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叫「人體模型」的鏡子:對身體若有似無的自卑感從何而來?

一個叫「人體模型」的鏡子:對身體若有似無的自卑感從何而來?
Photo Credit:Deposit 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用長遠的角度來看,與實際女性身型相差太遠的人體模型逐漸造成國民健康議題,女性團體紛紛開始進行抗議,這個落差於是開始受起重視。

文:金弘基

「我們就這樣開始了被人體模型環繞的初體驗,那份體驗成為機會,讓我們面對土耳其隱密又令人戰慄的歷史。」

Feat. Orhan Pamuk

土耳其的小說家奧罕.帕慕克在自己的作品一直挖掘著一個議題,那就是「到底什麼是『像我』呢」?在他所寫的書籍《黑書》(Black Book)(暫譯)裡出現一個製作人體模型的匠人貝地。貝地製作出最具土耳其風格的人體模型,然而誰也沒用他的人體模型。

土耳其人想要購買的是「幻想」中的模型,而不是與自己相像的真實樣貌。急遽的西歐化讓土耳其人剪掉了他們的鬍子,遺棄了傳統服飾,開始了屬於他們的衣服革命,他們甚至丟掉伊斯蘭帽子,模仿著字母系統(alphabet)重新改造土耳其文字。

這一切的改變都源自他們相信西歐的新文明與文學比他們既有的優秀,想要仿效西歐人士的幻想喚起這場革命。鄂圖曼帝國就這樣沒落了。 

從這個觀點來看,我就不需要刻意解釋,我們為什麼需要像「我們身體」的人體模型了。


踏入時尚講師的生涯後,偶爾會陷入一種迷思,覺得想要吃這口飯,需要投資在維持品味的資金應該不容小覷。連以透過省察人文學角度談著時尚的我,都無法從需要刻意花錢投資才能維護好身體的偏見中獲得自由。透過上課不斷鼓勵同學要培養靈魂的肌耐力,然而面對著同學心中對於時尚講師的理想風貌,在那份幻象前,我感覺自己是何等的渺小。最近刻意減了七公斤,然而到百貨公司男裝樓層看到人體模型時還是不自覺的嘆了口氣。 

我們在無意識中全盤接受了時尚媒體幫我們洗腦的「標準身材」,然後我們卻沒有任何懷疑的,為了讓自己達到那個標準而虐待著自己。我們認同的身體形象,其實是透過流動於社會的各種觀點,透過元素之間持續協調最終完成的認知裡的身體形象。時尚媒體的工作,就是將身體所擁有的慾望用具體的視覺語言詮釋出來。人體模型、時尚畫報、時尚名模都是這個視覺語言的一份子。其中的人體模型是極具創意的發明品,在時尚歷史的地位甚至超越衣服。  

人體模型跨越數世紀之久持續誘惑著人們。一九二三年的考古學家霍華德.卡特(Howard Carter)挖掘出被推論為西元前一三五○年埃及圖坦卡門(King Tut)的皇陵時,在絕對至高權力的法老王旁邊發現了比例跟人體一樣的木偶。這個站在王身旁手裡拿著衣服的木偶,就是全球最初的人體模型。羅馬皇帝尼祿的夫人曾經也仿照自己的樣子製作了一個模型,並將自己親自挑選的衣服穿在模型上進行評價。  

人體模型(mannequin)在法文裡意味著「藝術家製作的洋娃娃」,也有人說人體模型其實是源自義大利文的「manichino」,意味著「體型小的人」。據說畫家在畫人像時就是以這種模特兒代替真人。人體模型甚至出現在文藝復興初期大畫家馬薩喬(Masaccio)的畫作裡面,可想而知人體模型是文藝復興時期,北歐畫家工作室裡必備的工具。  

以人體模型代替真人,讓人體模型穿上衣服的時間是十四世紀後段,歐洲的裁縫師為了更新時尚最新動向,在小洋娃娃身上穿上衣服以此展示給王族或貴族觀賞,而這個動作變成了人體模型與時尚結合的起源。法國路易十四世時期的巴黎是歐洲時尚的文化中心。今日的國際名牌街聖奧諾雷路(Rue Saint-Honore)是當時的巴黎時尚特區,當時最新流行的時尚就是以聖奧諾雷路為出發點散播到歐洲各處。

巴黎的裁縫師製作約九十公分高的木製洋娃娃,將當時流行的髮型、最新服飾、美甲、皮鞋、飾品等所有行頭全部配在洋娃娃身上,並將用最新流行時尚潮流打扮好的娃娃定期送進宮廷以進行展示。這個娃娃被稱為「潘朶拉」(Pandora)。這些時尚娃娃的確製造出希臘神話裡「製造所有混亂的出發點」,釀造出打開潘朶拉盒子般的效果。許多歐洲國家參考著巴黎時尚娃娃潘朶拉的衣服,將衣服改造成符合人體的尺寸,這些國家爭相向匠人們下訂單,

請匠人們製作娃娃身上的各種飾品,這種潮流讓訂單遽增,使匠人們忙到手忙腳亂。 

人體模型是重現人體形象的物體。製造人體模型時會依照身形比例、胸部的豐滿程度、姿勢與表情、流行服飾等,分析著那個年代流行的東西與形象,依照分析結果塑造人體模型的型態。人體模型最終就是呈現著每個年代喜好的樣貌。在這個過程中,女性自然的實際體型消失無蹤,那個時代重視的身體形象成為主流意識被刻化在人體模型身上。

人體模型敏感反映著時尚變化,也反映出當代文化潮流與價值觀,性角色與美的標準,反映出社會對臉與體型的態度。代表性的例子就是一九八九年製作的「謙和小姐」(Miss Modesty)人體模型,這個兩隻手遮住了臉,將頭低下去的人體模型,穿著僅有十六吋腰身的緊身胸衣。謙和小姐等於是將當時歐洲社會強壓在女性身上的性角色與對於端莊的需求反映在模特兒身上。 

AP_837960366665
甘迺迪總統夫婦。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甘迺迪總統夫婦

人體模型的腿部在二次世界大戰前都偏短,這不是因為那個時代的女性個子太小,而是反映物資的匱乏,需要仰賴物資配給生活的社會風氣。一九六○年代開始出現效法美國第一夫人賈桂琳.甘迺迪的人體模型。以玻璃纖維製作成的賈桂琳人體模型,形象與國家的行銷策略吻合,竟賣到全球三十三個國家。一九六○年代流行著嬉皮文化,市面上反映著當時的潮流,開始出現解放女性運動與挑戰當時政治局勢的人體模型。渴望從既有文化與性的秩序中被解放的氛圍,讓人體模型呈現自然的體型,模型也有了多樣的胸部大小。由此得知人體模型就跟時尚一樣,成為反映當下社會、經濟與文化的一面鏡子。

反觀我國(按:此指韓國)的女性時裝人形模特兒,每個都有著纖細修長的腿部。身高約一七八公分,胸圍約八一.三公分,腰部是五八公分,臀部是八三.八公分的設計為國內女性服飾的主流人體模型。這跟實際韓國女性的身型有著莫大的差距。技術標準研究院觀察的「韓國人標準尺寸」,二十歲女性的平均身高為一百六十公分,胸圍約八二.二公分,腰部是六七.三公分,臀部是九○.八公分。人體實際的尺寸跟人體模型的差距也太大了。美國與歐洲各國已經察覺這個問題,讓紙片人模特兒退出市面。

用長遠的角度來看,與實際女性身型相差太遠的人體模型逐漸造成國民健康議題,女性團體紛紛開始進行抗議,這個落差於是開始受起重視。因為大眾對紙片人的偏好帶來的拒食症、食慾不振等多樣的症狀演變成疾病,多方撻伐時尚業界也該為這種現象擔起部分的責任。家庭醫學專家也同意當女性太常接觸過瘦的人體模型時,會對自己的身體抱持錯誤的標準,因此陷入過度減重的自我強迫裡。  

近期瑞典與英國百貨公司裡開始出現以實際女性身體為尺寸依據的人體模型,而這獲得了大眾正面的迴響。瑞士甚至推出以實際身心障礙者為藍本的人體模型。有著老年型態的人體模型也開始出現在市面。可以呈現多樣型態與尺寸的人體模型,意味著一個社會對於多樣身體的包容,以及將這份包容擴散到社會各層面的嘗試。或許多樣可以成為「時髦」標準的日子已經不遠了。很幸運的,承認身體的多樣性以及拓寬美的範圍已經變成現在進行式了。所以大尺寸的男孩與女孩們,請你們一定要抬頭挺胸大步往前走!

相關書摘 ►時尚的倫理:關於皮草,我們不曾被告知的殘酷事實

書籍介紹

《衣櫥裡的人文學:由鈕扣和縫線縱橫交織的時尚人文探索》,商周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

作者:金弘基
譯者:葛增慧

日常的穿著,就是我們生活的歷史與樣貌。它訴說著一個時代的渴望與我們存在的意義,證明我們的獨特與價值。

現在,打開你的衣櫥吧,你的衣服會告訴你,你是誰。

曾有人說過,透過你的穿著,可以知道你的心情,甚至知道你是怎麼樣的人。衣服在日常生活中無時無刻與我們貼近在一起,它代表著時尚,也蘊含著歷史,它是我們生活的樣貌,也是讓我們成為社會存在體面的一種工具,經由將它穿在身上,我們也將屬於我們自己的一部分賦予其上。

cover-ol_(2)-01
Photo Credit:商周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