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服員依法請假,政府不要成為長榮航空的法務部門

空服員依法請假,政府不要成為長榮航空的法務部門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此時的民進黨政府正處於黨旗的綠色十字路口上,在當前勞動意識正萌芽茁壯的台灣社會裡,如果一味顢頇地選擇和慣性違法壓榨員工的工商團體站在一起、甘願淪為資方打手,將有愧於當初廣大支持者匯聚的民意,失足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作者:黃宋儒(台灣電子電機資訊產業工會理事長)

前幾天全台受尼莎颱風影響而停班停課,長榮航空首次有500名空服員依法請天災假,卻被長榮資方將「取消約50個航班,影響萬餘旅客」的責任怪罪於基層。事實上,因為長榮每次遇到颱風都硬飛,去年的綠色天空(因硬飛而導致多架長榮班機盤旋多時無法降落)令人記憶猶新,而後工會也因此爭取到天災假。

29日晚上長榮也依然試圖硬飛,所以我們完全可以理解空服員在政府宣佈停班後陸續請天災假,也支持空服員行使退避權維護自身安全,不應事後諸葛用結果去檢討請假是否合適。

其實不只是去年,長榮公司近幾年早已前科累累:2015年8月9日,蘇迪勒颱風襲台,各家航空公司均提前發佈延後航班訊息,但長榮航空仍排定硬飛,最後卻因風勢未減無法起飛,讓乘客苦等13小時;2014年7月15日,受雷馬遜颱風影響,華航取消台北往返馬尼拉的航班,長榮航空卻表示維持正常航班;2013年7月14日,長榮航空未提前宣佈停飛,導致旅客上機後才因風雨過大而無法起飛,機場地勤也無法架設空橋,近800名旅客困機艙六小時。

然而,這次在取消航班的隔天,各種非難、抹黑和抹紅竟鋪天蓋地而來:自由時報總編輯鄒景雯直指請假目的為「聯合大罷工」,背後有政治圖謀,忘記自己曾經在2013年主張媒體從業人員「應該與勞苦階級站在一起」;法務部政務次長陳明堂表示,如果有人強迫空姐請假,或煽惑他人非法罷工,恐觸犯強制或煽惑他人犯罪,法務部將責成高檢署指示轄區檢方儘速調查,彷彿成為長榮航空的法務部門,律師界也隨即發動了連署聲明,譴責法務部違反行政中立濫權調查。

EVA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更有甚者,一些見獵心喜的立法委員們,開始把矛頭指向修改「工會法」,想要以「調高籌組工會門檻」和「罷工預警制」來解決「罷工亂象」,譬如民進黨立委鄭寶清就認為,台灣成立工會的門檻過低衍生諸多亂象,立法院下會期可修正「工會法」,調高籌組工會門檻,徹底解決問題;親民黨立委陳怡潔認為這次長榮航空事件,明顯是職業工會在運作,以集體請假手段「變相罷工」,應立刻修法改善,設立「罷工預告制度」。

今年一月,蔡英文總統以「這不是跟我說,去跟你老闆說」來回應向他喊話想放假的隨行記者,當時雖然批評大於讚聲,但這句話的本質並沒有錯,權益不是天上掉下來而是爭取來的,受雇者若想提升勞動條件和待遇,就應該團結起來和雇主協商。但沒有強力工會做後盾的員工,如何有本錢「去跟老闆說」呢?

目前台灣工會涵蓋率偏低,共有130多萬間企業,工會卻不到一千個。此外,現行法令規定要30人以上才能組工會,但鄰近的韓國、日本和香港等國不到10人就可組工會。因此,如果真正要符合台灣中小企業佔多數的現實狀況,增加工會組織率打造健全的團體協商機制,就該推動工會法修法降低組工會門檻!

過去在黨國威權時代,工會組織和工人運動被執政者視為洪水猛獸,因此集體勞動法的立法精神大多是「管制」大於「保護」,對於發展健全的工會生態有所窒礙。而街頭運動出身的民進黨,早年強調創黨精神是「和勞苦大眾站在一起」,蔡英文總統在2012年和2016年的競選理念也是「眾志成城的小豬撲滿」和「勞動政策六大主張之一是增加工會的涵蓋率」。

近年來公民意識逐漸抬頭,台灣人開始投身關心政治、各種公共議題並著手改善生活環境,此時的民進黨政府正處於黨旗的綠色十字路口上,在當前勞動意識正萌芽茁壯的台灣社會裡,如果一味顢頇地選擇和慣性違法壓榨員工的工商團體站在一起、甘願淪為資方打手,將有愧於當初廣大支持者匯聚的民意,失足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