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李文星之死,看中國「直聘」人力銀行之惡

你為什麼需要這則新聞

這類綁架事件在中國農村相當普遍,除了黑道透過傳銷組織與地方公安勾結的問題之外,大學生失業問題在這兩年逐漸浮上檯面......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最近在中國大陸的微信上流傳一個新聞,東北大學畢業生李文星通過「BOSS直聘」(網路招聘平台)找工作,拿到了「北京科藍公司」的應聘書。「報到」之後的李文星頻繁失聯並多次借錢。7月14日,在天津靜海區發現了李文星的屍體。

李文星最後是在一個國道旁的水坑內被發現的,在其口袋內發現他的身分證。由於長時間浸泡在水中,少年的長相、身形已難以辨認。隨後,警方聯繫李文星的家人辨屍。

李文星的雙胞胎妹妹李文月說:「當時我一遍又一遍地問那個警官,我哥的身分證為什麼會出現在那個人的身上?」當時她根本無法相信哥哥已經死亡,一直以為是哥哥的身分證丟了。

7月20日,經過屍檢,李文星符合生前溺水死亡特徵。中國警方經查分析,根據李文星隨身攜帶的傳銷筆記等物證,認為他極有可能誤入傳銷組織。

「李文星」是誰?

23歲的李文星出生於山東德州的一個農村家庭,去年剛從東北大學的資源勘查工程專業畢業。

依據李文月在「有道雲筆記」平台發布了悼念李文星的圖文。講述了兄妹之間的點滴往事及其父的一段回憶。回憶中提到,李文星兄妹出生於1994年正月,是龍鳳胎。剛生下時,男嬰沒有呼吸,女嬰沒有體溫,經醫院救治總算都平安了。

因為給兒女治病,李家生活拮据。但李文星學習成績優異,2012年以630多分考上了東北大學。隨後,李文星曾擔心家庭困難,提出不想上大學,被父親拒絕。

今年5月15日,李文星完成學業,並開始在網路招聘平台上,向Java崗位投遞簡歷。

5月20日,一個自稱薛婷婷的人在「BOSS直聘」上假借「北京科藍公司」之名將李文星騙到天津就職,而「北京藍科」工作人員回應稱查無此人。

李文星在去世前兩個月做了什麼?
  • 5月15日,通過BOSS直聘發簡歷到「科藍公司」
  • 5月18日,該公司通過網絡對其進行面試
  • 5月19日,李文星收到入職通知,讓其到天津濱海高新區報到
  • 5月20日,李文星離開北京前往天津
  • 5月27日,李文星告訴同學,自己在石家莊工作
  • 5月25日、6月8日,李文星先後三次向兩名同學借錢
  • 6月28日,李文星跟母親發簡訊,說手機丟了,「別再跟我打電話,等我買了手機再打給你。」
  • 7月8日,李文星向家屬打電話說,「誰打電話要錢,你們都不要給。」
  • 7月14日,在天津靜海西外環與北外環交口溝內,李文星遺體被發現。

短短的兩個月,成了李文星家人一輩子都揮之不去的夢魘。一份本以為是上市公司敲門磚的Offer,最終卻引李文星走向了生命的盡頭。而當初在「BOSS直聘」上與李文星聯繫的「北京科藍公司」,只不過是一家冒名招聘的「李鬼」公司,是不法分子的傳銷組織。

據家人透露,到天津「報到」後的李文星態度冷淡、頻繁失聯、多次借錢,根據他出事前的種種反常迹象,同村的大哥李剛毅認為:「只有可能是被騙到了傳銷組織裏,沒有別的可能性。」

李文月說,作為家裏唯一的大學生,從小成績優異的哥哥曾是他們全家的希望......

李文星發生了什麼事?

曾一起被困,後來逃出來的李文星室友李冬(化名)說(AI財經社獨家採訪了其口述經驗),「在那個叫『蝶蓓蕾』的傳銷組織裡,我倆曾住在一起。他話不多,跟其他人也沒有多少話說。」

李冬畢業於北京一所理工類高校,學的是IT專業,已經工作兩年。之前的工作不太穩定,有好幾份工作都是在BOSS直聘上找的,一開始覺得那是一個人性化的招聘平台,可以直接跟對方公司的負責人聊天。之前找工作,有幾次成功的面試經歷也是通過這個平台。

今年5月,李冬跟李文星一樣透過BOSS直聘拿到一份「死亡OFFER」。

「這個傳銷組織叫『蝶蓓蕾』,是做一款所謂的化妝產品。我們這個所謂的『家』就相當於一個組織,內部有一定的等級,我們所有被騙進來的人必須交2900元買一套蝶蓓蕾的化妝品,買了之後,我們這些普通人就被稱為『老闆』。優秀的老闆,會被提拔為『小扛』,相當於副班長,『大扛』相當於班長。被稱為“導”的是一個家裡最大的,相當於班主任。」

「更高級的領導叫『大導』,我只見過一次。『大導』給大家講課,說最多四五個月我們就可以成代理商。我們算過,需要賣十幾套產品,大概需要交四五萬。所謂的賣產品,就是騙親戚和朋友交錢,但實際上這個化妝品只是個概念,我從頭到尾都沒見過產品。」

「裡面的人都是大學剛畢業,或者畢業一兩年的,有的還是有一定工作經驗。組織發展下線要嗎是靠現有的人拉朋友,比如有些人是有手機的,用來發展下線,拉一些朋友,或者提升『身價』後,成為代理商等等;另一種方式就是導們通過互聯網招人。不僅是BOSS直聘這樣的招聘軟件,還有其他的聊天軟件。」

「所謂的『家』是租的農家院,農村常見的那種磚瓦平房,我沒有見過租給他們房子的房東,也不知道多少錢。在家裡的時間很短,每天大多是在野外或者農田裡圍坐著,為的是防『土狗』(警察)抽查。每個人一天要交大概六七塊錢,微信轉給負責人,有時一收就收一周的生活費。」

據說李文星在裡面都挺配合,進『家』後的第六天,迫於無奈借錢,湊夠2900,被迫當了老闆。此後,李文星還被迫學習主持等功能。「強迫他去邀約,要他向家裡要錢去提身價,但是他不能接受」。

一名曾陷入甘肅網的受害者提到,「蝶蓓蕾屬於北派傳銷,打人比較嚴重。」

「BOSS直聘」做錯了什麼?

「BOSS直聘」誕生於2014年7月,就是一個網際網路的招募網站(人力銀行),不過跟以往不同的是,在BOSS直聘上面,雖然也是以公司/職位列表的形式展示,但和求職者連接的是一個一個的人,這就讓求職者產生一種感覺:「我不是對著一個冷冰冰的機器在投簡歷,我是在和一個人談工作。」

BOSS直聘CEO趙鵬的解釋是「Direcruit = Direct + Recruit」,換成中文也就是所謂的「直聘」,「直聘」的模式能夠讓求職者與招聘者精準匹配、高速查看,在跳過了HR的部分之後,「消除了招聘求職中大量的冗餘環節」。也主打用戶可在APP上採用聊天的方式,與企業高管,甚至是創始人一對一溝通,更快速地獲得OFFER。

目前,BOSS直聘已完成第五輪融資。截止2016年7月31日,已經成為互聯網垂直招聘領域第一的APP,註冊求職人已突破916萬,註冊職場BOSS高達154萬以上,包括百度、阿里巴巴、騰訊、美團等眾多國內互聯網大廠。

根據2016年8月公布的數據,BOSS直聘的註冊求職者數量已達1065萬,註冊老闆人數181萬,每日在線職位183萬。通過這些數據,BOSS直聘在去年8月完成了由華映資本領投的C1輪及高榕資本主導的C2輪融資,C1、C2兩輪融資共計2800萬美元。

趙鵬於8月3日發布最新回應表示:

「回顧本次李文星事件,我們意識到自2015年初以來,平台執行的『只發一個職位,資料合規,可以先發;不觸發舉報,可以招聘』這一機制,存在很大的問題。不能及時更新這個策略,是我們的問題。教訓很慘痛。公司管理團隊已經形成決策並且落實,把招聘者真實性審核,作為生命線。」

「BOSS直聘從8月3日凌晨開始,全面進行了調整,對於所有招聘者執行事先審核認證的流程。不久,在目前材料審核的基礎上,我們會採取如身份證、人臉識別等更為準確的審核認證措施。」

不過趙鵬也說:「我們無法殺死傳銷、詐騙這樣的社會現象,但是我們應當努力驅逐這樣的事情出現在我們平台。」

BOSS直聘絕不是那個唯一的「惡人」,許多其他的招聘網站沒有人敢保證自己「完全清白」,因為平台核心的盈利模式都是相通的。而這次BOSS直聘遭砲轟的情況就像當年百度的「魏則西事件」

在中國媒體產業任職多年的胡采蘋在臉書上表示

這類綁架事件在中國農村相當普遍,我自己也有好多同事就曾經請假回鄉「救親戚」。李文星的家人去領屍時,還遇到了其他也去領屍的少年父母,有越來越多這類受害人的家屬這兩天站出來喊冤,「傳銷城」遠遠不只天津靜海一地。
李文星事件引發了多個討論面向,除了黑道透過傳銷組織與地方公安勾結的問題之外,大學生失業問題在這兩年逐漸浮上檯面,越來越受到關注。「Boss直聘」是這幾年新興的招聘網站,傳銷公司竟然能輕易在招聘網站上行騙無知學生......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Yang』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