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選也不能只靠感覺 台灣需要制度化的黨內初選制度嗎?

初選也不能只靠感覺 台灣需要制度化的黨內初選制度嗎?
Photo Credit: weinbergagain CC BY SA 2.0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Photo Credit: weinbergagain CC BY SA 2.0

2014年年底七合一選舉將至,現在國、民兩黨有意問鼎縣市長大位的政治人物也早已摩拳擦掌;或沉潛、或放話、或表態,開始在主流媒體上攻佔版面。(參考:黨內黨外都想選 民進黨北市候選人大亂鬥

不過仔細想想,台灣上至總統下至縣市議員選舉,選了2、30年(總統選舉快20年),黨內初選機制似乎還沒有徹底「選舉化」,甚至常常每次不同選舉的初選方式也大不相同。

初選選舉化,顧名思義就是透過「黨員投票」決定政黨提名的候選人。

初選選舉化聽起來像是小菜一疊,但台灣至今好像只有民進黨曾在1989-1993年間,透過全黨員投票方式決定黨內縣市長與立委提名人。可惜的是民進黨後來又陸續加入了幹部評鑑、民調、徵召等其他方式,黨員投票比重一再下降,還一度出現紅極一時的「排藍民調」創舉,2012年總統選舉初選更是全民調,黨員完全喪失投票權。

為什麼初選要選舉化?很簡單,你相信民調準確度嗎?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誓死不信!

除此之外,我支持初選選舉化的另一個原因是:有選舉才有議題,有議題你才看得到候選人的真實主張。否則,就如同之前談過的「感覺政治」一樣,感覺凌駕一切,候選人品質像買樂透一樣得靠運氣。

在有完整初選制度的美國,「感覺政治」就不像在初選制度混亂的台灣那麼吃得開。還記得2007年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在為2008年總統大選黨內初選殺得難分難解時,我在美求學有幸躬逢其盛,當時曾被美國的初選深深震撼過。

當時我心裡的感覺是:這黨內初選有什麼好選?最後兩黨總統候選人一定是希拉蕊和朱利安尼啦!(標準台灣「感覺政治」荼毒者觀點!)

結果,在911時被喻為「美國人的市長」的朱利安尼,沒多久就因策略錯誤選情慘澹,退出共和黨初選;而名氣與從政資歷顯赫的希拉蕊,最終也不敵連一任聯邦參議員任期都沒當完的菜鳥參議員歐巴馬。

在台灣,劉櫂豪(因犀利質詢黃世銘聲名大噪的民進黨菜鳥立委)跟蔡英文拼2016年民進黨總統初選,有任何獲勝希望嗎?但如果在美國是有55波的可能,因為美國有完整的全黨員投票初選,菜鳥也可以因為選舉策略,加上深入的議題論述擊敗政壇老鳥。

2012年,美國共和黨總統初選再次上演相同情形。選前聲勢最強的羅姆尼(Mitt Romney)雖然順利獲得提名,但跟他纏鬥到最後的不是選前威脅羅姆尼的前眾議院議長金瑞契(Newt Gingrich)、德州州長裴里(Rick Perry)等人,而是已經卸下參議員職務5年之久、不太令人有印象的桑托倫(Rick Santorum)。

其實,美國的月亮並沒有比較圓,台灣各大政黨也不一定要事事仿效美國。但建立一套具有公信力的初選制度確實有其必要,而我認為黨員投票就是最令人信服的方式之一。當然,美國的黨內初選投票還有其他種種配套措施值得台灣參考,下次再跟大家分享吧。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艾波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