懂,但串起來就看不懂」的窘境。這時,背景知識或先備知識可以助我們一臂之力。

文:陳超明

我很同意美國閱讀專家與專職作家黛安娜蕾佩琪格(Diane Henry Leipzig)曾提出:「閱讀, 是整合了識別指認、理解、流暢度的歷程。」當讀者能達到最期待的流暢階段,閱讀過程就會自動整合識別「指認」與「理解」。了解字彙與文意,會感到閱讀是一種自動而舒服的過程,並能驅策我們一直不斷讀下去。

無論中文或英文閱讀,都包含了這三個層次。以下我會同時舉中文、英文例子,兩兩相對照,抽絲剝繭後,幫助你理解兩種文字系統的閱讀差異。

識別指認(word recognition)

連結聲音與文字,擴展理解視覺單字的能力在字詞的識別上,中文和英文是兩套截然不同的系統。中文,是屬於圖畫式系統,跟英文的拼音系統截然不同。我們在辨認中文字時,除了唸出聲音,多半會更重視「字的形狀」,特別如山、日、月、水、上、下等象形指事類文字,字形與實物樣貌可以相互呼應,但字形與聲音的連結度,相對是弱的。

屬於拼音系統的英文則不一樣,英文的聲音和單字的連結十分緊密。我們會先注意聲音的結構,再根據發音寫出字母拼法。比方說,看到單字湯匙「spoon」時,我們根本不會覺得它看起來像根湯匙,但是如果你能記住這個字的發音,就幾乎能夠把它寫出來。這也是為什麼西方會特別看重孩子「大聲唸出來(read it aloud)」的原因。

除此之外,學習英文時,還可以將「字首、字根和字尾」等視為猜字解碼鑰匙,理解單字字母的意義。拆解字首、字根和字尾,可以幫助我們很快分解箇中意義,有效率地理解陌生又困難的生字。

例如「unfriendly」這個字,我們可以拆解成「un-freind-ly」三部分。「un」有負面的意味,「friend」是朋友,「ly」多半為形容詞尾,可以約略猜出它真正的意思是「不友善的」。

Impossible-2015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impossible是由「im」和「possible」組成的字。

在閱讀的過程中,「一個又一個的單字」是我們勢必會面對的語言學習挑戰。我們很難保證自己「每個字都看得懂」,但就算有些字看不懂,「練習猜測」絕對是幫助我們進入流暢閱讀的必要過程。

根據學理,我們都有一種可了解「視覺字」(sight vocabulary)的能力。以中文閱讀來說,我們其實具備了看著某個陌生詞彙,就可以猜測出大概是什麼意思的能力。

我們閱讀時,若文章中參雜了些看不懂的詞彙,看了上下文之後也許會覺得那個看不懂的單字可能是植物的名稱;但如果對於文意不會造成干擾,或許就會直接跳過去而不查字典。即便查了字典,除非我們看到照片,否則還是無法從聲音和文字,就知道植物的真正樣貌。

更明顯的例子,就是武俠小說裡面的武功招式。

以金庸來說,他筆下創出來的招式名稱,「降龍十八掌」「凌波微步」「一陽指」等,我們根本無從知道這武功「確切到底是怎麼打出來的」,卻能配合著金庸的文字描繪在腦中「自行填空」,衍生出某種讓我們理解故事發展的畫面,讓閱讀過程得以順利延續。

有趣的是,當閱讀素材換成英文小說時,我們看見一個陌生的英語字詞,則常常不敢「自動跳過」或「自動填空」。為什麼?一來,我們可能會擔心,不確定這個新單字是否很重要;二來,則因我們對於辨認外語「視覺字」的能力還不純熟,即便透過單字上下文,可能依然猜不出其意。

武術
Photo Credit: Jonathan Kos-Read CC BY-ND 2.0

理解度(comprehension)

連結背景知識,抓住文章意旨的能力理解度是指透過上下文,了解整篇文章想要表達的意旨。即使我們了解每個字詞的字面意義,但若先前對某一領域缺乏了解,往往會出現「每個字都看得懂,但串起來就看不懂」的窘境。這時,「背景知識」或是「先備知識」可以助我們一臂之力。

在閱讀之前,心裡通常會有個「預期心理」,以幫助自己較快進入狀況。例如,今天若要讀一篇教育類文章,我們的大腦會在不自覺中有意識地連結這個領域的相關資訊或字彙,然後把所讀文章與過去所知的教育相關領域詞彙相連結,以幫助我們快速理解文意。這個能力,是讓閱讀得以進階的重要環節。

理解字詞在不同文化裡的特殊意義,也能幫助我們增加文章理解度。舉例來說,「蛋黃中的蛋黃」這詞彙,多數中文讀者都明白是指「精華中的精華(the best of the best)」。但對一個正在學習中文的外國人來說,若他對中文了解程度還不夠深,這句話可能就弄得他昏頭,想半天也想不出來蛋黃中的蛋黃到底是什麼意思。

英文同樣有類似的情形,以這句為例:

「Our teacher is a good talker but we sure don’t learn much from him. I’d like to ask him, “Where’s the beef?” 」,

很多人恐怕就搞不懂為什麼會出現beef(牛肉)這個字。其實「Where is the beef?」原本是廣告文,但如今已成為美國人的日常用語,意思是指「賣點在哪裡」「實質性的東西在哪裡」。

因此上面那句英文的意思是:「我的老師能言善道,但是根本就沒有從他身上學到多少東西。我真想問他:『他要教給我們的知識到底在哪裡?』」

woman eating beef
Photo Credit: deposit photos

除了專業背景知識、字詞的特殊文化意涵外,了解不同語言的結構邏輯,也很重要。

主詞的運用,在中文、英文使用上,具有極大的差異。在英語世界,主詞清楚十分重要;但在中文天地裡,主詞即使經常模糊複雜,但以中文為母語的我們,並不會看不懂。


猜你喜歡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偶然接觸兒童論壇活動後,17歲的納伊姆在積極參與和計畫資助下,成為了孟加拉的兒童論壇領袖,致力在當地建立孩童不受暴力迫害的未來。

在孟加拉,販賣兒童、童婚、童工是種如同受詛咒般的存在,摧毀當地一代又一代的孩童。17歲的納伊姆(Nayeem)是一位受到資助的兒童論壇領袖,目前已經阻止37起童婚、協助2名性騷擾受害者、解救1件兒童販賣等兒童保護事件。

納伊姆在很小的時候就失去父母,因此納伊姆的童年是在無人照顧、疏於關注的情況下長大,這使他變成一個內向的男孩,害怕在公共場合說話,面對挑戰要有如此大的勇氣更是不容易。

W030-0760-022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有一天,我看到幾個男孩在開會,他們討論的內容吸引了我。」納伊姆問了其中一個男孩,了解到他們是兒童論壇的成員,於是,他帶著好奇開始參加論壇活動,「我從來不知道兒童權利是什麼,參加完論壇課程後,我才驚覺原來自己就是童工和受虐孩童。」納伊姆激動地說。此後,他積極參加各種培訓,更近一步參加領導活動, 那個曾經在公共場合說話害羞的男孩開始教別人如何自信地說話。

透過兒童論壇的活動,納伊姆和他的夥伴對8所學校1300名孩童進行兒童安全、兒童法、兒童權利的培訓。納伊姆說:「改變總是伴隨許多挑戰,我有一個夢想,我希望建立一個孩童沒有暴力迫害的未來,我不怕困難,只要有人支持鼓勵我,這就是我能堅持更遠的力量。」

邀請你選擇資助等待最久的孩子!當你轉變一個孩子的生命,就是創造世界下一代的希望。
了解更多:https://wvtaiwan.com/YFwi0

本文章內容由「台灣世界展望會」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