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局勢】印度拖延策略:中帝亡我之心不死

【中印局勢】印度拖延策略:中帝亡我之心不死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com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世事如此諷刺,互不信任換來大國之間「上綱上線」妖魔化對方。中國多年來如此看待美國霸權、妖魔化她是「美帝」侵略中國;此時此刻,印度亦一樣以不信任的眼光,如此看待中國霸權、妖魔化她是「中帝」侵略印度。

香港人輕鬆視中印局勢如「鬥獸棋」 印度精明「拖字訣」三大優點

明明戰爭危機是一件緊張無比的事情,香港人態度卻輕鬆無限,視之為現實世界的鬥獸棋,中國醒獅(據稱剛睡醒了)與印度大象之爭,興高采烈希望「世事如棋打鑊甘」,如果真要打仗,一於大象吃悼獅子結束掉這場戰爭吧。

在講述印度國族心魔之前,略為跟進當前愈來愈曖昧不清的中印局勢。許多人樂於押注,像賭局買大小一樣「斷定」中印不會開戰,賭兩國嘴炮到底。現在前線看似印度輕微軟化,巴基斯坦《國際新聞》(The News International)稱印度近日把數百印軍撤減至數十軍人,繼續對峙;情況似乎呼應總理穆迪(Narendra Modi)的拖延外交手段,無論如何也力主談判解決,彷彿向世界宣告,此事誰發第一炮就是罪人、就是侵略者,被迫打仗唯有全面抗戰,亦博得國際同情。

不過,印度也埋下一手,就是計劃9月中後印度與美國展開代號「戰爭演習」的軍演,這樣的動作不管最終開戰與否,都令中國有所顧忌。中國事實上對美國各方面的態度有所顧忌,在星期六主動支持制裁北韓(試射導彈問題),令美國暫緩之前貿易制裁中國的說法,中國不穩住北韓局勢及「基本」的中美關係,實在難以安心,當代地緣政治就是牽一髮動全身的嶄新困局。(補充:尼泊爾宣布在中印局勢保持中立)

無可否認,穆迪暫時的做法實在高明,他的拖字訣有三大優點:

  • 第一,看準中國怕丟臉而焦躁不安的弱點,急欲借緊張氣氛合情理射第一炮,要中國承擔開戰責任(印視開戰罪在中國,拖延又勝了外交勢頭);
  • 第二,滿足印度國內數十年來「受迫害情意結」——中帝亡我之心不死,她是侵略者;
  • 第三,如前段所說,認清自身經濟及軍事實力仍未及中國,但潛力無限好,暫無法爭霸主,就廣交國際朋友制衡中國,跟美國、日本繼續加強合作關係。

其實早在5年前,今日印度與中國走向難以避免的21世紀新衝突,美國地緣政治專家羅柏.卡普蘭(Robert D. Kaplan)已預料如此發展,慧眼獨具,《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將他列入全球百大思想家,的確沒有過譽。

5年前,Kaplan道破中印早晚起衝突之關鍵

卡普蘭認為,相對於印度與巴基斯坦長年複雜的政治、外交及文化宗教衝突;印度與中國的衝突,倒沒太多歷史與宗教包袱,一切包袱只有「西藏」(尤其發生了印收容達賴一事)。印度視西藏獨立/中立自主為極好的緩衝地帶,既然印度自知無意侵略中國,更渴望一處可保印度平安無事的緩衝區,意思就是,以國族本位來說簡直夢寐以求,這樣印度才可以跟中國時間競賽,「長遠」在政經跑贏中國,有望成亞洲秩序新「一哥」。

可惜,隨著兩國經濟與軍事成長,站在中國角度,各方面發展到了樽頸位,意味她再不僅僅權衡西藏的利害,甚至從南海到印度洋的周邊聯繫各國與發展,透過擴大經濟戰略維持長期增長,保住國內安穩,怕中國人受不住經濟下滑的痛苦推翻政權。

就是上述各自期盼和發展所需,所謂中印衝突,主要是二戰以來冷戰時期埋下的,繼1962年中印戰爭過後,雙方在大致無事之下經濟、軍事實力急升,不再是傳統安分守己自保的兩大國族,不再是百廢待興的戰後社會,經濟擴張與軍事科技,即使不動用毀滅式的核武,積存下來的新式空軍(包括無人機)和導彈技術,徹底打破了中印舊式地緣政治界限,印度亦愈來愈介意能否在印度洋至東南海域擴充勢力,怎料就碰上中國崛起。衝突帶來最大危機感的一方是印度,卡普蘭如此道:

「中國在西藏到處興建公路和機場,現在印度籠罩在中國戰鬥機作業弧之內,即使印度空軍是全球第四大,一千三百多架飛機分布在六十座基地。印度人造衛星和偵察機有關中國部隊在西藏移動的情報。而中、印兩國都在積極建設海軍。

⋯⋯由於印度沒有相等於地中海的內海和一堆群島吸引船員,即使位處溫帶地區、且土壤肥沃,直到近年,它大體上還是一個陸地國家,不太接受開放的海洋。但是情況突然變了,軍事科技的進步縮小海洋地理,加上印度經濟發達,有能力支應造船及採購武器的開銷。促成印度關注海洋的另一個因素是中國成為威脅,中國海軍的發展已經從西太平洋延伸到印度洋。」

印度看中國如「中帝亡我之心不死」,印中、中美「妖魔化」邏輯如一 

Screen_Shot_2017-08-09_at_4_37_10_PM
Photo Credit: 作者提供

過去10年,中國協助在緬甸皎漂(Kyaukpyu)、孟加拉吉大港、斯里蘭卡漢班托塔(Hambantota)、巴基斯坦瓜達爾(Gwadar)等位置興建或改善港埠,藉此提供更多經濟與軍事支援,以換取未來更緊密外交及經濟的重要合作。

大家可以嘗試站在印度一方構想這個畫面,中國西藏與印度交接位置,是北方的推進路徑,至於南方推進路徑,中國隨時可以在南海至印度洋構成「南北包圍印度」的局面,更惡劣是將來當巴基斯坦跟中國關係更密切,中國商貿、艦隊及協作口岸甚至可以延展至波斯灣一帶,那個地理模樣等於一隻強大的蟹鉗牢牢抓住印度,當強弱懸殊定局,印度經濟與軍事成長被局限,最終只有妥協中國的餘地。

這種危機感絕非卡普蘭無中生有的,近日台灣傳媒整理BBC觀點已指出:「無論是印度首都新德里的政策制定者,還是經濟中心孟買的商界精英,不管是在印度北部的喜馬拉雅山脈的小鎮,還是在印度南部的『印度矽谷』班加羅爾,『中國』都是茶餘飯後的必談話題。印度人喜歡討論中國,除了對54年前那場中印邊界戰爭耿耿於懷,還有他們對中國經濟奇蹟的羨慕和嫉妒。」

若以中國一直以來外交防禦邏輯,印度正是極端恐怕:(崛起的)中帝亡我之心不死!中國長年以來就是認為,美國雖然沒有正式侵略世界,但她的經濟與文化輸出,根本是軟中帶硬的新帝國主義侵略,美國成為接管西方世界的龍頭霸主,這股「外國勢力」動不動透過外交與經濟協議欺壓竊取亞洲利益,是以美帝亡我之心不死。筆者在去年11月時,曾提及中國會設想美國借助北方(日本)、南方(台灣及東南亞)等地,同樣以蟹鉗的路徑有意圍堵中國,讓她無法完全崛起取替美國「一哥」地位:

中國由東北到南方沿岸,很重視所謂「第一島鏈」(First Island),尤其重視的是南海海域。關鍵原因,並不是一些人在近年南海爭議時指,中國要「回復帝國主義擴張」,反而是一種恐懼美國滅亡中國的防衛戰線。和平無事的時代,中國在南海海域未至於「寸域必爭」,然而,中國假設萬一「美國打過來了,並聯同主要的東南亞國家封鎖南海乃至太平洋海域,那麼,中國接近80%的能源供給可能因此被封掉,美國幾乎能不戰而屈人之兵。

中印和平倒可共富共榮,開戰長遠仍是雙輸

世事如此諷刺,互不信任換來大國之間「上綱上線」妖魔化對方。中國多年來如此看待美國霸權、妖魔化她是「美帝」侵略中國;此時此刻,印度亦一樣以不信任的眼光,如此看待中國霸權、妖魔化她是「中帝」侵略印度。

而且,印度跟巴基斯坦多次衝突之後,暫時認為巴基斯坦難以強大大舉入侵印度,可是中國卻控制西藏之餘,能藉由一帶一路計劃進迫「雞脖子」地帶,原始的地緣劃分失去阻隔效用,成了今日難以消去的不安因素。誠如前達佛斯(Davos)世界經濟論壇總裁克勞德.斯馬亞(Claude Smadja)所言,若中印能夠多交流認識,建立互信,根本知道和平共處,才是兩國未來強盛之本,出入口商品及人才互惠互利。

甚至,早前筆者分享馬汀.林斯壯(Martin Lindstrom)的民族觀察,他在著作中曾提及中印兩大文化優點:印度充滿創意、中國結構穩健,如果將來中印聯成一體,文化大融和,將是個令全球震驚的政經勢力。

延伸閱讀:

  1. 〈【中印局勢】印度是聰明或愚蠢?開不開戰會有答案〉
  2. 〈中國長期擔心美國一旦開戰,封鎖南海斷能源補給 習近平不急於統一台灣,最怕西藏獨立〉
  3. 〈奶奶vs.媳婦:隱藏在印度香料中的「婆媳關係」〉

參考資料:

羅柏.卡普蘭(Robert D. Kaplan)著:《地理的復仇:一觸即發的區域衝突、劃疆為界的地緣戰爭,剖析地理與全球布局終極關鍵》(The Revenge of Geography: What the Map Tells Us About Coming Conflicts and Battle Against Fate),臺北市:麥田,城邦文化,2017年7月初版一刷。

提姆.馬歇爾(Tim Marshall)著:《用十張地圖看懂全球政經局勢》(Prisoner of Geography: Ten Maps That Tell You Everything You Need to Know About Global Politics),高見文化,臺北市,2015年12月,初版3.5刷。

核稿編輯:歐塘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