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政部低薪大數據:全台1/4「低薪族」,月領不到2.3萬元

財政部低薪大數據:全台1/4「低薪族」,月領不到2.3萬元
資料照片,圖為勞動節遊行 | Photo Credit: Shih Yuan / 關鍵評論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財政部統計處8月公布一份探討台灣近年薪資樣貌的報告,結果指出台灣低薪、青貧、女性低薪的問題仍然存在。財政部指出,低薪工作者因為缺乏高薪產業的知識、技術等資本,容易陷入「低薪泥沼」。

財政部統計處8月公布一份《 由財稅大數據探討台灣近年薪資樣貌》報告,結果顯示,台灣有1/4的勞工為低薪族,多為青年及勞力密集性質工作,其中以21歲到30歲的人在各年齡層中的低薪族占比最高。財政部指出, 薪資等分位越高者、薪資成長就越顯著,而沒有相關的知識、技術等資本的低薪工作者,則是容易陷入「低薪泥沼」。

全台約有130萬低薪族,月薪2.3萬元以下

財政部報告的「低薪族」,是根據國際經濟合作組織(OECD)薪資水準(Wage Level)指標,薪資低於中位數2/3,屬於低薪族(Low Pay)。依照這樣的定義,我國低薪族門檻約落在2.2 - 2.3萬元,比基本工資(1.8 - 2萬元)略高。

報告指出,有將近1/4的勞工為低薪族,且多屬青年及勞力密集性質工作,多來自於非上市櫃公司、40歲以下的年齡層,其中以勞力密集、計時人員比重高的產業,像是美容美髮、飲料店、餐館業等,低薪族的占比最高(都達到50%以上)。財政部表示,這或許與其部分工時、工作型態有關。

電力、燃氣供應業待遇最優,美容美髮業最難賺

根據財政部的報告,就行業別的薪資來看,18個大行業之中,以「其他服務業」的低薪族(占比達50%)與「住宿及餐飲業」(45%)最高,而「電力及燃氣供應業」則因薪資水準遠高於其他業別,其低薪族占比不到2%。

各行業的低薪族占比|Photo credit: 財政部統計處報告

此外,各行業間的薪資水準歧異也不小。各大業別中,有近半數的行業月均薪資所得中位數低於全國3.5萬元水準,又以「住宿及餐飲業」、「其他服務業」最低,皆落在 2.5 萬元以下;而「電力及燃氣供應業」中位數則最高,達 8.9 萬元。

財政部分析,主要原因是其業內員工年齡相對較高,且其產業具有專營特性,才造就其薪資水準相對偏高,薪資分布樣態也不同於其他各業。

另外,各行業類別裡的薪資差異,公用、官股等事業薪資分布多屬高薪、低差異,而加油站、清潔及洗衣等服務業則呈現低薪、低差異的困狀。

而擁有百萬月薪的「極端高薪者」,有7成集中在電子及金融產業,如半導體、電腦製造、銀行、券商與保險等業。

至於哪種工作最難賺取高薪?報告指出,勞力密集、計時人員比重高的產業,像是美容美髮(72%)、飲料店(62%)、餐館業(52%)等,其低薪族占比皆達 5 成以上。

有趣的是,一般認為具有穩定薪資的教育服務業者,低薪族占比為3成,略高於全國平均水準。

女性低薪、青貧問題仍然存在

根據報告,薪資上的性別差異依然存在,男性在就業市場上相對較具優勢,兩性薪資所得差異維持在9,000元左右。若按薪資級距區分,男性薪資4-6萬元組的人數占比較高,女性則落在2-3萬元。

也因為普遍薪資較低,女性低薪族占比達30%,高於男性的20%。

另外,以年齡來看,2015年,21-30歲年齡層的低薪族占比達33%,低薪比例最高,大致符合外界對青貧族的社會印象。

而40歲以下的族群,薪資中位數增幅不到3%,也顯示出青年低薪停滯狀況,相對較其他年齡層嚴重。財政部指出,中位數分布隨年齡增長而提高,薪資等分位越高者,其成長越顯著,主要是因為薪資水準較高的族群,因為工作性質及所屬產業,較易逐年累積知識、技術等人力資本,反映於薪資成長,而年輕的低薪工作者則不是如此,因此容易陷入「低薪泥沼」。

低薪族人數及占比
Photo credit: 財政部統計處報告

大者恆大?貧富差距的問題仍然存在

另外,根據財政部的報告,員工薪資水準高低與所屬企業規模大小相關。隨著公司經營規模與員工人數的擴大,受僱員工的薪資待遇明顯提升,2015年的資料顯示,上市公司月均薪資中位數為5.1萬元,較上櫃、興櫃及非上市櫃公司高出近萬元以上;員工人數在百人以上的公司,月薪中位數可達4萬元以上,5人以下公司薪資中位數則為2.1萬元,和最低基本工資差不多。

不過財政部也指出,受近年基本工資逐年調高、景氣回溫影響,我國低薪族占比自2011年的26.4%降至2015年的 25.2%,人數約在130 萬人左右。分析結果也顯示,年薪資所得平均數從2011年的51.2萬元,漸增至2015年的54.7萬元。而年薪最高與最低10%的族群,薪資差距也從2011年的13.3倍,微幅縮小至12.6倍。

但是根據蘋果報導,政大財政系副教授陳國樑表示,薪資差距減少,並不代表貧富差距相對縮小,他認為財政部的報告,是依納稅資料作為分析,不適合當作貧富差距比較。他指出,像是土地交易所得、證券交易所得,其實都無法顯現在薪資中,而最高與最低所得者,也可能有免稅的所得優惠,不能因此說貧富差距有所改善。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