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博士四處兼課,教育部尋找國內外500位「玉山學者」、年薪650萬

「流浪」博士四處兼課,教育部尋找國內外500位「玉山學者」、年薪650萬
Photo Credit: 教育部電子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解決國內高等教育人才流失,教育部預計2018年開始每年撥56億元高教預算投入「玉山計畫」,提高教授薪資與學術補助。不過高教工會指出,計畫恐怕只照顧到少數頂尖學校,難改變整體教育現況。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為了避免台灣學術人才外流、並延攬優秀學者來台,教育部推出「玉山計畫」,預計2018年1月開始,每年投入56億元, 正教授年薪可上看650萬元,趕上新加坡、香港水準。不過台灣大學兼任、專案教師多,高教工會質疑,計畫恐怕只照顧到少數頂尖學校,難改變整體教育現況。

(中央社)教育部長潘文忠2日在教育部召開記者會,表示近來國際人才競爭非常激烈, 為了留住並延攬國內外頂尖學術和科技人才,教育部端出「玉山計畫」,內容包括3大方案:「玉山學者」、「高教深耕計畫彈性薪資」、「教授學術研究加給提高10%」,將以彈性薪資作為大專院校教學與研究人員之獎勵,預計將每年度投入最高56億元於高教預算,受益教師達1萬9千人, 行政院核定後於2018年度開始實施。

1.「玉山學者」年薪上看650萬元

潘文忠表示,會比照學術獎、國家講座的審查模式,組成跨部會審查委員會,並依不同學術領域選出「玉山學者」。 而被遴選上的「玉山學者」除了本來的年薪(正教授年薪約150萬元),最多每年可再「多領」500萬元,一次核可3年,以每年150人次逐步累增,國內外各達到500人次。

潘文忠說,相較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教授年薪最高到台幣611萬元,或香港城市大學講座教授年薪460萬元以上,玉山教授年薪甚至可能更高。 亞洲鄰近國家大學正教授年薪範圍一比 (數據由教育部提供) :

  •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372萬元 - 611萬元
  • 香港城市大學:368萬元 - 506萬元
  • 台灣各大學:約150萬元 - 未來最高650萬元

2.「高教深耕計畫」祭彈性薪資,補助研究經費

教育部規劃的「高教深耕計畫」,也撥了20億元預算(20%給獲得國際競爭及研究中心補助學校,其他學校則分到5%),給各學校當作彈性薪資,能用來增聘年輕教學及研究人員(編制內外人員皆可),教育部對於經費的使用額度及比例沒有限制。

3. 教授學術研究提高費10%,公立大學教授每月多領5,445元

另外,教育部也將調增「教授」級學術研究加給10%, 教育部電子報指出,將把每個月的研究加給經費從現行的5萬4,450元,調整為5萬9,895元 ,每月增加5,445元, 擴大教授與其他職級教師間的差距,公立大學教授每個月的所得,本薪加上研究經費,實領的薪資將由10萬7,525元調整為11萬2,970元。

教育部表示,也將同步調高私校的補助款,共計增加5.5億元,希望藉此留任大專校院教授,預計將有8千人受惠。

替教授加薪?高教工會:難改變教育現況

這項「玉山計畫」,獲得國立大學的教授看好,天下報導,台大教務長郭鴻基就指出,很高興政府感受到人才流失危機,願為學者加薪,留才、攬才的力道夠,希望能夠持久。

不過,台科大校長廖慶榮也說,大學教師很多到30、甚至40幾歲才任教,年資比中小學教師短,加上薪資中學術加給的比例較高,教授未來年金減更多,如果國外名校以3~5倍月薪挖角,是不小誘惑。

而高教工會辦公室主任陳書涵表示,教育部推出「玉山計畫」,喊出正教授年薪可上看新台幣650萬元,不過加薪僅限於少數人,台灣更多學者是學術費、年終被砍,甚至工作難保,玉山計畫恐怕難改變整體教育現況。

陳書涵說,台灣有6、7成學生都在私校,「玉山計畫」恐怕只照顧到少數頂尖學校,難改變整體教育現況。她認為在照顧頂尖人才的同時,也應該關照到教師薪資的「最低標準」上,落實「教師待遇條例」的規範,嚴格監督私校。

玉山獨厚少數人?學者擔憂國內年輕教師權益無解

聯合報導,實踐大學校長陳振貴表示,教育部祭出高額計畫攬才,符合世界競爭趨勢, 卻忽略了照顧年輕人才,他指出,每年約有3,400到4,200名博士畢業生,因為受到大學少子化影響,只能頂著高學歷到處「流浪」,這些人通常到處兼課,沒有固定收入,有的被中國或是其他國家挖角。

公視報導, 根據教育部每年進行的「大專校院概況」調查,2000年到2004年間,全國兼任教師人數的成長速度遠高於專任教師,為了因應先前大專學生成長的現況,學校借助了大量兼任教師,來滿足課程需求,而專任和兼任教師的差額,至2016年已縮小到2千多人。

除了以兼任教師取代專任教師的「教學」工作,另外許多大學也有專案(約聘)教師,除了授課以外,更要支援諸多行政事務。

根據教育部2016年5月向立法院提的調查報告,專案教師兼任行政職務的比例近3年來有上升趨勢,從7%成長為14%。高教工會組織部主任林柏儀指出,愈來愈多的學校進用專案教師來取代編制內專任教師,也有學校將專案教師身份當作專任教師的「試用期」,先將教師聘為專案,再視情況決定是否轉正。

東吳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胡博硯投書《自由時報》,也指出政府必要的獎勵措施當然要有,但教育部用「玉山計畫」補助的國內只佔少數但卻掌握了多數學術研究資源的學者,如果不能改變大者恆大、小者恆小的局面,「玉山計畫」可能將淪另一種不公平的遊戲,讓資源與經費流入那些已掌握充沛資源的學者,讓有心在學術研究上貢獻所學的年輕學者捉襟見肘。

相關報導: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Abby Hu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