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後的慾望:《晝顏》是外遇問題還是婚姻問題

午後的慾望:《晝顏》是外遇問題還是婚姻問題
Photo Credit:可樂電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但在現代,婚姻只是用以承諾愛的形式罷了。甚至愛需不需要透過婚姻來體現,都是打個大問號。現代女性就算沒有婚姻也能自主生存,男性也不再非得傳宗接代不可,婚姻的本意既已改變,外遇的意義,是不是也得重新討論呢?

時隔三年再看《晝顏》多少印象有點模糊了,只記得本篇的結局軋然而止,觀眾難免希望兩人還是能夠幸福以外,過程交代都算仔細。紗和(上戶彩飾)為何愛上北野(齋藤工飾),我想是北野為她枯燥的人生開了另一扇窗,讓她多一道眼光看到世界小小的美好。生活不再只是洗衣做飯、操持家務,還有關於大自然的、昆蟲的那些「與人類截然不同」的新世界,以及更重要的是「另一個人的陪伴與對話」。是這些時光的存在,讓紗和感受到生存的喜悅,即使無關愛情,我仍認為這是她很需要的生存意義。那北野呢?他在這段感情的過程裡,又得到什麼即使必須背負嚴重後果,也還是想堅持的東西?

三年前的日劇結尾,北野和紗和的婚外情在雙方伴侶捉姦下,走上法律途徑。紗和簽下協議書,必須離婚後搬離原本城市、換工作,切斷與北野的一切聯繫,倆人來不及說再見,就被迫隔離了。電影從三年後紗和搬到海邊小鎮展開。即使過著新生活也認識新朋友,她卻死氣沈沈地生活著,似乎快樂早已遠離。直到某一天,無意從傳單上看到鎮公所舉辦的昆蟲講座上,印著那絕對忘不掉的名字。原本只是偷偷去看一眼,可是當眼神交會時,紗和明白了:無論如何,我都想擁有這個人……

我個人並不偏愛外遇題材,但沒想到不知不覺這也是我寫的第三部有關外遇的電影了。「外遇」這個主題尤其在東方是不能夠被歌頌的,不論理由如何。畢竟在外遇之前,已經有一段自主選擇戀愛的婚姻了,外遇在某個意義上來說,否定了過去的選擇。但我們其實也知道,人是會改變也會犯錯的,既然外遇有可能是「現在犯的錯」,那婚姻有沒有可能,也是「過去犯的錯」呢?在家庭價值下,我們卻不太能夠接受這種觀點。好像基於性格上的歧異不得不離婚是可以的,但「因為有其他經驗對照出過去的不完美」就不可以。在那之前,我們就得阻絕所有「其他的可能」以示負責。

晝顏 劇照2
Photo Credit:可樂電影
《晝顏》電影版睽違三年,找回日劇原班人馬拍攝男女主角外遇情事瓦解,三年後的故事,兩人在偶然之下巧遇,當年的火花又再度迸發。

當然,我這麼說並不是在鼓勵多發展,只是當我們對婚姻忠貞的同時是否也該正視:很多婚姻雖然持續著,日子也就這麼過去了,但它確實存在著某種忽略和錯誤,使得婚姻的品質越發低下?

我記得日劇《晝顏》播出時,曾興起一陣討論晝顏妻的風潮。日劇版有段台詞這麼說著:

結婚換來了穩定,但是失去激情。婚後三年,老公就把老婆當作冰箱了。不管什麼時候,打開門就有食物。壞了會很不方便,但是也不會保養。

對於在外上班的丈夫來說,戀愛與婚姻只是人生裡的一小部分,過了必須衝刺(追求)的時間後,就是既定財產了。財產放著不一定會增值,但也不會消失,可以不用太理會它,基本地充電(給家用),它就會自然運作,每天產出熱騰騰的飯和乾淨的衣物。「愛情」變成了「生活」以後,很容易把心理需求簡化為物質需求。

原本我們選擇和某人步入婚姻,是因為「關係」帶給我們生存的養分。它需要投入心力去經營,雖然有點辛苦與麻煩,但是會回報給我們精神上的豐富感以及成長要素。當交流不存在,關係的利益便終止了,那些維持形式必須做的行為(幫對方洗衣燒飯、賺錢養家)反而成為負擔。那麼婚姻存在的理由又是什麼?

在古代,婚姻服膺於傳宗接代的目的,它的構成很大部分在於利益交換(女性得到扶養,男性得到後代),契約意味濃厚,違背契約就得接受懲罰。但在現代,婚姻只是用以承諾愛的形式罷了。甚至愛需不需要透過婚姻來體現,都是打個大問號。現代女性就算沒有婚姻也能自主生存,男性也不再非得傳宗接代不可,婚姻的本意既已改變,外遇的意義,是不是也得重新討論呢?

晝顏 劇照3
Photo Credit:可樂電影
《晝顏》電影版是女星上戶彩在經歷婚姻、懷孕、育兒,復出後的第一部電影作品,片中她詮釋難忘外遇情人的女性,和三年前不同的是,這回她已經離婚單身。

當紗和說道:「我並沒有刻意追求幸福,只要能在一起多一天是一天」時,我想我瞭解了北野的心情。觀影後我花了很多時間在想,乃里子(北野之妻,伊藤步飾)應該也是戀愛結婚的,與北野又是同領域,按理來說若北野是個追求「真愛」定義的人,他過去對乃里子的愛,也應該不是假的。紗和與乃里子究竟是哪裡不同呢?也許對不善交際,喜歡沉浸於自然世界的北野而言,想要的生活不是刻意追求幸福的「形式」,而是好好跟一個人分享生活,樸實的互動就是他最大的快樂。如此一來紗和直率的個性,才會顯得那麼耀眼。

若要評價這部作品,我認為就像戲裡他們所說的,他們的感情不足為外人道矣。我看完的時候,的確有種「不論你認不認同婚外情,紗和與北野之間確實沒有外人評價的餘地」。人總是有可能做出些無法挽回的事,或許當初倆人可以各自回到原本的婚姻,但他們也很清楚某種自己很渴望的狀態,在原來的婚姻裡是不存在的。

我想北野最大的錯誤,也許是不應該持續枯槁的婚姻,當他發現婚姻不盡理想也無從改善時,就應該協議離婚了。乃里子多年來努力爭取北野的愛,輸給了「興趣」(昆蟲)她可以忍耐;後來輸給另一個女人,她也忍下來了,是因為北野不曾真正放棄他們形式上的關係,讓她以為「還可以更努力」。原本還可以自我安慰:「老公這樣內斂的人,愛可能也是淡淡的,無論如何只要他選擇和我在一起,我就擁有他能給我的最大的幸福了。」那些未滿足的,可以用「孩子」來填補(這不也是現實世界許多人的想法嘛)。

但丈夫的外遇提醒了,兩人的關係風平浪靜,並不是因為對方內向,而是自己從未激起對方心中的波瀾。待在一段朽腐的婚姻中虛耗多年,忍耐、強顏歡笑太久,期盼落空後,恨意席捲而來。

單純看北野和紗和的愛情,我會認為是幼稚的、本能的。他們並沒有在外遇中得到啟發與成長,而是固著於提供快樂的對象,用思念消磨人生。如果外遇是基於原本的不滿,而快樂根植於互動中變得更豐富的自我狀態,那麼即使三年前(日劇)分手,北野與紗和都應該重新調整自己的模樣才對。可是他們沒有,因此在續章電影裡,以為找到對方又能夠「繼續快樂」,渾然不知道待解的仍然是自己內在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