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美洲獅聽廣播人聲,科學家「恐懼實驗」發現另類生態衝擊

給美洲獅聽廣播人聲,科學家「恐懼實驗」發現另類生態衝擊
美洲獅(mountain lion, puma)|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史密斯認為這項發現對保育規畫者來說,是重要的一課:「當我們試著與大型掠食動物共存時,我們總是把焦點放在這些掠食動物的存續和數量,而非牠們的行為。」

本報2017年7月27日綜合外電報導,范震華編譯;賴慧玲審校

當夜色灑落美國加州聖塔克魯茲山脈,一隻美洲獅伏在森林地上,愉快地享用剛獵到的鹿。除了風吹拂過森林發出的窸嗦聲,與月亮在天上散發的微光,一切寂靜無聲,昏暗無光。突然間,政論名嘴的聲音透過廣播劃破林地,美洲獅警覺地抬起頭來,眼神炯炯地望向一台隱藏攝影機。接著尾巴一甩,從鏡頭前消失身影。一連好幾個夜晚,這樣的場景在加州中部山區數個地點反覆上演。

《華盛頓郵報》報導,科學家設置自動照相機,監測美洲獅的行為,結果發現,聖塔克魯茲山區的美洲獅會對人類聲音感到驚恐,迫使這些掠食者放棄牠們的獵物逃離現場。

該研究也指出,受到驚嚇逃走後,部分美洲獅會回來繼續享用剛剛被拋棄的美食,但其行動變得緩慢而謹慎,導致平均進食時間減少一半,這使得美洲獅必須獵殺更多獵物,因而有更大機率潛入人類活動範圍,才能補足那些被迫放棄的大餐。換句話說,對人類的恐懼改變了美洲獅的行為,也讓牠們在生態系所扮演的角色發生變化。

研究結果由美國加州大學聖塔克魯茲分校和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學共同發表在《英國皇家學會會報:生物科學》(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B)。

架設照相機 記錄美洲獅聽見聲音的反應

美洲獅習慣將捕捉到的獵物藏匿在特定地點,再花幾天的時間慢慢享用。研究人員在這些地點安裝了感應式自動照相機,每當美洲獅來到這些地點,相機就會啟動,同時播放一段政治脫口秀錄音。除了人聲,研究人員準備了太平洋樹蛙低沉的鳴叫聲作為對照。

研究發現,在涉及17隻美洲獅的20次實驗中,美洲獅聽到人類聲音時,有83%的機率會倉徨逃走,但只有一隻美洲獅在聽到蛙叫聲時跑掉。

「看著這些獅子跳起來倉皇逃走還滿有趣的。」協助設計這項研究的聖塔克魯茲大學生物學博士生賈絲汀.史密斯(Justine Smith)說。但她並不是為了好玩,才用聲音「威嚇」這些毫無防備的無辜大貓,史密斯試圖理解的是,獅子世界中是否出現強大且深刻的新影響力:「恐懼」。

掠食者對生態系影響甚大

在正常情況下,身為食物鏈頂端的掠食者,美洲獅無所畏懼,牠們通常是其他動物避之唯恐不及的對象。鹿、浣熊,甚至郊狼等動物必須時時警戒,以免自己成為美洲獅的食物。對掠食者的恐懼促使這些動物花更多的時間在躲藏、張望或逃跑的警戒狀態,因此進食時間也比較少。

當動物行為發生變化,其連鎖反應有機會重塑整個生態系——被鹿等草食動物吃到一半的植物有了重新生長的機會,小型動物在這些新生的枝枒叢裡能找到新的住所和藏身之處,溪水的流向可能因植被而轉向,土壤的成份也可能會跟著改變。生態學家稱這種現象為「恐懼地景(landscape of fear)」,強調單是獵食行為,就足以影響動物與其世界互動的方式。

15095761706_330cd07a5b_b
Photo Credit: Jon Nelson CC BY 2.0
剛攝食完的美洲獅。圖片攝於美國奧勒岡州,非屬該研究。

西安大略大學另一位生態學家,該篇研究的共同作者賈斯汀.蘇拉奇(Justin Suraci),曾於2016年接受華盛頓郵報採訪時表示:「掠食者只會捕食所需獵物。但掠食者本身對獵物來說就是一種威脅,並且讓所有獵物的行為因而改變。」

科學家認為美洲獅確實會對人類感到恐懼

史密斯認為,人類是「頂級掠食者(superpredators)」,她和同僚想要了解人類帶給美洲獅的恐懼,是否就和美洲獅帶給獵物的恐懼一樣。

「我們知道美洲獅會避開人類活動的區域,但很難知道牠們是否將人類視為一種直接威脅。」史密斯說。「我們想直接測試美洲獅對最無害的人類干擾——人聲的反應,借此了解牠們是否對人類本身感到恐懼。」

結果顯而易見,只要一聽到政治名嘴高談闊論的聲音——不論此人是男是女、政治立場保守還是自由——幾乎每隻美洲獅都會立刻逃走,並且有將近過半的比例會直接拋棄獵物,不再返回原地食用。相比之下,聽到太平洋樹蛙鳴叫聲的獅子(註:控制組),待在原地的機會高出許多,進食的時間也比被人聲嚇跑的獅子多出一倍以上。

(聽到蛙鳴和人聲,美洲獅有不同反應。影片來源:UC Santa Cruz

史密斯因此認為:「人類取代了美洲獅,扮演在恐懼地景中引發恐慌的角色。這項新加入的元素會讓原本生態群落的一切砍掉重練。」

在更早之前的研究,史密斯和研究團隊發現,如果進食地點接近人類活動範圍,美洲獅會減少逗留、食用獵物的時間,但會捕殺更多。在人為干擾頻繁的區域,美洲獅額外獵捕了36%的鹿。科學家仍在調查這會對生態系統造成怎樣的階梯效應(cascading effect)。

研究建議:要理解人類如何影響其他物種

究竟美洲獅是如何習得這項行為的?蘇拉奇認為這個問題更難回答。該研究中所有美洲獅的活動範圍都存有某種形式的人類活動,因此可能曾與人類有過互動經驗——其中有些經驗可能不甚愉快。他認為另一種可能性是幼獅在與母獅形影不離的童年時期,從母親身上學到迴避人類的行為模式。

「但總地來說,我們真的不知道美洲獅為什麼會發展出對人類的恐懼。這樣的結果,目前對人類和美洲獅來說可能都是正向的,因為美洲獅主動避開人類活動範圍,可以減少人獸衝突的可能性。」

史密斯認為這項發現對保育規畫者來說,是重要的一課:「當我們試著與大型掠食動物共存時,我們總是把焦點放在這些掠食動物的存續和數量,而非牠們的行為。」

蘇拉奇表示,「我們的研究顯示,如果對人類的恐懼感確實影響了大型掠食者的狩獵行為,牠們是否『存在』,不再足以讓牠們繼續扮演在生態系中的重要角色。如果我們希望維持健康的生態系,除了要考慮物種豐度(species abundance),還要理解人類活動如何影響物種的行為。」

參考資料

本文經環境資訊中心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彭振宣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