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小老師教性教育卻被反同團體提告 教育局:律師費我出

國小老師教性教育卻被反同團體提告 教育局:律師費我出
Photo Credit: 劉育豪臉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而劉育豪承受的社會壓力,不只來自反同團體的群起控訴,甚至連執法的單位,也因為不了解、或是不認同他的教育理念與教學方式,對他相當不友善。

高雄市港和國小老師劉育豪,因為在課堂上教導學生如何使用保險套,被特定團體控涉嫌猥褻、妨害風化,遭到警局傳喚做筆錄。全案仍在偵查階段,不過高雄市教育局表示力挺,還說如果有需要,律師費將由教育局幫忙出。

劉育豪是高市小港區港和國小中年級的班導師,在任教班級實施「保險套」等相關性教育課程。公視節目「有話好說」2017年3月的播出內容,提到教小三的學生「保險套」的相關資訊合不合適,還特別介紹了劉育豪的上課內容。

播出的內容,劉育豪除了口頭解釋性行為,包含了男女、男男、和女女的性關係,以及保險套的避孕功能。他也拿出男性生殖器的道具,示範如何正確使用保險套。劉育豪表示,性的感覺不一定會和法律同步,應該要讓學生提前知道該用什麼東西保護自己、保護別人,而他也在保險套課程之前詢問家長意見,獲得任教班級的家長支持。

不過,節目播出片段課程後,劉育豪卻被外界投書至教育部、監察院等單位,並有團體、家長以電話向教育部、高雄市教育局與港和國小抗議,檢舉劉育豪涉散布猥褻內容。

上報報導,端午連假期間(5月31日),反同團體在臉書及Line社群上發出動員令,附上各級教育機關的電話及分機,要家長打電話去「開罵」。近日更一狀告上高雄地檢署,點名劉育豪上的性平課是在散布「猥褻」內容,觸犯了《刑法》的「妨害風化罪」。

而劉育豪承受的社會壓力,不只來自反同團體的群起控訴,甚至連執法的單位,也因為不了解、或是不認同他的教育理念與教學方式,對他相當不友善。

劉育豪接受關鍵評論網電訪表示,7月底接到高雄市小港分局偵查組的電話,說是有人檢舉他的上課內容,並且把「猥褻物品(假陽具與保險套)」帶到課堂上,要他盡快到警局做筆錄,否則就要寄出通知書。劉育豪說他嚇得趕緊從台中趕到高雄,進警局時已是晚間8點,基於夜間不偵查的原則,他要求擇日再做筆錄,也表示希望能有律師陪同在場。

劉育豪說, 負責做筆錄的人員對於他提出要有律師在場,很不高興,還一度質問他「你為什麼要這樣做?你知不知道這樣做會影響孩童的身心健康?他們身心成熟了嗎?」

獨自一個人面對偵查人員的質問,劉育豪坦言他感到很害怕,電訪中詢問他是否能多說一些?他也害怕多說的結果「會不會有危險」。

高雄教育局力挺,不容教師專業與自主受到攻擊

不過,高雄市教育局今(4)日也表態,特別發布新聞稿表示力挺第一線教師「合法教學」,不容教師教學專業自主性受到惡質攻擊與汙衊,並說如果劉育豪因此必須進入司法程序,教育局將依「教師因公涉訟輔助辦法」,提供他必要的協助。

教育局指出,節目播出以來,就有外界投書至教育部、監察院等單位,有團體、家長以電話向教育部、高雄市教育局以及劉師任教的國小抗議,檢舉他涉及散布猥褻內容。

教育局表示,劉育豪於課前有完整的親師溝通,說明性教育的課程內容,而他的課程規劃符合《教師法》所指的「適性教學活動」,教學內容也符合《 性別平等教育法 》中關於性教育的規定,基於提升與深化社會大眾的性平意識,也為了讓教師得以依法安心、專心實施專業的性別平等教育,教育局表示將力挺他合法教學。

而高雄市教育局長范巽綠接受上報採訪表示,劉育豪是依法為學生上性平課,也是非常優秀、卓越且深受肯定的老師,「不容惡質攻擊、污衊」,若真進入司法訴訟程序,教育局也將支應他後續的律師費,絕對支持第一線教師的合法教學。

「這些質疑我的人都是不及格的」

劉育豪的臉書也以蔡明亮希望觀眾能用自由的方式來解讀自己的電影,來比擬自己近日遭遇到的風波:

「我是一個長期受質疑的導演......我不排斥反對或批評的聲音,但對我來說,這些質疑的人都是不及格的。」

劉育豪在暑假期間,也以繪本的方式,在全台巡迴舉辦「小豪老師說性別故事」活動。他表示活動的初衷,是在大法官同婚釋憲案通過之後,常常有人說「同志婚姻合法的話,我都不知道怎麼教小孩了」。

「怎麼教小孩,不是該由家長親職自己去思考去定位嗎? 」劉育豪對於這些質疑表示困惑,他並說, 給予孩子性別/同志教育其實不難, 關鍵在於家長的開放與學習態度。因此他以類似「公開觀課」的形式,讓有意願切磋學習的家長,共同來精進。

他也表示,「活動最希望服務的對象其實是孩子,家長就當作附加的主體。」

而劉育豪也在律師的陪同下,於4日完成筆錄,等候地檢署決定是否對他提起上訴。

相關報導:

核稿編輯:羊正鈺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