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高中生哲學讀本:關於「欲望」的三個哲學式提問

法國高中生哲學讀本:關於「欲望」的三個哲學式提問
Photo Credit:jstarj Public Domain Design: Alex Lai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試圖要滿足自己的欲望,好從中得到快樂。但欲望的實現,是否讓我們獲得了真正的滿足?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侯貝等人(Blanche Robert etc.)著,沈清楷審定

從定義尋找問題意識

定義:

欲望是對缺乏的意識,以及我們為了填補缺乏所付出的努力,而缺乏卻永不止息地再生。

對缺乏的意識

我欲望著我所沒有的事物,而我所沒有的事物(或人)讓我感到缺乏。如果欲望被意識到,我就可以察覺到這個缺乏,但也有無意識的欲望,我們稱之為衝動。

我們為了填補缺乏所付出的努力

欲望包含著主動的向度。欲望,即盡力獲得我們所缺乏的事物。我們應該區分欲望與熱情:如果我們在做某事時體驗到極度強烈的喜悅,我們會說自己對這件事情有熱情(例如:對足球的熱情),這是專一而濃烈的欲望。然而,「熱情」來自於拉丁文的「patior」(意即承受、受苦),傳統上意味著某種極為強烈的感受,我們一旦被吸引就不再能夠抗拒。熱情和欲望相反的是,它包含某種被動的面向。

永不止息地再生

欲望似乎是不可能滿足的,彷彿是無止境的。一旦我們獲得了所欲望的事物,我們立刻又會渴望另一樣事物。

定義提出什麼問題?

欲望的定義清楚顯示出我們欲求自己所缺乏的事物,但我們不可能擁有一切。如果一切我所沒有的事物都讓我感到缺乏,我的欲望將會永無止境。▶ Q1:我們是否應該克制自己的欲望?

欲望的定義讓人思考:我們力求填補缺乏,但讓缺乏消失是否適當?我們又能否抵擋欲望?▶ Q2:我們能否否定自己的欲望?

欲望不斷增生,可能會使欲望連結到受苦(因欲望而受苦)。但這種再生也同樣展現出欲望的活力,甚至創造性的力量。▶ Q3:欲望真正的本質為何?


問題思考
Q1:我們是否應該克制自己的欲望?

我們在欲望時,感受到的是缺乏與痛苦,以及欲望永無止境的增生,這似乎表示我們對欲望必須有所克制。

1. 滿足所有欲望並不會感到幸福

人們有所欲望,而當他們獲得所欲望的事物,便又再生出新的欲望,如此人們永遠無法停止欲望,也無法停止感受到欲望的空乏。根據叔本華的看法,欲望的滿足是短暫而虛幻的。例如:想吃一塊巧克力蛋糕的人,體驗到的不過是某種短暫而轉瞬即逝的快樂罷了,這種快樂很快就會被對其他事物的欲望給取代,不然就是因為吃太多而感到噁心。因此,我們永遠無法得到片刻休息,我們的存在注定要受苦,除非我們藉由禁欲(l’ascétisme),棄絕欲望。事實上,根據叔本華所說,確實有種暫時性的手段可以讓欲望沉默:審美的凝視,在這種時候,我們是世界的觀眾,而不再是演員。

2. 節制欲望,迴避痛苦

很顯然,所有人都會追尋幸福。但要感到幸福,是否就得滿足所有欲望?如果幸福在於某種不動心(ataraxie,即靈魂中毫無慌亂),那有智慧的人就會練習將他們的欲望分出高低層級。如此一來,快樂—我們簡單定義為沒有痛苦—就變得容易獲得。事實上,我們的天性會透過快樂,指出我們應追尋的事物,並透過痛苦指出我們應避免的事物。例如:當有人把手靠到火邊,他會被燙到,並由此知道必須躲避什麼。但某些立即的快樂可能會導致長期的痛苦,必須予以棄絕。只有自然的欲望是我們必須是去滿足的,如此一來我們就能感到幸福。

3. 改變那些讓我們不幸的欲望

根據斯多噶派(stoЇciens)的觀點,控制欲望的唯一方法,是運用意志的力量。意志是讓我們能決定要做某事而不做某事的能力。和欲望相反,意志的方向由理性所決定,而理性能讓我們區分真與假、善與惡。如果我們想要改變不可能之事,我們就冒著感到自己無力的風險。例如:我無法掌控自己是否要生病,這並不取決於我,因此希望不要生病便純屬徒勞。根據愛比克泰德,我們應該試著改變取決於我們的事情,接受我們絲毫無能改變的事情。例如:我的母親是否生病,這並不取決於我,但取決於我的是我對她的病況採取什麼態度:如果我接受這件事,一如其他不取決於我的事情,那我就能獲得片刻休息。抱持這種接受態度也是一種意志:如果我們努力讓自己去意欲既成的事物,不只是承受,而是去接受,那我們就能感到幸福與自由,達到智者的沉著鎮定。

【關鍵字區分】

義務(obligation)/束縛(contrainte)

義務是種推動我行動的內在力量,而束縛是不顧我意願迫使我行動的外在力量。

Q2:我們能否否定自己的欲望?

儘管欲望的存在可能會讓我們受苦,並顯得缺乏理性,但這是否是足以說服我們要限制欲望?

1. 克制欲望有違自然

智者學派(sophistes)說,如果想要從我們這樣的存在中得到什麼,自然就是去滿足欲望。約束人的道德迫使我們克制欲望因而得不到滿足,這種道德難道不是那些無法獲得快樂的弱者所創造的嗎?卡利克勒斯為享受放縱聲辯,反對蘇格拉底所主張的自我克制的道德(節制)。根據卡利克勒斯的看法,事實上,奴役我們的並不是永不饜足的欲望,而是節制的規範。

2. 道德審判並非總是合理

我們經常指責快樂是有罪的。但如果我們努力行善,並為此排拒了自己的某些欲望,這能否讓我們免於罪惡感?不一定,因為精神分析學家已經指出,被壓抑的欲望(被我們排拒而處於無意識之中的欲望)並不會就此消失。它的存在會不斷糾纏我們,可能會讓我們生病。但我們是否應該為此而屈服於一切欲望?解決方法在於昇華。在這個過程中,主體得以將其欲望引導向社會更看重的目標。例如:侵略衝動可以在藝術創作或是體育競賽中得到滿足。

3. 忠誠與欲望的本質相反

唐璜要求自己的欲望要得到滿足。他不願為勾引所有他喜歡的女人後又拋棄她們而感到罪惡。在他看來,單單只和一個人結合,這是欲望的死亡,與快樂的終結。正是在為了獲得心愛的對象所付出的努力中,我們才找到真正的快樂,

「然而一旦我們對這些欲望加以控制,那就再也沒什麼好說的,也沒什麼好期待的了。」(莫里哀,《唐璜》,第一幕,第二場)

因此,如果我們必須「追隨天性」,我們就不能透過克制欲望來達成,而是相反地要跟隨著那永不停下腳步的欲望本身。

Q3:欲望真正的性質為何?

我們必須改變對於欲望的理解,才能擺脫「聽從欲望」和「克制欲望」的零和抉擇。而欲望似乎同樣具有某種創造性的積極向度。

1. 欲望可以引領我們向善

並不是因為善與快樂判然有別,這兩者就無法相互調和。欲望同樣也可以讓我們對善產生渴望。對柏拉圖而言,看到身體的美好時所體驗到的快樂,能讓精神通達美的理念與原理,並引領精神到所有事物的原理,這個原理即是柏拉圖在《會飲篇》中所謂的善。

2. 尚未滿足的欲望已經是某種快樂

我們認為正是因為欲望是被壓抑,因此只要一旦欲望得到滿足,快樂就會出現。然而,盧梭以某種弔詭的方式指出,我們有所欲望時所感受到的焦慮,本身就是快樂的來源:

對某個事物有所欲望,在念及未來的快樂時,難道不是已經在想像並體驗到這項快樂嗎?

在期待產生的匱乏具有強大的繁殖力,柏拉圖在《會飲篇》中已經告訴我們了:蘇格拉底談到了愛神(Eros)是Poros(豐足)與Pénia(貧困)的兒子,愛神永遠不會滿足;欲望處於知識與無知之間,推動著哲學活動。已經獲得知識的人並不欲求他已然擁有的事物,而無知的人則不知道他可以知道什麼,只有那些知道自己有所不知的人才會對知識產生欲望,而這種人就是哲學家。

3. 欲望是人的本質

雖然到目前為止,我們都把欲望界定為缺乏,但史賓諾莎提出了另一個更正面的定義:

欲望是有意識的努力,一個存在者藉此延續他的存在。

因此,欲望是動態的,一旦欲望得到滿足,我們就會體驗到喜悅。史賓諾莎質疑在意志與欲望之間的區隔,事物本身既不好也不壞,欲望是評價的來源、並決定什麼是可欲求的。因此,要改變某個欲望,只有在意識到是什麼讓我們產生欲望,並欲求更大的善的時候,才有可能。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法國高中生哲學讀本3:我能夠認識並主宰自己嗎?——建構自我的哲學之路》,大家出版社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侯貝等人(Blanche Robert etc.),沈清楷審定
譯者:梁家瑜

思考的時候,我們知道自己在思考;行動的時候,我們知道自己在行動。我們承擔了行動的責任,因為我們是行動的發起者。如此,我們才成為享有尊嚴的人,成為擁有權利與責任的道德行動者——也才成為主體成為享有尊嚴。

愛他人,可以退讓到什麼程度,還依舊保存住自己?我是個孤島,還是真的能夠與他人同情共感?
奴役我的,是永不饜足的欲望,還是節制欲望的規範?存在需要理由嗎?沒有理由的存在是否值得繼續?

  • 在這裡,我們思考主體如何認識自己。
  • 我們討論主體如何運用知覺來掌握外界。
  • 我們探討他人的處境如何召喚我們,讓主體之間產生連結。
  • 我們試圖從自身的欲望中,分辨出自己的缺乏和獲致幸福的可能。
  • 我們從時間的流逝,去探討存在的本質。

這是一本關乎「自我」的書。探討自我的構成、自我的認識、自我與他人的連結、自我的欲望,以及自我的存在。

法國高中哲學讀本3
Photo Credit: 大家出版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