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 連古老的劍橋也擋不了

全球化 連古老的劍橋也擋不了
Photo Credit: ghisland.com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Photo Credit: ghisland.com

去年此時,我剛從瑞典和英國出差完回到上海。在英國的那段期間,我特別抽空開車到劍橋,這個10多年前我曾到過的大學城。

為何10多年後回到劍橋?理由無它,除了舊地重遊之外我還想重溫那股劍橋特有的學術氣息。10多年前,劍橋的第一家星巴克咖啡正要開幕,當時候的劍橋就連便利商店都寥寥可數,遑論其他大型的連鎖企業。不過此次的造訪,感受到是完全不同的氣氛。

劍橋,這個我心目中縊靜的大學城,也抵擋不了全球化、商業化的趨勢。

走進所謂的劍橋市區,從前看到的是具有特色的小店,巷弄間更是別有洞天。如今看到的是大型連鎖購物商場Mark & Spencer,當下正夯的H&M和Zara也在這邊插旗。以往你可以騎著租來的單車恣意地悠遊詩人徐志摩筆下的康河畔,如今取代的是絡繹不絕的遊客充斥在禮品店。現在的劍橋,看起還似乎比較像是觀光勝地,而不是個大學城。

的確,各型商家的進駐為劍橋這個小城帶來的為數不少的商業活動,而無遠弗屆的網際網路同時也進一步將劍橋的美介紹給全世界,吸引了來自各地的遊客。這都是日益全球化所帶來的效益。

正巧前些日子,一則保護當地書店 法國對亞馬遜訂法規的新聞吸引了我的注意。為了保護法國當地的書籍訂價規則,這項保護當地書店的法條,被法國的保守派議員凱特解釋為「這項書籍定價法規是我們文化遺產的一部分。」這樣略顯極端的保守主義,顯示政府為了傳統書店面臨日益全球化的商業行為而衍生出的法規。當一個主義盛行的時候,必定也會有另一方相對的受傷,法國政府作出了相對的因應,但卻不是所有國家都如法國一般。

這並沒有絕對的對錯,保守主義或許會限制了與外界的交流,但是卻能保護傳統文化的承襲;而全球化為人們帶來更多的選擇,卻也外帶來大量傾銷、競爭不公的現象,似乎擁有較多資本的一方總會取得勝利,就像10多年前的電影《電子情書》,連鎖書店的進駐壓縮了原本在地特色小書店的生存,而這樣的情景也在全世界不斷地上演。

再看看台灣和中國大陸之間的兩岸服務業貿易協議不也是如此?我們總是想在開放與不開方之間找到兩全其美的平衡點,很可惜這不會有一個標準答案。如何在開放之餘還能保留原本當地傳統產業以及服務業的特色?我想這都考驗著執政者的智慧。

面對這樣的情況,當我再一次的回到劍橋,當初對於劍橋人文的憧憬以及純粹的感動,似乎逐漸在我記憶當中消失。雖然我們依舊可以像徐志摩詩中:「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條水草!」般地躺在康河的懷裡,只是全球化的景象不時的映入我們眼簾。

2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G WU』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