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小孩子跟種玉米一樣,要先把他踹倒,他才會長得好

帶小孩子跟種玉米一樣,要先把他踹倒,他才會長得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做事,就是做事,不是坐視。坐視,什麼事都看不見,也做不成的。

文:盧建彰

五路芒果

那天和喜愛的舊書店主人吃午餐,十分開心。突然,書店主人轉頭問我,下午要幹嘛,要不要去摘芒果?

我嚇了一跳,這種邀約十分不尋常,但他信手拈來,簡直就像問我餐後是要咖啡還是紅茶一樣。我轉頭看向願願你,想到這是你第一次摘芒果,一定很有趣,開心地馬上答應了。

開著車,從高速公路下,接著一路往山區開,路越開越小條,轉來繞去的,但我很喜歡,因為好久沒有去山裡頭走走了。總是在一個和一個會議室間奔跑的我,覺得很是興奮,打破了平常的規律,難得地有了趟意外的旅程。隨著綠意越滿,終於佔滿整個擋風玻璃,我們也來到目的地。

結果,還沒坐下,農場主人就先捧上五種不同風味的芒果,我和願願你一句話也不說地低頭開始進攻,香味撲鼻、甜度驚人,還有各種細微難以形容卻又確實存在的不同口感,我們沒有空抬頭聊天,只是不斷地拿起下一顆,因為實在太好吃,實在太過癮,在南台灣的酷暑裡,真是天堂般的存在。

那五種芒果,彷彿五種不同的道路,領著我們前去不同的天堂。

果園主人在一旁看著我們兩一大一小,毫不節制不顧形象的大吃,笑得合不攏嘴,一直取笑我們,但也因此瞬間拉近彼此原本陌生的距離。

我們沒有禮貌地低頭大吃,但,或許也是對食物低頭,致上最高的敬意。

踹倒玉米

終於,我們捧著大大的、被芒果充滿的肚子,盡興地洗好手,滿足地加入聊天行列,聽著果園主人分享他二十年務農的經驗,還有許多聽來比較像鄉野奇譚的故事。

比方說,野生梅花鹿會在這裡輕鬆自在地散步,根本不需要什麼保育,上次夜裡有年輕人返回住所的路上,遇到奇怪的物事,以為遇到鬼了,後來找同伴一起回去查看,結果竟是穿山甲。還有什麼山羌總是走來走去,野兔很調皮,偷吃作物都啃一圈,也不吃完,就一路啃過去。

我聽了很驚訝,原來只是離市區半小時左右車程而已,但生態卻可以這麼豐富,我住在台灣那麼多年都不知道,實在覺得很羞愧。幸好,願願小時候就見識到了。

農場主人突然說起,「你知道玉米要怎樣才會好吃嗎?」

城市鄉巴佬的我,當然不懂,只會搖頭。

他得意地跟著說,「要踹倒,然後它自己再站起來時,就會很好吃。」

我正在讚嘆這從沒聽過的知識,冷不防,他突然指著願願說,「所以,帶小孩子也是一樣,要先把他踹倒,他才會長得好。」

1AS6T0Epk76u7iMW_xxl

要做家事,才會做事

他繼續說著,這陣子有群年輕人來找他學耕作,他也很願意教,但是,卻有些地方看不慣。比方說,他免費提供地方給年輕人們住,幾個月後卻發現,住的地方前後開始長出了雜草,甚至影響了進出,他每天經過看到覺得納悶,怎麼都沒人要清理,最後,他終於忍不住,在群組裡開玩笑說,他發現一個可以拍廢墟的場景。

年輕人們才支吾地回應,他們一直在想說要不要把那些雜草除了,但又不好意思問。他直接回,有什麼好不好意思的。被點醒後,年輕人們也很乖巧地就去除草,只是,隔幾天,他又經過,發現草雖然除了,但,不知為何,那堆草就堆放在原地,沒有丟棄,事情只做了一半。

他繼續跟我們發著小牢騷,他說,這些年輕人都很乖,也都很守規矩,但奇怪的是,都讀到研究所畢業了,卻好像對四周環境視而不見,缺乏觀察力,更別提主動去改變的做法,他一直重複,「不主動」這字眼。

後來,好奇的他進一步去了解追問,到底為什麼都已經有動力,願意來現場學習了,可是卻又沒有動力真的學習呢?原來,問題可能不是出在年輕人身上,而是年輕人們的爸媽。

他說,他才知道,年輕人們讀到研究所畢業,都24歲了,可是平常在家在學校,幾乎沒有任何動手的機會,也對四周環境沒有絲毫的感受,看不見變化,看不見需要做的事,因為父母從小教育他們,只要他們讀書,其他都不必管。

可是,真正的現實環境裡,是每件事你都該張大眼睛去看去學,更要捲起袖子去做去感受,才會有所學習。但這和年輕人們過去什麼都不必做的人生經驗落差實在太大了。

最後,他很嚴肅的看著我說,「一定要讓願願從小做家事,否則,是在傷害她的未來。」我們還有點反應不過來時,他很簡潔地下了個結論,「不會做家事,就不會做事。」

info_img

兵兵知我心

我自己回想我大學畢業後去當兵,也有類似的衝擊,但現在回頭看,對我是很好的經驗。

突然間,你得去挖很臭很臭的糞坑,那是一個禮拜都散不了的氣味。也得和幾個同梯的幫全連一百多人打飯,等到很快吃完後又要洗全連一百多人的餐盤,等到洗完後,用跑的去操課,一會兒又要準備去打飯,然後在大家睡午覺的時候,繼續洗那一百多人的餐盤,晚餐更是洗完餐盤後要趕快去洗澡,因為馬上要晚點名,因為你這麼菜不可能半夜起床去洗澡,何況你半夜還要去站哨。

我記得那時跟我同梯的,都是所謂的大專兵,剛好我們三個都是國立大學的,算是讀書成績都還可以,可是當兵誰管你讀書如何啊。面對裝滿後跟你體重一樣的大菜渣桶,你就是得用整個身體的力氣去扛,走幾百公尺扛去倒,一不小心溢出來滴到鞋子上,就得忍受一整個禮拜,直到假日找機會洗。

就算沒出意外,每天不斷的打飯菜洗餐盤,身上永遠都是跟我們的梯次一樣,濃濃的菜味喔。

願願,爸爸跟你說,你知道爸爸我一直有點潔癖,可是,那時也只能忍耐,因為,那就是真實的世界。

不過,爸爸多少也因此知道怎樣洗餐盤比較快,而且不只要快,要乾淨,因為只要一個餐盤上面還有點菜渣被發現了,那可是全部一百多個餐盤都會被拉出來,嘩啦啦的丟在地上,全部重洗。

那當然跟我過去的人生經驗有很大的不同,但卻和我後來的職場,很接近。

因為當完兵後,就是職場裡最菜的了。

動手的,動口的

一開始當廣告AE的我,得準備會議室裡的茶水、得訂便當、得叫計程車、得搞定快遞,從來就是坐在那裡喝媽媽泡好的茶、看我喜歡看的書、吃我想吃的東西、也沒寄過任何快遞的我,當然一陣慌亂,衝擊更是如同瘋狗浪般一道道襲來,打得我頭昏眼花,渾身濕透。

勉勉強強地度過後,輾轉成為創意部的一員,卻發現那段時光,反而給了我很大助益。

因為當過小AE,所以我常常在茶水間跟打掃的阿桑們請教各種器具在哪、跟櫃檯請教快遞、便當、計程車怎麼叫,才能快又不出錯。

後來就發現,聊天很重要,而且動手做事的人比動口的人好相處,也懂更多,更願意大方分享。於是,我養成不管在哪家公司,都跟清潔人員、保全人員、總機、財務部門、行政總務部門聊天的習慣。

結果很好玩的是,雖然是做廣告創意,但因為我喜歡跟工廠的現場人員,那些大哥大姊們聊天,因此我知道商品背後的事,然後,我只要簡單地整理,把它變成故事,就好了,就有可能會有人說,「好棒的創意呀!」但其實,我什麼都沒做,我只是把每個動手的人都知道的事,讓只會動口的人知道。

因為好的故事,就是真實發生卻沒人知道,而每個人知道後都會佩服的事。

這樣的結果,始料未及,但我真心感謝。

願願,我也不知道你以後要做什麼事,會做什麼事,但有件事越早知道,你會越快樂,那就是:

做事,就是做事,不是坐視。
坐視,什麼事都看不見,也做不成的。

延伸閱讀

本文經BabyHome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朱家儀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