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在新疆的「雙語教育」:9月起,校園全面禁止維吾爾語

中國在新疆的「雙語教育」:9月起,校園全面禁止維吾爾語
Photo Credit:moniqca@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維吾爾協會主席尤沙.哈珊表示,在學齡前的幼兒園,就被強制教授中國普通話,無異於在搖籃期,就將維吾爾語置之死地,這跟「文化滅絕」殺伐行徑,並無不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中國新疆和田地區當局最近發出指令,要求學校教育單位全面禁止使用維吾爾語。官方消息也表示,若有不貫徹執行、違反該命令者,將予以「嚴肅處理」。這個禁令被視為有史以來,北京強加同化穆斯林維吾爾族人,最強烈的壓迫手段之一。

自從中國共產黨建國以來,與新疆維吾爾族人之間的紛爭從來沒有停止,當地人民指控政府長期對當地的文化、宗教進行打壓。

上報報導,2016年10月,石河子市的公安局要求當地居民必須把護照交由官方保管。2017年4月,新通過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以防範極端主義為由,禁止當地人民穿戴面紗及非正常蓄鬍。

今年7月28日,中國政府取消對少數民族的一胎化政策,中國官媒稱此舉是為了體現政府對於「種族平等」的承諾,然而一般漢民族所遵守的「一胎化政策」早在2015年就已經廢止。

自由亞洲電台(RFA)報導,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西南邊的和田地區教育局在6月底發布《雙語教育5條規定》,要求自今年秋季開始,學前3年(幼兒園)全面實行國家通用語言及文字教學(中文教育),並從小學1年級及國中1年級開始推動中文教學,預計在2020年達成全面使用中文的目標。

螢幕快照_2017-08-03_下午7_11_38
Photo Credit:截圖自微信

該規定明文禁止各級學校只使用維吾爾語言和文字,且認定中文教師接受維吾爾語訓練是「錯誤行為」,必須加以糾正。另外,各級學校中的團體活動、公開活動,以及管理工作上,一律禁止使用維吾爾語言,並強調不照規定落實此項「雙語教育」者,將會面臨「嚴重處分」。

和田地區(舊稱「和闐」,1959年改稱「和田」)位於中國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西南部,屬於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最南端。在新疆地區一向是最「排外」,以維吾爾人為主的地區。根據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常住人口中,漢族人口72,279人,占總人口的3.59%,各少數民族人口1,942,083人,占總人口的96.41%。

風傳媒報導,策勒縣教育局維吾爾族人員表示:「就連維吾爾語的課本,也全部改用中文課本,所有老師與學生在學校,及相關教育活動中,一律只能說中文。」這名人員說,和田地區教育局已經試著推行雙語教育長達10年,「但中文依舊不普及,所以和田地區教育局才發布新規定」。

對於禁用維吾爾語的「雙語教育」,和田地區教育局漢族官員告訴RFA,這項新規定是「鼓勵」維吾爾族說中文,「教育局決定禁止使用維吾爾語,是為了創造讓少數民族說中文的環境,這對維吾爾族來說是件好事,若他們還是用維吾爾語的教材,就不會學中文」,強調「所有學校相關活動」以後全用中文。

民報報導,美國維吾爾協會主席尤沙.哈珊(Ilshat Hassan),向RFA記者表示,中國規避自己的憲法與自治區法律規定,透過「雙語教育」名目,實則意在推行漢化「單語教育」,藉以摧毀世界最古老語系之一的突厥語族(Turkic languages)。

哈珊還進一步指出,在學齡前的幼兒園,就被強制教授中國普通話,無異於在搖籃期,就將維吾爾語置之死地,這跟「文化滅絕」殺伐行徑,並無不同。

維吾爾語(ئۇيغۇر تىلى)屬阿爾泰語系突厥語族,是維吾爾人所說的語言。現在中國境內官方的維吾爾文是以阿拉伯字母為基礎的,同時以拉丁字母為基礎的拉丁維吾爾文作為補充。

現代維吾爾語是古代突厥語的直系後裔之一,自突厥人開始使用文字記述自己的語言以來,其前身一直是東部突厥語共同書面語的基礎。現代維吾爾語經歷了原始突厥語、古代突厥—回鶻語、哈卡尼亞語、察合台語等階段發展為今天的維吾爾語。

新疆和田禁維吾爾語,早從7年前就開始了

維吾爾族人士表示,過去10年,雖然和田地區曾多次試圖實行「雙語教育」政策,但國家語言(北京話)並未因此普及,政府才會推出這樣的政策。

MATA Taiwan報導,2010年,自治區雙語教學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為了有系統地推廣少數民族學前和中小學雙語教育工作,依據《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推進新疆跨越式發展和長治久安的意見》和《教育部等十部門關於推進新疆雙語教育工作的實施意見》制定《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少數民族學前和中小學雙語教育發展規劃(2010~2020年)》,並明確提出推動「雙語教育」的目的:

  1. 有利於增強各民族學生的祖國意識和對中華民族的認同感。
  2. 以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為主、本民族語言文字為輔的雙語教育,是提高少數民族教育質量,培養民漢兼通少數民族人才的戰略舉措。
  3. 深入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建設社會主義和諧社會,實現新疆跨越式發展的必然要求。
  4. 是維護民族團結和祖國統一,促進各民族共同發展、繁榮和進步,實現新疆長治久安的迫切需要。

而許多人把「雙語教師」看作「漢語教師」,這卻是錯誤的理解,因為雙語老師的前提是也要會少數民族的母語,但現實是「許多漢族教師基本不懂維吾爾語,給少數民族學生講授漢語課、數理化課,學校全部把『漢語老師』簡單地劃分為『雙語教師』之列,原因是和田地區雙語教師數量嚴重短缺」。

以和田地區為例,2010年自治區開出1500名特崗教師名額,按照學段招聘,60分就可以通過,但實際上參加招聘的人只有360多人,缺口多達1100人。

在新疆長大的漢人阿牧在接受關鍵評論網專訪時提到,傳統的維族教育,其實是寺院體系在負責(像是新疆是伊斯蘭教,或是藏區的藏傳佛教),「以前哪有什麼學校?都是到寺院接受品德培養,從小就要讀經、學算術、識字,一切都在清真寺搞定,在過去,那兒才是教育的主體。」

不過,中國政府站在統治者的角色上,認為新疆是中國的土地,當然會想輸入漢族的文化,這也是免不了的。只是按著官方的教育系統,是中文老師又有資格證又會講維語的,符合條件的人數就非常少。

阿牧認為,換個角度想,在新疆施行的「漢化教育」,其實不能單純看成是維族和漢人在文化、語言上衝突,只是在現代的社會脈絡下,語言這個「工具」顯得更加重要。當地人想要跟商業、文化靠得更近,自然也會想要學漢語。

「對於某部分的人,你不教他們(維族)漢語,他們可能還不開心。因為未來想做生意、要溝通大多還是以漢語為主要載體(這裡指的不是文化)。就像在台灣,大家想學英文一樣,難道今天英國還能靠語言來殖民我們嗎?就像今天在印度、菲律賓,英語成了競爭力的代表。」同樣的,在今天的維族裡,漢語講得好也就等於多了競爭力。

但是,禁維吾爾語可能違憲

自由亞洲電台也指出,新的規定恐怕已經違反中國的憲法以及自治區自治條例。中國憲法明確寫道,自治區的機關可以在交談和書寫上採用當地所普遍使用的語言。

中國民族區域自治法第10條寫道:「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機關保障本地方各民族都有使用和發展自己的語言文字的自由,都有保持或者改革自己的風俗習慣的自由。」該法第37條則明文:「招收少數民族學生為主的學校,有條件的應當採用少數民族文字的課本,並用少數民族語言講課;小學高年級或者中學設漢文課程,推廣全國通用的普通話。」

相關報導: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羊正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