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歐,然後呢?在這四個單一市場上,英國絕不能捨棄其領導地位

脫歐,然後呢?在這四個單一市場上,英國絕不能捨棄其領導地位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在的英國該重新面對如何領導歐洲的巨大挑戰。而我的結論正是本書最初的論點,運用巧實力與邱吉爾的三環政策,以全新同時也是最古老的方式面對歐洲。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彼得・威爾汀(Peter Wilding)

該提出什麼計畫來完成單一市場、提高歐洲競爭力,這大大地左右了英國的未來發展。為了建構創新事業,在下列四項新的單一市場上,英國絕不能捨棄其領導地位。

一、能源市場

不管是對能源提供者,或是必須提供電力、節省能源費用與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政府而言,能源安全都是主要的政策核心。互聯(interconnection)政策為試圖達成上述三目標的作法,藉由跨境運輸運送瓦斯能源與電能。聯結基礎建設的目的在於減少對單一提供者或獨佔企業的依賴。政府間也必須藉由法規制定達到互相平衡,以達成歐洲能源市場的整合。

儘管消除法規障礙和反競爭商業措施都會引起反彈,但是為符合能源安全,各國法規都必須依循二〇〇九年通過的歐盟「第三次能源方案」(Third Energy Package)。歐盟執委會報告指出,能源市場整合與連結的關鍵問題在於,有許多歐盟會員國並沒有感覺到能源整合的重要性,並且以自身國家利益為優先考量。

若沒有完整的整合策略,歐洲國家為達成連結效益,可能會建設過多不必要的管線,耗損鉅額預算,系統亦缺乏效率性。英國與其他歐盟會員國確實急需更完整的互聯建設,以提高生產效能。若期望以節約納稅人預算的方式達成此目的的話,那麼我們絕對需要更完整的歐陸能源整合方案。

二、數位市場(電信與數位領域)

如果政府能適當刺激高成長的數位經濟領域,那麼我們將有可能再次大幅提升生產力。英國在數位經濟領域上,向來表現地十分搶眼,而幾乎所有的歐洲國家都在尋找維持或刺激數位經濟成長的方式。包括英國政府在內,歐洲各國不斷呼籲統整數位單一市場。那麼,為什麼該市場如此重要呢?網路與數位科技已經全方位地改變了我們的生活,不管是溝通、貿易、工作、學習,甚至社交互動都受到影響。然而,大部份的數位活動深受國界限制。英國消費者只能向英國企業購買手機通訊服務;他們不能從其他歐盟會員國下載影片;而中小型企業更無法全方位運用網路進行銷售。

結果,歐盟數位經濟領域的發展遠遠落後於其他國家:數位經濟活動僅占歐盟經濟總合的百分之四,卻占了美國經濟總合的百分之六與中國經濟總和的百分之七;僅有百分之十四的英國中小型企業能運用網路進行銷售,而我們期望在二〇一五年能提升至百分之三十三;目前僅有百分之十二的消費者進行跨國網購。研究顯示,二〇二〇年時,數位單一市場將為歐洲帶來百分之四的國內生產總值成長。歐洲執委會預測未來十年內該市場將可帶來三千四百億英鎊的收入,並提供上萬份工作機會。那麼,我們該如何創造數位單一市場呢?

  • 創造電信工會

歐洲的無線寬頻投資遠低於亞洲與美國。而歐洲的設備供應商已面臨中國競爭者的強大挑戰。儘管漫遊法規已大幅改進手機通信服務,但是歐陸手機市場的法規穩定度與訊號涵蓋範圍仍舊遠遜於美國、日本與中國市場。這一切都顯示出歐洲電信產業對單一市場所能創造的機會,毫無架構與想像。由於市場分化,歐洲通信業者很顯然地無法獲得規模經濟的好處。美國兩大電信業者的各別規模,甚至遠大於歐洲三大通信業者的合併總值。這環境同時也對歐洲消費者無益。雖然歐洲也有大型電信業者,好比英國的沃達豐(Vodafone)、法國的橘子(Orange)、西班牙電信(Telefónica)、德國電信(Deutsche Telekom)與義大利電信(Telecom Italia),不過業者們並不想挑戰政府與法規,寧可順應多國市場,並試著從分化市場中獲取些微利益。

英國應呼籲所有的利益相關者——電信管理者、行政部門、銀行家,共同建立歐洲電信單一市場,使之成為通信龍頭,並為產業與消費者謀福。

  • 創造數位單一市場

歐洲,特別是身為數位與創意產業重鎮的英國,必然會從歐洲數位單一市場的完成中獲得好處。歐洲執委會除了對網路便利度與相關基礎建設等議題相當關注外,也非常重視資料保護、專利權、資料安全性與頻譜資源分配等衍生問題。英國正在推動相關法規的現代化,並且必須確保未來將有適當的管制架構,支持並促進跨境服務。建立泛歐洲跨域服務可減少二十八套相異法規所帶來的監管負擔。

英國與其企業必須持續在數位單一市場發展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形塑全歐通用的市場規範。事實上,英國創造了數位經濟領域的成功典範,而不管哪個政黨上台,都將之視作產業策略中的優先項目。

但是令人擔憂的是,關於數位經濟的總體效應仍舊尚未明朗。二〇一三年英國國家經濟社會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Economic and Social Research)發布報告指出,數位經濟為英國所帶來的利益遠較先前推測來的更為龐大,英國國家統計局(Office for National Statistics)曾估計該領域創造約十六萬七千個工作機會,但是據國家經濟社會研究院的估計,至少有五十萬個就業機會來自該領域。

一般大眾認為數位領域企業多為小型新創公司、獲利有限,這恐怕也是錯誤的觀念。相反的,國家經濟社會研究院報告特別強調,該領域涉及各式規模的企業體,其中也包括不少大型企業,此外,不僅倫敦為主要服務範圍,其市場涵蓋範圍遍及全英。此報告書還發現數位經濟為最活躍並且發展最迅速的經濟模式,遠較傳統產業的成長率高了百分之二十二。雖然該領域主要的投資項目來自寬頻建設,但是遍佈全英的小型網路商業模式將學術、創業與創新活動串連起來,並且轉換了企業經營與消費者連結的模式。

英國必須為數位領域發展的領導國家。而唯一可以達成為目標的作法,就是保留英國在單一市場的位置。

三、資本市場

二〇〇八年的金融危機讓倫敦的名聲一落千丈,不過在經過一番修正措施後,倫敦仍舊為歐洲最耀眼的金融中心;她不單為英國提供工作機會與經濟成長,影響層面亦廣及歐陸。

為保全金融領域發展,英國必須留在單一市場內。對跨國銀行來說,英國是否留在單一市場,並且擁有對全歐洲法規的主導權,正是他們在倫敦設置歐洲或全球總部的考量點,可以說,關鍵就在倫敦對跨國企業是否具備吸引力。據估計,目前英國與歐洲的貿易順差為一百五十二億英鎊。

但是由於英國與歐洲新關係的不確定性,以及歐元區會員國間的銀行聯盟變數過高等因素,對跨國金融、專業服務領域以及其他行業而言,倫敦不會是最理想的總部設置地點。以經濟情勢看來,歐元區的生死對英國而言相當重要,畢竟約有半數的英國商品與服務的出口國都在歐盟。當歐元區國家推動更進一步的金融與政治一體化時,期望英國擁有更完整的歐盟合作政策的呼聲,必然會如排山倒海般地湧來。

我們離創造金融服務單一市場還有多遠?二〇〇九年查爾斯.瑞佛顧問公司(Charles River
Associates)所作〈金融部門評估計畫的經濟影響〉(Evaluation of the Economic Impact of the FSAP)報告指出,將會有約百分之九十的跨國零售款項被減省下來。然而,現實仍舊有努力空間。事實上,目前該領域的進展多半與英國的強勢涉入及領導有著極大關係。歐洲金融服務法規的重點項目也以英國相關法作為模型。但是,儘管歐洲金融服務市場持續發展,因其經濟規模的尺寸過小,總體發展仍舊不及美國的一半。

在過去的五年以來,如果歐洲市場規模可與美國市場比擬的話,企業每年應可自資本市場增加至少超過一兆英鎊的收益。因此,對我們而言,現階段的挑戰是透過資本市場聯盟(Capital Markets Union)發展金融服務市場,這將為英國金融服務業帶來豐沛的機會。基本上來講,資本市場聯盟將可以打破國界之間防止資金自由流動的限制與障礙,並讓資金更有效地被運用與部署。為達此目的,資本市場聯盟可擴張現有商業與基礎建設資金,解決歐洲國家對銀行貸款過度依賴的問題,並為個人與國民年金等提出更多的可能計畫,促進長期性的投資。

我們的目標是為全歐洲製造工作與成長的機會,並創造能更有效吸收震盪的金融體系。由於銀行體系不斷萎縮,因此難以提供經濟擴張所需的資金。況且,銀行也不善於處理金融危機。真正的解決方式為提高非銀行金融的選項,包括股票與債券,並且進一步整合歐洲資本市場。此舉不但能創造關鍵多數(critical mass)[1],還能降低金融成本,並藉由擴大分母,分散金融震盪的衝擊,轉移銀行資產負債表的風險。

歐洲在穩定G20、金融穩定理事會(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與巴塞爾金融協定(Basel financial arrangements )三組織上發揮了關鍵性的作用。英國不只為上述組織的會員國,同時更必須透過實現資本市場聯盟,擴大自己的影響力。或許,銀行與金融市場早已忘記自己的首要目標應為提供並支援全體經濟活動,因而釀成了金融危機。如果資本市場聯盟能夠重新視此任務為主要目標,並且將急需資金的企業、計畫與投資資金主串連起來,那麼資本市場聯盟將可成為英國所領導的主要經濟組織。

四、科學市場

全球金融危機顯示 , 為求一個更為穩定並較具競爭性的未來 , 我們必須多角化(diversification)、分散金融風險。以芬蘭與南韓的可靠研究為例,科學發展確實擁有帶動經濟發展的潛力。此外,儘管美國仍舊堅持「小政府」(small governement)話術,但是也早已透過重新置公共資金進入創新市場,並讓科技產業達到空前未有的成就。

有許多證據顯示,投資研究與創新確有其必要性。穩健的科學發展將提供報酬豐厚與成長率高的工作。投資科學研究將可解決能源、健康與環境問題,這對於期望創造可持續性未來的政府而言,也是不得不為之的工作。因此,投資科學項目不僅是為了經濟成長,也是為了創造我們期望的未來社會與環境。

歐洲提供了人才能夠自由流動的共同經濟空間,並讓英國足以擴展自己的研究腹地。然而,數年來,英國實質投資的科學預算總額逐漸停滯,甚至成為G7會員國中最後一名;反之,歐洲則逐漸增加預算。英國確保歐盟預算中將有一小筆金額投入在研究、發展與創新項目,其總額約為六十億英鎊,為可分配預算之百分之十五點五,據估計每一英鎊的投資將可為業界帶來十三英鎊的價值。

二〇一四年時,儘管整體預算金額調降,歐盟仍決定將科學預算提升百分之三十,並發展新的七年研究創新計畫「地平線二〇二〇」(Horizon 2020),此預算總額將近八百億英鎊,並將提供研究者自由流動、進行跨國合作項目、學術商業互動,以及眾多的小型創新事業發展等機會。

歐盟研究預算的意義在於補助與提升國家發展結構,並讓單一國家無法進行的大型計畫如願實行。此外,因為英國研究界的名聲卓越,因此有絕對的影響力左右歐洲議程。歐洲為全世界最龐大的知識經濟體,並具備全球化網絡的連結實力,不但舉足輕重,也對政策監管政策的未來有著直接的影響。英國學者、研究者與學生,可在歐洲極具相容性、整合性高的高等教育架構底下更為自由地流動。英國國際合著論文中更有約有百分之八十的合寫者對象來自歐洲區域。

知識本無國界。對目前日益全球化的社會與經濟環境來說,高等教育的國際化不但是不可避免的趨勢,也有其前瞻性。國際合作與英國研究的品質、競爭性、影響力息息相關,而英國大學畢業生的就業力,可說是大學成功與否的指標。在此脈絡情境底下,英國與其高等教育界都必須保有其國際性,也因此我們必須維護、衡量與加強英國大學的歐洲參與程度。

結論

現在的英國該重新面對如何領導歐洲的巨大挑戰。而我的結論正是本書最初的論點,運用巧實力與邱吉爾的三環政策,以全新同時也是最古老的方式面對歐洲。首先,擴大單一市場以加強能源、數位、金融與科技產業發展。其次,領導歐洲委員會,並以總體策略整合不同領域的跨國機構,推動全歐洲的民主、安全與經濟發展。邱吉爾曾說,「如果我們接受挑戰,若我們願意為此奮鬥,未來或有可能為人類世界創造安全而幸福的世界,並獲得名聲與感激。」


譯註

[1] 又譯群聚效應,用來描述在一個社會系統裡,某件事情的存在已達至一個足夠的動量,使它能夠自我維持,並為往後的成長提供動力。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英國下一步:後脫歐之境》,遠足文化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彼得・威爾汀(Peter Wilding)
譯者:李靜怡

作者彼得.威爾汀(Peter Wilding)早在2012預言若英國舉行公投,脫歐勢在必行,並且為最早定義「脫歐」一詞的重要人士之一。英國本土經濟下滑,大眾媒體更向來敵視歐盟;對法國與比利時而言,他們不但排斥所謂的英國認同,更對英國傳統、歷史與需求嗤之以鼻。英國本地的歷史向來對於歐洲大陸全面合作抱持著遲疑的態度,而歐盟更代表了完全無視英國認同與需求的國際聯盟。

作者身為英國工黨前歐洲事務部長對英國與歐洲關係理解甚深,也是少數預言脫歐準確並且提出精確論據的政治人物,此書在脫歐公投前成為反對脫歐的親歐派的必讀指南,更在脫歐成真後,成了理解此風暴醞釀初始的解答。論據豐富,白話易懂,從政治、文化、歷史、媒體等多重角度,解析脫歐公投的結果。

getImage
Photo Credit: 遠足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日本有「美女刺客」,台灣又有多少只看長相就投的「豬哥票」 - 議員衝啥毀:2018年你不能錯過的選舉專題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