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廁所有什麼好怕被看到啦」,正是陽剛特質規範的最佳證明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前兩天有泳客投訴運動中心,認為中心聘任女性清潔工打掃男用空間,讓男性覺得尷尬。這起事件確實與性別平等有關,除了廁所的空間配置之外,也關乎父權社會的陽剛規範。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先前曾有泳客投訴中正運動中心,認為中心聘任女性清潔工打掃男用空間,讓男性覺得尷尬。對此,有人為清潔工抱屈,認為她只是奉公司的命令行事;有人認為男人不該在意這種小事,被看到又不會少塊肉;有人則忿忿不平,指出性別翻轉的話,運動中心和清潔工一定被罵到死。

因為這次不小心又廢話太多,所以先上結論:

  1. 這是性別議題。不過,責怪個別的清潔人員,或者單單「男女有別」地聘任男性來清掃男廁,無助於解決根本問題。
  2. 「敢於暴露身體」是證明男子氣概的規訓儀式之一,「男廁」則逐漸演變成執行這套儀式的其中一種場所。
  3. 無論是平和地勸戒「男生被看到又不會怎麼樣」,或者粗暴地嘲諷「雞雞太小才怕被人家看到嗎」,都是一種性別偏見。為什麼男性被看到裸體不能覺得不舒服呢?
先從「男人可不可用育嬰室?」談起

漢考克曾經抱怨:某次她和老公魯夫逛百貨時,因為小孩需要換尿布,所以夫妻兩人一起進了育嬰室。剛好娜美也抱著小孩進來,在旁盯著他們片刻後,面色不豫地請魯夫離開。魯夫表示他要幫小孩換尿布,娜美回說:「我要親自餵奶,有男人在旁邊,覺得很不舒服。」最後,魯夫只好離開。

漢考克質疑,不是說男人也該一起帶小孩嗎?但現在彷彿女性才有育嬰室的優先使用權,男性隨時可能被趕出去。她可以體諒女性在親餵母乳時,擔心被旁人看到身體的隱私焦慮,但當男性必須遷就隱私焦慮而迴避時,育幼責任最終就會掉回女性身上。結果是,在這種男女育嬰空間使用權不同的邏輯下,就算男性有意願參與育幼,「男人也該一起帶小孩」仍只能淪為口號。

魯夫則罵道,現代人一直講什麼性別平等,但育嬰室的問題根本就和性別平等無關——魯夫會這麼說,我們猜想可能是因為他誤以為「性別平等」單指「女性權益」。事實上,魯夫及漢考克遇到的問題,恰恰與性別平等有關:正因為育幼的空間配置和社會期待飽含性別偏見,致使女性被綁住,男性被排除(或者樂得兩手一攤事不關己),作為性別平等關鍵指標的育嬰室,反而弔詭地成為「女人出不去,男人進不來」的性別不平等空間。

這個問題,其實行政院性平會早有過相關討論。我們先簡單地整理一下前述育嬰室爭議中的幾個議題:

  • 育幼內容複雜,需求各自不同

有人要餵乳,有人要換尿布。同樣是餵乳,又能分成餵母乳和餵配方奶。同樣是餵母乳,有人直接親餵,因此需要哺乳空間;有人則先集乳再瓶餵,因此需要集乳空間。即使都是母乳親餵,有人在意隱私而需要排除異性甚至他人的單一隔間,有人則使用哺乳巾遮蔽身體因此不在意他人是否在場。

  • 友善生養,育幼公共化

生育率低落不是因為同志變多,也不是因為女性學歷變高,而是因為整體環境對生養育幼不夠友善。育幼內容非常廣泛,當然不只哺乳,但既然前述爭議涉及哺乳,我們便特別提一下公開哺乳權。

「哺乳」明明是再自然不過的一件事,當代社會卻動輒以「有礙觀瞻」、「猥褻不雅」等理由,將親餵母乳的女性從公共空間中驅離。台灣目前已立法保障公開哺乳的權利,終極目標是將哺乳女性從私密空間中解放出來,使其能自由地決定要在何處哺乳——這裡的「私密空間」不單指廁所、倉庫、家庭,也包含「哺乳室」。

意即,就算某間飯店設有哺乳室,女性也有權利選擇在大廳哺乳,任何人不能將她趕到哺乳室去;換言之,哺乳室是「可以去」的選項之一,而非「必須去」的標準答案。因此,過度強調「有哺乳室提供哺乳」,反而可能延續「哺乳是種需要關起門才能做的事」的價值觀,而不利於公開哺乳權的推動。

  • 男性也想/應參與育幼

男性參與育幼,有助於打破「男主外、女主內」的既定性別分工。可惜,目前的育幼公共化,或許因為處於推動階段,許多時候仍無法跳脫「女性才是幼兒的主要照顧者」的框架。結果,「友善的育幼空間改造」,往往變成「『對女性』友善的育幼空間改造」,例如女廁增設尿布台、男廁卻沒有,換尿布因此變成「對女性來說比較方便」的差事,最終反而將育幼責任更緊密地綁在女性身上。

  • 女性有母乳親餵的隱私需求

透過事先集乳到奶瓶中,男性當然也能進行母乳瓶餵,但若要母乳親餵,迄今仍幾乎只有女性能夠勝任。在目前的社會氛圍下,暴露身體對女性而言有其壓力與擔憂,因此儘管有哺乳巾等輔助工具,有些人仍擔心母乳親餵時的隱私與安全。

乍看之下,「隱私需求」似乎和「育幼(哺乳)公共化」及「男性育幼」衝突,但其實它們能夠彼此兼顧。解方是:在既有的育嬰空間外,額外規劃能夠保障隱私的單人隔間。不介意隱私的男性或女性,可以直接使用育嬰空間;而介意隱私的母乳親餵者,則可以使用單人隔間。同時,也要打破育嬰「室」的概念,讓友善的育幼空間更全面地公共化,不再限於單點的育嬰室內——比如說,「男廁/公共空間設立尿布台」其實就是育幼空間的一種廣義延伸。

是喔,但這跟女清潔工掃男廁有什麼關係?

在育嬰室爭議中,娜美滿足隱私需求的作法,是隔離魯夫(異性)。不過,這並不代表哺乳時只與漢考克(其他同性)共處一室,她就能感到自在。或許娜美更希望能一個人獨處,但在空間有限的狀況下,只好退而求其次地接受「僅限女性」的單一性別空間——也就是說,如果要解決隱私需求,單單「男女有別」地讓某個空間只剩下單一性別,恐怕是不夠的:畢竟,以男性為主的尿羞現象(pee shy,無法在公廁排尿),可就正好發生在「僅限男性」的男廁中唷!

小便斗
Photo Credit: Sean@Flickr CC BY-ND 2.0

本次事件中,運動中心澄清女清潔工只進入男廁、沒有進入淋浴間,並且因應「男女有別」,將會要求外包公司盡量聘用男清潔工打掃男用空間,雖然的確可以緩解某些男性不想要異性在場的隱私需求,卻沒有處理到更根本的隱私問題。因為,重點並非清潔工的性別、或者他們進到了哪裡打掃,而是整體的空間設置。我們暫且不談淋浴間,只說廁所:現行的小便斗設計,即使安裝了隔板,仍讓使用者處於半暴露身體的狀態。

對不同性別來說,「暴露身體」擁有截然不同的意義。就女性而言,暴露身體往往扣連著吃虧(被看了)或道德譴責(蕩婦);至於男性,暴露身體雖然也可能與道德譴責相關(暴露狂),[1]但這種譴責邏輯也含蓄地告訴我們,男性並不會因為暴露身體而吃虧,反而可以藉此來獲得愉悅或展現權力。

不過,男性真的不會因為暴露身體而感到吃虧——或者退一步言,不會感到不自在或不舒服嗎?[2]與其武斷地論定男性「不會」因此吃虧,也許更該說,男性「不能」因此吃虧。「不能」的意思是,暴露身體與陽剛特質息息相關:在必要的時候,作為男性,你不僅不能害怕、甚至必須要敢於展現自己的身體。

與這則新聞相關的網路留言中,我們可以看到「有什麼好尷尬的」、「老二大就不怕人看啦」、「跟個娘們一樣扭扭捏捏」、「只有處男才怕被看吧」等評論——這些評論正正顯示了,「展現身體(必要時的暴露身體)」是父權制度中,用來證明男子氣概、競逐陽剛特質的方式之一,不願意參與這套遊戲的人,便會遭到懲罰,或者遭逢陰柔貶抑、被恥笑「不像男人」。

我們倒不是陰謀論地主張父權制度故意塑造出現有的男廁空間。[3]從台灣歷史來看,公廁空間的發展,更像是殖民政府為了改善公共衛生、推動現代化國家、以及節省資源分配效率而操作的結果。然而,這種由上而下的現代化公廁設計,並未將使用者的主體需求視為重點。

女性使用者的如廁需求,歷經1996年女廁運動後,終於被社會看見;可惜男性在使用小便斗時可能經歷的隱私焦慮、以及男廁空間如何逐步演變為陽剛特質競逐場域等議題,雖有學術關注,[4]所得社會重視卻仍然有限。

是以,這起事件確實與性別平等有關,只是我們要責怪的並非是個別的清潔人員,同時也不是單靠「男女有別」地男性掃男廁就能解決問題。一方面,我們固然需要關心男廁的空間配置及隱私需求,能夠如何改善;另一方面,也不要忘了種種「男性的身體被看到又不會怎麼樣」的話語,其實反映出父權社會的陽剛規範,一定程度地限制了男性的身體自主(儘管與女性比起來,可能寬鬆許多)——「不能不露」成為證明男子氣概的規訓儀式,而擁有隱私或暴露身體問題的男廁或其他男用空間,不過恰好與這套遊戲規則遙相呼應而已。

註釋

[1] 暴露狂(露陰癖)是相當複雜的議題,不同領域看法各異,諸如認為當事人藉由露陰來逆轉童年創傷、或者緩解焦慮、展現權力、修補自身陽剛特質等等,在此不多贅述。

[2] 每個人的身體界線不同,自己的身體被別人看到,有的男性覺得不舒服,有的男性覺得沒關係。覺得沒關係,當然不是問題。問題是,社會用嘲諷和貶抑的方式,警告那些覺得不舒服的人:「你是男人,不可以覺得不舒服」。

[3] 不只空間,如廁姿勢也是,它們不見得是父權社會有意為之的結果,而是在特定歷史情境下產生後,再被合理化成「兩性天生如此」。例如,有的人認為男人站立小便、女人蹲坐小便是天經地義的生理差異。然而,日治時期的報告書,顯示了布農人與部分泰雅人的如廁姿勢,女性反而偏向站立,而男性偏向蹲姿;毛利人由於服飾阻隔,女性站立小便,男性蹲著小便;古埃及則基於宗教因素,為避免性器裸露褻瀆神明,女性小便時可以站著,男性卻須以蹲姿如廁以遮掩性器。

這在在說明了影響如廁姿勢的,恐怕不是單純的「男女有別」,而是器物(例如毛利人的傳統服飾不利男性站立小便、現代牛仔褲的拉鍊設計不利女性站立小便)、制度或文化概念。

[4] 參見孔維國(2010年)。不能縮/說的祕密─男性如廁經驗與陽剛特質展演(碩士論文)。國立高雄師範大學,高雄市。

本文經男性解放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男性解放』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