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易主,10年內AI鬥AI

華爾街易主,10年內AI鬥AI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起初,全人類都擔憂AI搶走低端飯碗;但事實證明,最值得擔心反而是華爾街精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對科技界來說,2017年是「AI元年」,對金融圈來說則腥風血雨。單單今年3 月,摩根大通的律師及貝萊德(Blackrock)的基金經理已被AI搶掉飯碗。機械人大軍壓境,華爾街員工已連續第5年下降,人工智慧家Ben Goertzel更預言,10內股市會是「AI間的對決」,人類將反過來輔助AI收集更多數據。

2012 年,《華爾街日報》記者Scott Patterson 曾著書《暗池》(Dark Pools)敍述90年代末,主角運用雲計算,開發了人工智慧軟體,改變了紐約證券交易所。

書中形容機械人從網路搜集訊息,人工智慧系統在毫秒間執行交易。該書副題為「高速交易與人工智慧大盜對全球金融系統的威脅」,看似聳人聽聞,卻並不科幻。

秒殺36萬小時

攻陷金融圈非天方夜譚,皆因股市變量及算法難度遠低於圍棋。年初,摩根大通就有大動作。推出合同分析軟體COIN,幾秒就可以完成原先律師和貸款人員每年需要36萬小時才能完成的工作,而且錯誤率低,還不用放假。

COIN僅序幕 AI將代分析師

「用AI取代金融分析師」口號已響遍華爾街。軟體公司Kensho的創辦人Dainel Nadler預言,10年內50%金融從業員會失業。這位哈佛經濟學博士的底氣,來自其系統——幾乎掃描過地球上所有影響金融資產的9萬份資料,包括藥物審批、經濟報告、貨幣政策變更、政治事件。就如平日用Google,簡單輸入複雜問題:「三級颶風襲擊佛羅里達州,哪支水泥股升幅最大?」系統會秒回:德州工業。「北韓試射導彈,哪支國防股升最多?」答案就是雷神公司(Raytheon Company)、美國通用動力(General Dynamics)、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

AI版「巴菲特」

用Kensho分析「敍利亞內戰」更透徹。搜索範圍,最小可縮至特定時段;投資組合,最多可包含世界40 個重要資產,例如德國股票、澳元及原油品種等。然後只需點擊一下:天然氣及原油價格於戰事擴大後數周內表現不如預期;洲股市、美元及加元卻走勢良好。

繼續下拉頁面,就可看到發生在敍利亞的每件事如何逐漸失去影響力。如是者,系統會基於上述分析得出最佳投資組合。

一份報告銀行最少花40小時、用40人,每人年均薪酬35萬至50萬美元去完成;換作Kensho就只要不斷Command-R(刷新頁面),幾分鐘內自動會彈出報告。問「iPhone 6發布後哪些股票會升」都難不到它,皆因系統準備好為6500萬個問題找到答案,這引擎起碼殺退70%分析師,Kensho叫這套軟體Warren,正是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的名字。

不用股神身價,已有「股神」服務,難怪高盛是其大客,也是其最大金主。近年愈來愈多美資大行引入AI顧問(Robo-Advisor)。部分矽谷科技富豪甚至已經以電腦程式取代人手配置資產。即使低端客戶,美國Betterment與Wealthfront都已推出AI理財服務,收費更遠低於傳統投資顧問。

《金融時報》曾預言:「本世紀末,70%我們熟悉的職業會被取代。沒錯,正在看這則報導的你都不能幸免。」起初,全人類都擔憂AI搶走低端飯碗;但事實證明,最值得擔心反而是華爾街精英。

連續第5年減聘

過去1年,華爾街12間頂級投行,包括美銀美林,巴克萊,法巴銀行,花旗,瑞信,德銀,高盛,滙豐,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法國興業銀行及瑞銀,他們的股票、固收和投行聘用人數下滑3%,減少了1900人(圖一)。據Coalition,這已經是華爾街連續第5年減聘,自2012年起累計削減崗位達12,700個。

image3
Photo Credit: 信報月刊

減聘與AI不無關係。自金融海嘯席捲全球,大行為保命大幅縮減規模,AI變相提供出路。2016 年9 月,嘉信理財集團(Charles Schwab & Co.)首席投資策略師Liz Ann Sonders於Twitter上傳了兩張照片,分別顯示2008 年金融海嘯前後,瑞銀(UBS)位於康乃狄克州的交易所,當年全球最大室內交易所如今格外蕭條。

image4
Photo Credit: 信報月刊

同樣情況、同樣規模亦發生在對街蘇格蘭皇家銀行(RBS),甚至遠在紐約的高盛總部。UBS、RBS及高盛只是全球金融機構的縮影(見表)。具223年歷史的紐約梅隆銀行(The Bank of New York Mellon),過去15個月都投放超過220名「機械人軍團」,以提高效率、降低成本,預計每年節省30萬美元。

image5
Photo Credit: 信報月刊
佣金大跌50%

這場「AI金融風暴」最大特色莫過於人工愈高、跌得愈痛。Institutional Investor旗下Alpha富豪榜顯示,25位高收入對沖基金經理上榜門檻已經跌至2011年新低,為1.3億美元;合計斬獲僅94億美元,幾乎是3年前一半,比2008年金融危機低谷還要低。

目前,八九成美股成交都涉及電腦程式。美國通用人工智慧協會主席Ben Goertzel預言,10年內股市會變成「AI 間的決戰」,皆因「強AI」基金只會愈來愈多。

原理跟國際象棋、圍棋先例相似。棋是打譜,投資是復盤。AI輔助到某程度後,就會懂得向高手「偷師」。國際象棋學卡斯帕羅夫(Garry Kasparov)、圍棋學李世乭、柯潔,炒股自然是復巴菲特、索羅斯的盤。

Geek取代Wolf

目前,華爾街就正在「大換血」。號召「用AI取代金融分析師」的是哈佛及MIT 數學博士、矽谷極客(geek);傳統金融機構不斷裁員的同時,卻積極收購技術(下圖),兼且往科企挖角。剛剛5月,對沖基金Citade就挖到微軟人工智慧首席科學家丁力(Li Deng)加盟。

image6
Photo Credit: 信報月刊

儘管仍然會有金融圈中人認為,「即使真有基金用AI成功了,也存在風險──如果市場中大多數都採取同樣行為,很大可能會改變整個市場」。但人類之渺小,引用《未來簡史》作者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說法,就是「過去幾十年,很多東西並無實質改變,所有生物體都是通過自然選擇來進化。但現在,可能接下來幾代會有一個很大變化,因為我們有了人工智慧」。

歡迎進入「AI元年」!

Big 4引入AI 四萬人急需轉型

香港會計從業員約4萬人,隨着AI時代來臨,薪高糧準的飯碗隨時不保。早在2013 年,牛津大學已發表一個名為《預視2030:未來工作及工作場所》的調查報告,列出一系列快將被機械人取代的工種,會計界成為高危行業──未來20 年,會計師和核數師被取代的機率高達94%。

機械人成本僅人手九分一

隨着四大會計師行陸續引入AI,業界誠惶誠恐!比起人類,機械人確實更善於處理重複度高、有程序可循的會計工作。

因此,去年3月, 畢馬威(KPMG)就公布採用IBM Watson的認知計算技術,來分析客戶機構大量的結構化和非結構化財務數據。Watson能學習,通過訓練,它解讀數據能力會與日俱增,日後能為畢馬威客戶提供更精準的業務營運狀況分析和財務評估。

同樣是2016年3月,德勤(Deloitte)宣布跟AI企業Kira Systems攜手,把AI引進會計、稅務和審計。今年5月,「德勤財務機械人」橫空出世,震驚業界。機械人「周身刀,張張利」,能錄入訊息、合併數據、滙總統計、快速閱讀數千份複雜文件,甚至查核全部審計工作。不只如此,它可「一心多用」、無間斷工作,一間公司的業務流程將能在數週內完成自動化升級,效率猛增。

就在「德勤財務機械人」問世後,普華永道(PwC)旋即加入「戰團」,推「機械人流程自動化」(Robotic Process Automation,RPA),把付款、發票處理、訂單管理、資產抵押債權處理等適合自動化流程交予機械人處理。有報導指,由機械人代勞,普華永道將大幅減省成本至原人手執行的1/9。

AP_132870302502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畢馬威採用IBM Watson的認知計算技術,來分析客戶機構大量的結構化和非結構化財務數據。
自我增值 尋找新崗位

最後,安永(EY)也打開大門迎接機械人。比如,他們如今已在香港為客戶,像銀行和保險公司提供RPA服務,機械人會幫忙處理交易工作、整理非結構化財務數據和作分析。

「不過,現在機械人只是輔助員工為主,並未發展到取代人類的地步。」安永諮詢服務有限公司(香港)諮詢部總監David Ashton在「2017年北亞管理會計領袖峰會」分享後,接受本刊訪問時說。他表示,安永如今並沒有因機械人的出現,而辭退任何一名員工,但「我明白大家對機械人、對自動化的憂慮。事實上,這不僅是會計界,也是個全球現象。」

隨着機械人持續進步、覆蓋的範圍持續擴張,David Ashton 認同某些會計工作會被取代,「可是這同樣意味某些勞動力將得以釋放」:「全球經歷過三次工業革命,每次都有工作消失,有新工作出現。有人說機械化是第四次工業革命,那麼有什麼新工作,又如何走下一步,就讓大家一起想吧。」他強調,不管新時代怎樣,總有更高價值的工作留待會計人員發掘。

也許,只有不思進取、不願增值者,才會真正被淘汰。

節錄2017年7月份《信報財經月刊》Android揭頁版iOS揭頁版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王陽翎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職場』文章 更多『信報財經月刊』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