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驅魔經驗「大法師」:驅魔禮的雙重目的——診斷魔鬼的影響,並釋放附魔者

30年驅魔經驗「大法師」:驅魔禮的雙重目的——診斷魔鬼的影響,並釋放附魔者
Photo Credit: Gerald Farinas United State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只有經過授權的神父可以被稱為驅魔師。今天這個頭銜常被濫用。許多神職人員和平信徒都自稱驅魔師,但其實他們不是。許多人聲稱他們施行驅魔禮,但充其量他們最多只是在念釋放禱文,而最糟的情況是,他們根本就像是在施行巫術。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加俾額爾・阿摩特(Gabriele Amorth)

聖經上說,「信的人必有這些奇蹟隨著他們:因我的名驅逐魔鬼,說新語言。」耶穌賦予所有相信他的人的這個力量。這是基於祈禱和信仰的普遍性力量,可以由個人或團體行使。它隨時都可使用,不需要特別授權。然而,我們必須清楚地說明,上述所說的力量是釋放的祈禱,而不是驅魔。

為了提高基督所賦予的這個力量的效益,並保護信徒免於受到術士和騙子的侵害,教會設立了一個特別的聖儀——驅魔。這個聖儀唯有獲得特殊及明確准許的主教及神父才可施行,因此,平信徒(沒領神職的一般信眾)絕不能進行。《天主教法典》(Canon Law)中關於驅魔的規定(法典一一七二條)提醒我們,相較於私人祈禱,聖儀還被賦予了教會轉禱的力量(法典一一六六條)。法典一一六七條說明了聖儀必須如何施行,以及經教會批准的、應遵守的禮規及格式。

當我們審視所有這些規定後,可以得出一個明顯的結論,就是:除了驅魔主教本身(我希望這樣的主教能多一些!)只有經過授權的神父可以被稱為驅魔師。今天這個頭銜常被濫用。許多神職人員和平信徒都自稱驅魔師,但其實他們不是。許多人聲稱他們施行驅魔禮,但充其量他們最多只是在念釋放禱文,而最糟的情況是,他們根本就像是在施行巫術。

唯有教會制定的聖儀可以被稱為「驅魔」。任何其他使用該名稱的,都是誤導和欺騙。根據《天主教教理》(Catechism of the Catholic Church),只有兩種類型的驅魔:一種是在聖洗聖事中施行的驅魔禮,這是唯一的「簡單驅魔禮」;另一種是只能由驅魔師施行的隆重驅魔禮,也就是所謂的「大驅魔禮」(天主教教理一六七三條)。將任何私人或公眾代禱稱為驅魔禮,都是錯誤的,因為它們其實只是釋放的祈禱。

驅魔師必須遵循《驅邪禮典》中的禱文。驅魔與其他聖儀的主要不同之處是,驅魔可能只要幾分鐘,也可能持續好幾個小時。因此,有些情況也許不需要誦念《驅邪禮典》中的所有禱文,而有些情況要按《驅邪禮典》的建議,添加許多其他必要的禱文。

驅魔禮有雙重目的:所有關於驅魔的書都會提到的其中一個目的,是要釋放附魔者。驅魔的開始和第一個目的則是要診斷,然而,這個目的卻常常被忽略。的確,在開始之前,驅魔師要詢問本人或他的親屬,以確定是否真的有必要驅魔。

另一方面,確實也只有通過驅魔禮本身,才能確定是否有撒但的影響。我們遇到的每一種現象,無論多麼光怪陸離或難以理解,都可能有一個自然的解釋。即使面臨許多精神和靈異現象,我們仍然可能沒有足夠的資料來進行診斷。只有通過實際的驅魔禮,才能確定我們處理的是否與撒但有關。

認出魔鬼的標記

現在,我們必須介紹一個議題,但很不幸的是,《驅邪禮典》本身沒有包括這議題,而所有這方面的書籍也都沒有提及這個議題。

我剛說過驅魔的首要目的是「診斷」。也就是說,我們必須先確定癥狀是由於魔鬼的影響還是自然原因造成的。按過程的順序而言,這是我們應該尋求和達成的第一個目標。當然,以重要性而言,驅魔所要達成的效果,就是要將人從魔鬼的控制下釋放出來,或免受其騷擾。步驟的順序(先診斷後治療)是極為重要的,驅魔師必須將此牢記在心,正確地評估過程中的每一個標記。驅魔開始前、過程中,以及結束後的標記,與在過程中標記的演變,都十分重要。

我們認為,《驅邪禮典》間接地討論到步驟順序的重要性,因為它制定了一個規範(第三號),警告驅魔師不要輕易地認定某人為魔所困。接著,《驅邪禮典》設置了其他規範警告驅魔師,撒但會用許多技巧與手段來掩飾他的存在。我們驅魔師認為,必須要當心不要被心理疾病患者或沒有受到任何魔鬼影響的人的幻想所騙,因為在那些情況中,完全不需要我們。然而,在另一方面也有一種危險——現在這種危險出現的頻率比以前要高了許多,因此更令人擔憂——就是不承認魔鬼的存在,因此雖然情況需要,卻拒絕驅魔。

不必要的驅魔,不會對人造成任何傷害;所有我諮詢過的驅魔師,都同意我這個說法。在為一個人第一次驅魔而情況不確定時,我們都會輕聲地誦念簡短的驅魔禱文,因此有時會被誤認為我們只是在做簡單的祝福,但我們從來沒有後悔這樣做。另一方面,在非常罕有的情況下,我們沒有認出是魔鬼作祟,因而拒絕執行驅魔禮,但到後來發現還有更嚴重的惡魔情況,這使我們非常地難過。

認出標記的重要性,值得一再強調。即使只有少數而且不確定的記號,也足以作為進行驅魔的理由。如果在驅魔過程中,我們偵測到更多的記號,只要有必要,我們就將一直繼續進行,即使第一次驅魔通常比較快結束。我們在驅魔過程中也可能沒有看到什麼記號,但在驅魔後,患者感到受益良多。這時我們會再做一次驅魔:如果患者繼續感到受益,在驅魔的過程中,遲早會有明顯的記號顯示。我要再次強調,最有用的是在驅魔過程中觀察這些記號的演變。當標記開始逐漸減少,通常意味著癒合已經開始。當標記以不可預測的模式增加時,通常是因為以前隱藏的一個魔鬼現在浮現出來。只有當所有魔鬼都浮現出來後,治癒才會開始。

從以上所說,我們可以了解,如果非要等到確定是附魔的情況才進行驅魔,那是多麼愚昧的做法。在開始驅魔前,我們可能完全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因為某些種類的記號只會在驅魔過程中或驅魔之後,甚至要在多次驅魔之後才會顯現。我碰過一些案例,要經過好幾年的驅魔後,這疾病才會呈現出所有的嚴重性。

想要將所有受到魔鬼影響的人的行為歸納成一個標準模式,是不可能的。有經驗的驅魔師能夠相當準確地認出絕大部分的魔鬼現象,譬如,《驅邪禮典》列示了附魔的三種跡象:聽不懂他說的話,顯示超人般的力氣,知道隱密之事。根據我自己多年的經驗,我也問過其他驅魔師,所有人都說這些記號總是出現在驅魔的過程中,從來沒有在驅魔之前就出現的。因此,期望有了這些記號出現後才進行驅魔,是不切實際的。

然而,我們也不見得總是能得到精確的診斷。我們常常會碰到讓自己很困惑的情況。這是因為在困難的案例中,我們面對的人不但受到魔鬼影響,同時也有心理失調的問題。在這些情況下,我們需要借助專業的精神科醫生的力量。肯迪度神父曾多次請求羅馬一所著名的精神病院負責人——馬里亞尼(Mariani)教授——在驅魔過程中協助他。很多時候,馬里亞尼教授也會邀請肯迪度神父幫助他做診斷,這樣的合作最後得以治癒一些他的病人。

一些現代的神學「專家」好像發現一個偉大的新理論般,煞有介事地說某些類型的精神疾病可能會與附魔混淆,真令我啼笑皆非。 有些精神科醫生或心理學家也會做同樣的陳述,認為這是他們偉大的新發現! 如果他們有足夠豐富的知識就會知道,首先提出這種錯誤診斷警告的專家,是教會當局自己。自公元一五八三年在蘭斯主教會議(synod of Reims)的法令中,教會就提出警告,可能會有把精神疾病誤以為是附魔的危險。但在那時候,精神病學還沒有誕生,神學家還相信福音。

釋放所需的時間

驅魔不只是為了診斷,而是旨在治癒病人,拯救他掙脫魔鬼的控制——一段漫長而且常常很艱難的旅程由此開始。要使病情得以進步,必須取得附魔者本人的合作,但這一點卻常常遭到阻礙:他應該祈禱,但他常常不能做到。他應該常常領受聖事,但他做__不到。有時,甚至要求他去驅魔師那裡接受驅魔聖儀,似乎都是不可能達成的任務。他需要其他人的幫助,但在大多數情況下,沒有人理解他。

將一個附魔的人釋放出來需要多長時間?這個問題沒有標準答案。使人得到自由的是上主。天主以祂神聖的自由行事,雖然祂絕對會俯聽人們的祈禱,特別是教會的代禱。我們可以說,通常所需時間的長短,與最初附魔的程度以及求助驅魔之前的時間成正比。

我記得有一個十四歲的女孩,她只被附魔幾天。她似乎很憤怒,她瘋狂踢人、咬人和亂抓。但只用了十五分鐘驅魔,她就完全被釋放。在驅魔的時候,她曾摔到地上,好像死了一樣——就像福音中記載的那個耶穌的宗徒無法治癒的年輕人——幾分鐘後,她恢復了知覺,開始與她弟弟在院子裡嬉笑玩耍。

然而,像這種如此快速復原的情形極為罕見,只有當魔鬼影響的程度極為輕微時才會發生。大部分時候,驅魔師處理的都是很嚴重的情形,因為現在很少人會想到驅魔了。讓我舉一個典型的例子。當一個孩子出現奇怪的行為時,尤其如果剛開始時癥狀很輕微,他的父母可能根本不在意是什麼原因造成的,而認為這只是孩子成長中的自然現象,長大後就會沒事。當情況惡化時,父母開始尋求醫療幫助:他們先會去看一個醫生,然後再找另一個醫生,最後遍訪名醫也束手無策。

曾經有一位十七歲的女孩找到我。她在去過了歐洲所有知名的醫院之後,受到一些親朋好友的誤導,認為可能是受到什麼靈異的影響,而求助於巫醫。這時候,最初的傷害已經加深了好幾倍。只是一個偶然的機會,不知是誰給她的建議(幾乎從來都不是因為神父的建議),她轉而向我求助。因為病情拖延了許多年,魔鬼的影響已經根深蒂固。

我們常說:驅魔就是要將魔鬼「連根拔起,讓他飄盪遠離」,確實如此。但像這樣的情況需要經過許多次的驅魔,通常會持續幾年,而且未必能夠得到釋放。

我再說一次:時間長短是掌握在天主的手中。驅魔師以及被驅魔者的堅定信心都非常有助益,就和受害者、他的家人,以及其他教友(如隱修院的修女、堂區、祈禱團體,特別是那些專為附魔釋放的祈禱團體)的信心一樣重要。與釋放祈禱所指明的目標結合使用時,適當的聖儀,例如:灑驅魔聖水(或至少聖水),傅驅魔聖油和使用驅魔聖鹽等,都非常有幫助。

任何神父(不一定要是驅魔師)都可以灑驅魔聖水、使用驅魔聖油和鹽。然而,神父必須相信和熟悉《驅邪禮典》中的相關特定禱文。知道這些聖儀的神父非常少,大多數神父不知道有這些聖儀,並會嘲笑任何請求他們做這些聖儀的人。在本書稍後,我會再回頭來討論這個議題。

經常領受聖體並根據福音的教導生活是非常重要的。誦念〈玫瑰經〉及〈敬禮聖母瑪利亞〉的力量已有很多文獻的記載,其次是天使和聖人代禱的力量。到聖所朝拜會得到非常多的恩寵。聖所通常是建在天主特別揀選的地方,在那裡開始驅魔,可以從魔鬼處得到釋放。

天主豐富地賜予我們各種恩寵,但要如何使用這些恩寵,是個人的抉擇。福音在敘述基督接受魔鬼誘惑的試探時,給了我們一個很重要的啟示:耶穌是用聖經中的話語來喝斥誘惑者。天主的聖言極為有力,讚美的祈禱——自發的以及特別是聖經上的,譬如〈聖詠〉(詩篇)及讚美天主的聖歌——是最有用的。

縱然有這麼多恩寵,驅魔的效力會讓驅魔師變得非常謙虛,因為他親身體驗到自己不能做什麼,成就事情的是天主。驅魔師和被驅魔者都會經歷一段嚴重沮喪的時期;具體的成果往往很慢,也很難到來。但在另一方面,驅魔師也可親身體驗到非常豐盛的靈性收穫。這些收穫能幫助我們更為瞭解為何天主允許這些極為痛苦的試煉。我們在黑暗中懷著信心前行,知道我們是朝向光明邁進。

相關書摘 ▶30年驅魔經驗「大法師」:詛咒有四種形式——黑魔法、詛咒、惡魔的眼光和符咒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驅魔師:梵蒂岡首席驅魔師的真實自述》,啟示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加俾額爾・阿摩特(Gabriele Amorth)
譯者:王念祖

哪種人最容易被魔鬼附身?如何分辨是被附身還是心理問題?驅魔過程中魔鬼會有什麼反應?如何為邪魔作祟的房屋驅魔?魔鬼作祟是真實存在的,而真正的附身與驅魔又是怎樣的情況?當代碩果僅存的驅魔師、擁有近30年驅魔經歷的阿摩特神父說:「電影《大法師》的呈現相當真實,但還有更多事情,是電影裡沒拍出來的!」

在這本令人震撼的書中,阿摩特神父講述自己為了解救身陷魔掌、遭受極端痛苦的人們,而與撒旦交戰的許多親身親歷。在本書中,他讓讀者見證驅魔師的行動,他揭露了魔鬼的力量與習性,讓我們知道魔鬼的攻擊會對日常生活造成什麼樣的傷害,要怎麼做才能避免成為魔鬼的目標;而在面對疑似魔鬼侵擾的情況時,又要如何分辨該求助於現代醫學還是驅魔師。

這本書不是關於魔鬼和附魔的教義或神學論述,而是透過阿摩特神父的第一手經驗與受害者的見證,帶領讀者體驗一個驅魔師的所見、所為,是了解「附魔」與「驅魔」的最佳經典。

驅魔師
Photo Credit: 啟示出版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