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蒙提尼亞藝術節(一)踏進傍河山城

Photo Credit:洪立攝/楓香舞蹈團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正當我們各自駝著行李安置房舍時,突然聽見走廊傳來華語聲,馬來西亞的演出團隊正好與我們入住同一棟宿舍,雖然並不是第一次在異國遇上操同語言的朋友,但碰到嚼同一語言的表演者倒還是第一次,他們似乎也有一樣的驚喜。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旅行對我而言從來不是一個悠閒放鬆的過程,行前的準備、交通的曠日廢時、語言和經濟上的隔閡與門檻,這些麻煩是總讓我燃起:寧可待在安全舒適的家中,對著樂器或者電腦優雅頹廢的消磨生命的想法。唯獨藝術節總是讓人難以拒之千里,或許是虛榮心作祟,無論哪個國家的人們對於陌生的異國音樂總是不吝於報以掌聲及讚嘆,讓我這個抱琴度日、不事生產的腐儒,能在藝術節裡頭找回對自身文化的自豪與驕傲。當然也可能是在異鄉土地跟老外們彼此切磋、撞擊,對擊出的文化絢麗火花難以忘懷。每一次在異國的表演都是一場跨文化盛宴,勾勒潑灑的場景都是獨一無二的,稍縱即逝卻刻骨銘心。

今年夏天我隨基隆市楓香舞蹈團參訪蒙提尼亞(Montignac),法國中南部一座歷史悠久的山城。比鄰拉斯考岩洞遺跡(Lascaux),以人文地景聞名的蒙提尼亞是法國西南部著名的旅遊勝地,在保存歷史街容的同時有健全的旅遊城市機能。而這個地方舉辦的蒙提尼亞藝術節(Le Festival de Montignac)今年已邁入第37屆,是當地一年一度的文化盛宴。此次廣邀橫跨歐亞非美9個不同國家的舞蹈團隊,以及分別來自巴爾幹半島的爵士管樂團及巴西的民俗樂團。藝術節除了在市中心的兩處主要舞台外,表演場域廣布蒙提尼亞市內各地,包括博物館、市政府廣場、傳統市集、社福機構等,隨處皆可是舞台。

蒙提尼亞是一座典型傍山而建的山城,翠綠的韋澤爾河如血管般從蒙提尼亞的心臟流過,古老的房舍建築隨著韋澤爾峽谷輪廓,有節奏感的鄰次而列。這山城自中世紀起,便是法蘭西王國的重要戰略地點,今日來看建築處處可見歲月的痕跡,斑駁的石痕青苔說明了歷史的記憶。夏天法國的白日特別長,黃昏的夕陽總是眷戀數巡於大地,金色晚霞映照下的韋澤爾河,粼光洗滌佇立數世紀的古老城鎮,閃耀出不隨歲月風蝕的光澤。

Taiwan13
Photo Credit:洪立攝/楓香舞蹈團提供
蒙提尼亞藝術節是法國著名的民俗藝術節,今年是第37屆,每年都邀請來自世界各地的樂團、舞團前去演出、交流。圖為今年受邀參與的基隆楓香舞蹈團以及搭配演出的國樂團。

我們團隊一抵達蒙提尼亞(7/24),首先下榻的是當地的青年旅舍,負責接待我們的輔導員Mathilde是當地的中學英文老師,原本團內幾位領隊還擔心英文在這一周派不上用場,現在可說是放心許多。Mathilde原本住在法國西北部的諾曼第,十年前因為教職工作來到蒙提尼亞,身材高大的她有著法國陽光特有的爽朗和精神。她與我們就這一周的行程做了一次概略的討論,今年的藝術節行程緊湊異常,幾乎每一天都要在不同的場地有兩場以上的演出,儘管團內大多是經驗豐富的表演者,碰上這麼精實的形成也不免緊張起來,就只有一個晚上,能夠整理好行囊、樂器、道具,明日一早就得上陣出演,迎接藝術節的廣大觀眾們。

正當我們各自駝著行李安置房舍時,突然聽見走廊傳來華語聲,馬來西亞的演出團隊正好與我們入住同一棟宿舍,雖然並不是第一次在異國遇上操同語言的朋友,但碰到嚼同一語言的表演者倒還是第一次,他們似乎也有一樣的驚喜。

「終於遇到說華語的人了,真好。」

「是因為可以不用跟隊友聊天了嗎?」

「是啊。」

馬來西亞這次出訪的團隊實際上是兩個不同團隊的聯合巡演,新山鼓隊(JB Drum Enterprise)和人人人鼓劇場(Orang Orang Drum Theatre)兩者都是專營馬來西亞華人傳統二十四節令鼓的鼓團,此次連袂出訪法國參加8個不同的藝術節,前後約45天的「二十四節令鼓『啟航』計畫」,蒙提尼亞藝術節是他們此行的第五站。這群20歲上下的大孩子,卻已挑戰如此大型的巡迴演出,頗有初生之犢的少年洪志。隔天早晨的演出緊逼,我們沒有太多時間寒暄,至少還有整個藝術節的時間可以認識彼此。

拉斯考2
Photo Credit:洪立攝/楓香舞蹈團提供
藝術節開幕前的暖身表演,就在著名的拉斯考遺跡博物館前廣場,由於現場設備不足,樂手們只能坐在噴水池邊演奏,觀眾們也跟樂手並肩地欣賞演出。本文作者即為圖中揚琴演奏者。

蒙提尼亞藝術節的開幕式實際上是在隔日(7/25)的晚上,但在明天一大早,大會首先在蒙提尼亞市各個場地安排各國團隊簡短演出,可說是正式藝術節的前哨戰,也是藝術節拉開序幕前的先綴。臺灣隊被安排到拉斯考遺跡博物館(Lascaux International Center of Art parietal)前廣場演出。拉斯考遺跡是法國考古學的重要發現,是1940年時,當地的青少年在河谷玩耍時無意中發現,洞內保存大量石器時代的壁畫,細緻且寫實的壁畫遺跡是古代藝術及原始信仰的重要考古材料。拉斯考遺跡在開放之後長年受到水氣及真菌侵襲,洞窟內的壁畫逐漸損毀,後經考古修復後有限制的開放學術及旅遊參觀。

拉斯考遺跡博物館是在拉斯考洞窟外另外擴建的現代建築,我們所演出的地方則是博物館前的水景廣場,沒有搭建舞台、音響設施、甚至沒有準備椅子。由於大會方也是第一次和拉斯考遺跡博物館進行藝文合作,Mathilde趕緊四處為我們張羅空間和設備,我們樂手一行最後只得坐在水池邊演奏。由於廣場幾乎沒有遮蔽物,拉斯考遺跡又位在風勢較大的高處,樂手們要聽清楚彼此的演奏已屬難事,更甭提離我們還有一小段距離的舞者們。在沒有擴音及監聽設備的情況下我們的演出品質難免打折扣,但參觀博物館的民眾仍大力捧場,不吝給予喝采及掌聲。

旅行從來不是件悠閒的事,在藝術節已然箭在弦上的現在,還有更多形式各異的舞台正等待我們,在這各國都拿出渾身解數的盛會,我們沒有太多旅人的愜意,面對緊接而來的開幕式,我們已蓄勢待發。

待續......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蔡孟凱』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