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女紅唇、日本低慾窮充族、美國千禧代,三種生活故事和態度

俄羅斯女紅唇、日本低慾窮充族、美國千禧代,三種生活故事和態度
Photo Credit: Gonzalo Fuentes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俄羅斯女紅唇、日本低慾窮充族、美國千禧代,這三種社會心態和故事,你會選哪一種?

若看得更闊,川普擔任總統以後,美國人的反對行動不絕,他們無法輕易妥協任由新政府擺布。早在年初,全美近600多場涉及50萬人的示威活動,讓國民知道社會仍有許多人無法同意新政府的作風,也不會因為選舉過後停止反映不滿。甚至到了6月初,全球有135城市為表達不滿川普退出《巴黎氣候協定》,進行各種示威運動,紐約市已有近3,000人不滿川普欺瞞氣候問題的真相,由美國乃至世界各地身處先進城市的社會,沒有放棄公民權利與言論自由,堅持透過非暴力的行動意圖令社會變得更好,對政策問題嚴厲控訴。

現在,香港人站在時代思變的交叉點,不同的態度可以寫下截然不同的故事,屬於香港的故事。香港人可以消極、被動、絕望,等待新特首林鄭月娥把香港「打造」成新加坡一樣的城市,等待一地兩檢在沒有諮詢的情況下脅迫立法會通過;等待新一代壓抑得喘不過氣,亦無法像日本草食男女一樣感覺良好,讓社會走向愈來愈動盪不安,不同罪案率上升,整體社會承擔法治失喪、欠缺創新及人口老化等後果。

另外,香港人也可以學習美國人敢於運用權利,透過行動發聲活出公民精神,可以學習日本教授小熊英二對社會運動及歷史經驗的總結:

沒有更好的公民社會制衡,就放任負面的權力主宰我們——

「就算你不想改變社會,這個社會也已經到了非變不可的時刻。這是無法迴避的,差別只在於我們要沉默等待沉船,或努力讓它往好的方向前進。」

從過往珍貴的心跡寫下屬於改變社會的新故事——

「第一,並非真心想保護民眾安全的政府,沒有把我們當一回事,且只不過是既得利益集團的集合罷了。因此已經沒有繼續容忍他們決定一切的理由。

第二想,要以自主思考的方式,創造一個容許自由表達心聲的社會。他們期待建構一個可以接受各種意見的社會,而社會本身也因為這樣會越來越好。

第三,受夠了以購物、消耗電力來排解無聊及無力感的乏味生活。⋯⋯他們不想再忍受以此種方式建構社會。」

上述這三個故事,你會選哪一種?

參考資料:

  • 馬汀.林斯壯(Martin Lindstrom)著:《小數據獵人:發現大數據看不見的小細節》(Small Data: The Tiny Clues That Uncover Huge Trends),臺北市:日月文化,2017年2月。
  • 大前研一著:《低欲望社會》,臺北市:遠見天下文化,2016年9月。
  • 保羅.羅伯茲(Paul Roberts)著:《衝動效應:衝動型社會的誘人商機與潛藏危機》(The Impulse Society: What’s Wrong with Getting What We Want),臺北市:遠見天下文化,2015年10月29日第一版。

核稿編輯:歐嘉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