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驅魔經驗「大法師」:詛咒有四種形式——黑魔法、詛咒、惡魔的眼光和符咒

30年驅魔經驗「大法師」:詛咒有四種形式——黑魔法、詛咒、惡魔的眼光和符咒
Photo Credit: Die Bibel in Bildern United State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因為詛咒是惡魔侵擾最常見的形式,我願以自己的經驗提供一些其他感想。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加俾額爾・阿摩特(Gabriele Amorth)

詛咒可以造成一個無辜的人被魔鬼攻擊。因為這是最常見的情形,所以我必須單獨來討論這個議題。我會盡量使用明確的字眼。因為在這方面沒有通用的名詞,所以每一位作者都必須先定義他自己的名詞。

「詛咒」(curse)是一個通用名詞,它通常被定義為「藉由魔鬼的干預損害他人」。這是一個確切的定義,但由於它不能解釋傷害的原因,從而會造成困惑。例如,有些人認為詛咒是符咒(spell)或巫術(witchcraft)的同義詞。但我認為符咒和巫術是兩種不同類型的詛咒。

當我定義下面這些形式的詛咒時,我只是憑自己的經驗來區分,而不是企圖做一個完整的說明。這些形式的詛咒雖然各自不同,但它們並非毫不相干的;它們彼此之間常有重疊之處:(1)黑魔法,(2)詛咒,(3)惡魔的眼光,(4)符咒。

1. 黑魔法、巫術、以黑彌撒為極致的撒但儀式

我將這幾項放在同一個標題下討論,因為它們屬於同一類。我按照它們嚴重的程度來排列。它們的共同特點就是藉由魔法或儀式——有時程序非常複雜——召喚惡魔來詛咒某個特定的對象,但它們不使用特別的物件。任何一個參與從事這些行為的人,都是自甘墮落,成為撒但的奴僕。

在這裡,我討論的重點只在於它們是藉著詛咒作為害人的工具。聖經非常嚴格地禁止這類行為,因為他們是拒絕天主而轉向撒但:「在你中間,不可容許人使自己的兒子或女兒經過火,也不可容許人占卜、算卦、行妖術或魔術;或念咒、問鬼、算命和求問死者;因為凡做這些事的人,都是上主所憎惡的。」或「不可去探詢亡魂,亦不可尋問占卜者,而為他們所玷污:我,上主是你們的天主。」以及「凡召亡魂行巫術或占卜的男女,應一律處死,應用石頭砸死;他們應自負血債。」

〈出谷紀〉(出埃及記)中對此也毫不寬貸:「女巫,你不應讓她活著。」其他文化也對施行黑魔法者處以死刑;即使他們使用的名詞不同,但其含義非常清楚,稍後我會再談論這個主題。

2. 詛咒

詛咒引來邪惡,所有這些邪惡的根源都是魔鬼。以傷害親密關係為目的而做的惡毒詛咒,尤其是當詛咒者和被詛咒者之間有血緣關係時,更會造成非常可怕的後果。我最常遇見的情況是,父母或祖父母詛咒兒女或孫輩。詛咒兒孫的性命,或是在特別的場合(譬如在婚禮中)發出詛咒,後果將會非常嚴重,因為父母對兒女的權威以及親子關係的緊密,遠超過其他任何人。

我要舉三個典型的詛咒例子。

我曾幫助過一個年輕人,他一出生,就被他的父親詛咒。很顯然他的父親不想要這孩子,一直到他長大離家,都是如此。這位可憐的年輕人,遭遇了所有你可以想像得到的不幸:他的身體非常衰弱,他找不到工作,他的婚姻問題重重,他的兒女也都有各種病痛。驅魔除了撫慰他的精神外,也起不了任何其他作用。

第二個例子是一個年輕女子,她想與她深愛的一位好青年結婚,但是她的父母反對。他們盡了一切努力,仍然無法得到父母的同意,遂決定要不顧一切地舉行婚禮。就在結婚當天,父親找了一個藉口把女兒叫到一邊,用盡所有他能想到的惡毒言語詛咒女兒、女婿,以及他們未來的孩子。雖然他們做了驅魔,並熱心地祈禱,這些詛咒仍然全部發生了。

還有一個例子。有次有一位非常有教養的男子來找我。他先將褲腳捲起來,讓我看他腿上經過多次手術後留下的可怕疤痕,然後對我講述他的故事。他的父親年輕時非常有才華,他的祖母希望他的父親無論如何都要去當神父,但他的父親覺得自己沒有聖召。為了這個問題,家中被攪得雞犬不寧,因此他的父親決定要脫離家庭。他的父親大學畢業後,在職場上一帆風順,也結婚生子。這些美好的事情都是在他的父親與他的祖母決裂後發生的,於是憤怒的祖母拒絕再見到他的父親。

這位男子給我看一張他八歲時他的父親幫他照的相片。照片中的男孩帶著迷人的微笑,穿著當時流行的露膝短褲與長筒襪。他的父親有個很傷感的主意,想把這張相片寄給男孩的祖母,希望她會因為看到這個可愛的孫兒而願意盡釋前嫌,母子重歸於好。然而,她的回音竟是:「希望這個孩子的雙腿災難不斷,而你如果膽敢返鄉,你將會死在你出生的床上。」事情就這樣發生了。這位男子告訴我,他的父親在他祖母過世後幾年返回家鄉,但他立即感到不適。他被送到他出生時的住處,當晚就過世了。

3. 惡魔的眼光

這是以注視著某個人來詛咒他。但這不像很多人所想的那樣,以為有些人只要盯著你看,就會造成你的厄運——那是無稽之談。惡魔的目光是真正的詛咒,換句話說,這個目光具有藉著魔鬼來傷害特定對象的力量。在這個例子中,惡毒的行為是由目光的感覺來實行的。雖然我無法確定哪一種詛咒是由惡魔的眼光所造成,也不知道是否只要看一眼就能夠造成傷害,但它的效果是很清楚的。

往往被詛咒陷害的對象並不知情,也不知道這是如何開始的。重要的是,受害者不需要去猜疑他曾經遇過的每一個人,而是要衷心地寬恕造成他中邪的人,無論這人是誰。我要再強調一次,惡魔的眼光是可能的,但我不能確定在我驅魔師的生涯中曾經遇過這種事。

4. 符咒(也被稱為妖術或魔力)

這是現在所知最常被用來使人中邪的方法。這個名詞的拉丁原文malefactus意為「做邪惡的事」,也就是說,用非常多匪夷所思的材料來當作或製造成某項物品。這種物品幾乎都具有象徵性的意義:它是害人意願的有形象徵,並將此獻給撒但,讓他灌注魔鬼的力量。常言道,撒但喜愛模仿天主,在這個例子中,我們可以用聖事來作類比。聖事是以實體的物質(譬如,領洗時要用水)作為賜予恩寵的工具,符咒的物件則是用來當成傷害人的工具。

有兩種不同的方法將符咒施加於被害人。直接的方法是將作為符咒的東西混入受害者的食物或飲料中。如前所說,符咒是用非常多匪夷所思的材料製成,可能是女人的經血、死人的骨頭、各種燃燒的灰燼(絕大部分是黑色的)、動物的內臟(似乎最常用的是心臟)、特殊的藥草等等。但是魔鬼的效力不是在於所使用的物質,而是在於想要藉魔鬼來害人的意圖。在調製符咒時,要一邊混合各種材料,一邊吟唱黑魔法的咒語。種種害人的意圖就在這些咒語中顯示出來。幾乎所有被符咒傷害到的人,除了其他的一些癥狀外,都有胃痛的病癥。驅魔師都很清楚這個現象,在大量的嘔吐或腹瀉之後,這些異物就會被排出體外,患者也就痊癒了。

第二類施放符咒的方式是用間接的方法(我引用拉古魯阿神父在他的《釋放的祈禱》書中所用的名詞)。這個方式是以一些替代物來代表被詛咒者,對其施行法術。替代物可能是被詛咒者的所有物(相片、衣服,或其他隨身物件),或是代表被詛咒者形象的玩具娃娃、木偶、動物,甚至是與被詛咒者同年齡及性別的真人。這些被稱為「轉嫁物」的替代對象,也會受到與受害者一樣的打擊。布偶是最常見的例子:在撒但儀式的過程中,會在布偶頭上刺滿整圈的大頭針。結果被害者會感到嚴重的頭痛,而來找驅魔師說:「我的頭痛得像是被針尖亂刺。」也可能用針、釘子或尖刀刺進作為詛咒對象「代理人」的布偶的身體。

通常,被詛咒的人會感到身上的某一部位有難以忍受的痛。有些被稱為有「超感」的人——稍後我會再討論有關這類的事——能夠告訴受害者:「有一支長針從這裡穿過你的頭到那裡。」並能精準地指出穿刺的位置。我看過有些人從被指出的位置排出怪異而且很長的針後,疼痛就立即消除了。針的質料類似塑膠或非常柔軟的木材。通常當患者排出一些非常不尋常的物件,譬如:彩色棉線、絲帶、鐵釘、鐵線圈之後,就得到釋放而痊癒了。

其他的符咒妖術

還有一種以「綑綁」形式施行的符咒妖術值得特別一提。施行這種形式的符咒時,無論是用什麼材料做的魔鬼「轉嫁物」,都必須綁在頭髮上或彩色的布條上(特別是白色、黑色、藍色或紅色的布條,依照想要達成的結果來決定使用何種顏色的布條)。

有一個案例是,有一個人想要攻擊一個孕婦的胎兒,施符咒的人就把一個玩具娃娃從頸部到肚臍的部位都用針縫上馬鬃線,綑綁起來,目的是要讓胎兒變形,使胎兒在綑綁範圍內的器官都異常發展。這事真的發生了,但所幸實際的傷害沒有施符咒的人所期望的嚴重。綑綁是專門用來妨礙某些身體部位的發育,最常被用來阻饒心智的發展。綑綁在腦部會造成受害者不能讀書、工作或表現出正常的行為。如果這個符咒施行成功,醫生也無法確定疾病的根源及如何治療。

在枕頭和床墊中出現怪異物體,是被人施放符咒的常見證據。如果要我講述我所見過的怪異、令人難以置信的事情,我可以幾天幾夜講個不停。我發現過各種各樣的東西,包括:綁在一起的彩色絲帶、紮得很緊的頭髮、以超人般的力量將打了很多結的繩子和毛線編織成厚厚的頭冠、呈現幾何或動物形狀(特別是小老鼠形狀)的物體,還有血塊。我見過大塊的木頭或鐵塊、雙股絞起的電線,以及滿身有刺透和劃傷的玩具娃娃,也看過突然冒出來,用兒童或女人的頭髮編出來的大辮子。

所有這些事情,除非是有一隻看不見的手介入,沒有其他可以解釋的原因。有時,在剛打開枕頭或床墊時,沒有看見這些奇怪的物體,但是在灑過驅魔聖水或者在上面放一個聖像——特別是十字架苦像或聖母的圖像——之後,這些非常奇怪的物體就呈現出來。我將在後面幾頁再回頭來討論這個主題。

我想現在是時候,再重複一下拉古魯阿神父在他的《釋放的祈禱》書中所提出的勸告:「即使我寫的都是我親身的經驗,我們不能太輕易地認定我們遇見的是被詛咒的情況,尤其是使用符咒妖術的情況。」畢竟,符咒妖術是很少見的。當驅魔師在分析患者描述的癥狀時,常會發現其中存有某些心理因素,例如自我暗示和無來由的恐懼。

詛咒也常由於許多原因而無法成功,例如,因為天主不允許這個邪惡情況發生,或是被鎖定的受害者是位虔誠祈禱、與天主結合的人。此外,也可能是因為許多術士經驗不足或沒有能力完成想施行的妖術,有些人只是騙子,或是因為魔鬼愚弄了他自己的僕人,就像福音所指責的一樣,他「從起初就是說謊者」。如果我們因為害怕會成為符咒的受害者,而生活在恐懼中,那將是一個最嚴重的錯誤。聖經從來沒有告訴我們要懼怕魔鬼,反倒是教導我們要堅定地對抗魔鬼,魔鬼就必會逃避我們,並應以堅固的信心抵抗他的攻擊。

我們有來自基督的恩寵,他以十字架戰勝了撒但;我們有聖母瑪利亞為我們代禱,她自人類初始就是撒但的敵人;我們也有眾天使及聖徒的幫助。最重要的是,在我們領受洗禮時,就有了天主聖三的印記,只要我們生活在天主之內,那麼當我們在場時,害怕顫慄的應是撒但及地獄的魔鬼——除非我們自己打開通往魔鬼的大門。

因為詛咒是惡魔侵擾最常見的形式,我願以自己的經驗提供一些其他感想。

詛咒會因其想要達成的目標不同,而有不同的癥狀。例如,企圖要使夫婦、情侶、朋友分散的詛咒,我們可以稱之為「分裂」。我處理過很多本來相愛訂婚的戀人,卻沒有任何明顯的原因就分手,再也沒有復合。我後來發現,有對情侶的父母其中一方反對他們的婚姻,而請了施行黑魔法的人來破壞他們的婚約。

另一類可以稱之為「迷戀」的詛咒,是用來誘使人「墜入愛河」。我知道一個女孩愛上了她最要好朋友的未婚夫。在費盡心機仍無法讓這男子回應她的示愛後,她轉而求助於巫師。終於,未婚夫妻分手了,男子娶了施放詛咒的女子。不用說,這是一個非常失敗的婚姻:這位丈夫雖然不能離開他的妻子,但他從來也不愛她,而且他總是感覺他是被迫娶她。

另外一些詛咒被稱為「疾病」,因為它鎖定的目標總是生病。所謂的死亡詛咒則被稱為「毀滅」。在這些情況下,被詛咒的對象只要呼求教會的保護就足夠了。換句話說,只要這個人開始祈禱,也請別人為他虔誠地祈禱,並尋求驅魔師的協助,就可避免死亡。

我已經追踪了很多這樣的案例。我前面提過,上主常常奇蹟般地,或至少以人類無法解釋的方式干預,以拯救這些人免於致命的危險,特別是自殺的企圖。如果詛咒的力量很強,它幾乎總會 (也許我應該說,至少在我知道的那些情況下,它「總會」)包括魔鬼的迫害,甚至附魔。這就是為何必須要驅魔。最可怕的是那些旨在毀滅整個家庭或打擊整個家庭的詛咒。

相關書摘 ▶30年驅魔經驗「大法師」:驅魔禮的雙重目的——診斷魔鬼的影響,並釋放附魔者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驅魔師:梵蒂岡首席驅魔師的真實自述》,啟示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加俾額爾・阿摩特(Gabriele Amorth)
譯者:王念祖

哪種人最容易被魔鬼附身?如何分辨是被附身還是心理問題?驅魔過程中魔鬼會有什麼反應?如何為邪魔作祟的房屋驅魔?魔鬼作祟是真實存在的,而真正的附身與驅魔又是怎樣的情況?當代碩果僅存的驅魔師、擁有近30年驅魔經歷的阿摩特神父說:「電影《大法師》的呈現相當真實,但還有更多事情,是電影裡沒拍出來的!」

在這本令人震撼的書中,阿摩特神父講述自己為了解救身陷魔掌、遭受極端痛苦的人們,而與撒旦交戰的許多親身親歷。在本書中,他讓讀者見證驅魔師的行動,他揭露了魔鬼的力量與習性,讓我們知道魔鬼的攻擊會對日常生活造成什麼樣的傷害,要怎麼做才能避免成為魔鬼的目標;而在面對疑似魔鬼侵擾的情況時,又要如何分辨該求助於現代醫學還是驅魔師。

這本書不是關於魔鬼和附魔的教義或神學論述,而是透過阿摩特神父的第一手經驗與受害者的見證,帶領讀者體驗一個驅魔師的所見、所為,是了解「附魔」與「驅魔」的最佳經典。

驅魔師
Photo Credit: 啟示出版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