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力是……從VR藝術展看本港在職貧窮面貌

勞力是……從VR藝術展看本港在職貧窮面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1個視覺藝術單位在本年初參與了樂施會《勞力是……#窮得只剩份工 視覺藝術展》,藉著藝術作品透視基層工友的辛酸以及背後的不公平現象。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劉德欣(樂施會傳訊幹事)

現時本港有近100萬貧窮人口,當中近半生活於在職貧窮家庭,在職貧窮人士從事基層勞動工作,是維持社會運作不可或缺的一群,但由於不公平的制度,令他們得不到合理的回報,陷入貧窮。

十一個視覺藝術單位在本年初參與了樂施會《勞力是……#窮得只剩份工 視覺藝術展》,藉著藝術作品透視基層工友的辛酸以及背後的不公平現象,每一件作品都有你我熟悉的身影。為了讓更多公眾人士看到展覽作品,在網路上延伸在職貧窮的討論,我們現在設立了展覽的虛擬實景版(VR)網站。觀眾欣賞藝術作品時,看的是基層工友的困頓與掙扎的真實面貌。

清潔工︰最怕節日

工作間就是公廁的、烈日下掃著街道的、清理每幢大廈垃圾(倒樓)的,根據統計處數據,2016年香港的清潔工有69,800 人,當中逾半時薪低於40元。受制於價低者得的制度,政府外判清潔工是待遇最差的一群。

藝術家陳巧真跟隨倒樓清潔工陳太,製作作品《罅》。原來八、九十年代後落成的公屋及居屋每幢多有逾700個單位,卻只有1至2位清潔工,他們天天把每家每戶的垃圾,從垃圾桶收拾,經各層的垃圾槽送到垃圾房綠色的有輪子垃圾車內。有清潔工說,每車垃圾可重逹300斤,要清理整幢大廈的垃圾平日最少換7次垃圾車,農曆新年前夕大家大掃除又派對,更要換逾18次。勞損已是工作一部份。

(1)藝術家陳巧真作品「罅」
樂施會提供
陳巧真作品《罅》

垃圾槽只能處理小型垃圾,那些不能放進垃圾槽的大型垃圾,就要由清潔工由高層捧下,顛簸地拖到合適的收集站,每到節日此類垃圾更多。清潔工平日早上六時就開始清理,新年前夕更推早到凌晨三時,生怕手腳慢了,擔擱住客在上班時段用升降機會被投訴、白眼。廖家宜的作品《清潔工主題樂園》正帶出要由最底層的工友,承受港人消費主義帶來的浪費、不合理的工作流程設計等帶來惡果的荒謬。

(2)_廖家宜的作品「清潔工主題樂園」
樂施會提供
廖家宜作品《清潔工主題樂園》
保安員︰長工時下的遊魂

隨著愈來愈多的街道變成商場,大型的樓盤不斷落成,在2016年香港的保安員有42,400人,當中逾半時薪低於40元。保安員一般工時長達12小時,香港的大廈愈建愈高,保安員每更巡樓兩至三次,即是說一更便可能要在沒有窗的走火通道,上落百幾層樓梯;許多商店、銀行的保安員沒有座位,往往一站就幾小時。

本身是傳道人、藝術家的余在思,同樣也是保安員,他從經歷中感受到保安員往往在重複的工作中成為機械人,麻木知覺,在不合身的制服下面目模糊。他的作品《遊魂》,正要說在職貧窮人口不是一堆數字,而是有血有肉的人,「空空的軀殼,印刻著社會的靈魂。」。

(3)_余在思作品_遊魂_樂施會提供
樂施會提供
余在思作品《遊魂》

白雙全及「左一計劃」藝術團隊成員王錫欽的作品《更亭外的詩隱》以他在港九更亭內看到的字詞作詩,隱藏在展場內,待觀眾用紫外光電筒發現,就像前線工友的處境需要我們主動關注才能看到。

(4)_白雙全+「左一計劃」藝術團隊作員王錫欽的作品「更亭外的詩隱」
樂施會提供
白雙全+「左一計劃」藝術團隊成員王錫欽作品《更亭外的詩隱》
速遞員

根據統計處《2016年工資工時報告》,從事本地速遞的有5,000 人,當中四分一時薪低於40元。他們往往工時逾10小時,在節日前後工時更長。由於部分商業大廈禁止速遞員在客戶升降機使用手推車,大部分工友為加快速度,寧可使用手提袋背負沉重的文件包裹,增加工傷風險。

然而,不少本地中小型速遞公司傾向聘請年紀較大、或有輕度身體障礙的工友,一方面這批工友的議價能力較低;其次由於速遞員的車費是實報實銷,公司可利用長者和合資格殘疾人士的每程2元的乘車優惠,變相為公司節省成本。謝至德攝影作品《有名有姓》中,香港大學醫學院院長梁卓偉解下領帶換上速遞員制服,在路上顛簸地拉著沉甸甸的手拉車,發現路上的「行家」竟然有不少是長者,令作為醫者的他感受良多。

(5)_謝至德作品_有名有姓_梁卓偉
謝至德攝
謝至德作品《有名有姓》
低薪︰紙皮作幫補

拾回來的紙皮,要疊到多高,才可以換來一頓安樂午飯?政府外判清潔工是最低薪的一群,薪金只是貼近法定最低工資,工時再長也沒有補水,薪金只有八千餘元,難以維持一家生活。不少有全職工作的前線工友,也要加入撿拾行列,因此在垃圾站一角,不難看到鐵罐和紙皮,填補每月開支與收入的巨大罅縫。素描藝術家侯紹政向拾荒伯伯回收紙皮,在其上素描,勾勒出前線工友的工作的形態和疲倦面容。

(6)侯紹政作品「勞工也是社會的主人翁」
樂施會提供
侯紹政作品《勞工也是社會的主人翁》
合約︰沒有議價能力的「老闆」

「如雙方要提前解約,最少要十五天前通知,如不足十五天通知,要作出賠償;如本公司對承包人不滿意或錯誤,可即時終止合約,無須作出賠償」沒看錯,如此不平等條文在假自僱合約上並不罕見。

有僱主為了節省福利開支,如勞工保險、強積金等,強迫沒有議價能力的員工簽「自僱」合約,自己做「老闆」卻要繼續遵從不合理條款,上文的是工會親証、數年前的清潔合約,每月就只有1400元。勞工處曾打撃但問題仍存,當中以工廈清潔工的假自僱情況較為嚴重。

陶瓷藝術家梁祖彝看到情況後義憤難平,把這合約放在作品《罐頭》上,著消費者反思,我們買罐頭也會看成份,接受服務時又有沒有了解工友的情況?

(7)梁祖彝作品_罐頭_樂施會提供1
樂施會提供
梁祖彝作品《罐頭》
工具︰垃圾站內的發明

若我們今天當廚師,大抵不用自攜鑊鏟,但在香港許多清潔工竟要自攜掃帚,自製垃圾鏟。皆因在價低者得的制度下,僱主往往在預算中嚴重緊縮有關開支。不少工友唯有使用自行修補的老舊手推車,或要自掏腰包購買工具,甚至需要把普通不織布口罩清洗反覆重用。

設計藝術家陳嘉興作品《勞心勞力》聚焦工友工具, 由蕉葉紮成的掃帚用作掃樹葉;把辦公室椅子的輪加上竹籮,工友叫它「轆轆籮」能加快收集垃圾;用罐子改裝的垃圾剷,在清理溝渠時就靠它。工具的匱乏,反映清潔公司以致整個社會沒有正視清潔的工作環境,更沒有視之為專業,工友卻用自己的專業和智慧,承受著這問題。

(8)_陳嘉興作品_「勞心勞力」_謝至德攝
謝至德攝
陳嘉興作品《勞心勞力》
工傷︰下肢勞損

香港人時刻提醒自己「今時今日咁既服務態度係唔夠架」,服務水平比職業健康重要,大家似乎也接受了,做某些工作就會勞損,當保安就是要站著。然而長期站立、強度勞動帶來的勞損,並非工傷,不受保障。

藝術家程展緯作品《給保安員椅子運動》,為長期站立的保安員爭取椅子,呼籲大眾關注工作勞損問題,把下肢勞損列為職業病。在他眼中,椅子是員工在工作環境可以自主的設備,工作中能自主判斷坐不坐,關乎健康,也關乎勞工尊嚴。

(9)程展緯作品_給保安員椅子運動_樂施會提供
樂施會提供
程展緯作品《給保安員椅子運動》
對沖︰安全網的漏洞

付出了這麼多,又能否為未來換來更好的生活?強積金本意為香港市民提供基本的退休保障,但發展至今,打工仔一路儲,老闆就一路沖,強積金失卻保障效能。根據強積金管理局的最新數字,2016年被對沖為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的強積金累算權益超過38億港元。

藝術家李紹忠本身也曾經歷對沖,他的裝置作品《安全網的漏洞》,由多個金屬圈連接而成,平面整體呈現一個大問號,表達他對制度的詰問︰香港的安全網真的安全嗎?

(10)李紹忠作品_安全網的漏洞_樂施會提供
樂施會提供
李紹忠作品《安全網的漏洞》
社會認知︰你看見他們嗎?

每天在樓下替你開門的保安員,你知道他的名字嗎?和清潔工友同坐一架升降機,你會掩鼻嗎?路上遇到速遞員挽著重物,你會讓路嗎?

清潔、保安、速遞員每天在我們身邊,我們卻往往視而不見。也許這個社會的確不大想我們看見工友,似要把工友的辛勞隔絕於我們的視綫。當我們看不到他們,不知道他們的處境,也就不會為他們發聲。

多個作品也是討論我們的視角。廣告導演賴憶南作品《看見不看見》透過對焦勞動階層,讓大家看清他們;白雙全+「左一計劃」藝術團隊成員袁曉嵐作品《尤如塵埃》希望參觀者看到工友的貢獻;另一成員曾慧明作品《以手相傳》透過實驗、實踐把這份有温度的關懷傳開去。

(11)_賴憶南作品__看見不看見_樂施會提供
樂施會提供
賴憶南作品《看見不看見》
(12)_白雙全+「左一計劃」藝術團隊成員袁曉嵐作品「尤如塵埃」1
樂施會提供
白雙全+「左一計劃」藝術團隊成員袁曉嵐作品《尤如塵埃》
(13)曾慧明作品「以手相傳」_謝至德攝
謝至德攝
曾慧明作品《以手相傳》

各個藝術單位的作品在勞力是虛擬實景版(VR)網站上重生,並在錄像分享了他們逾大半年的創作歷程,由了解議題,訪問工友,到把自己對在職貧窮問題的觀察和思考化為藝術品。藝術作關懷,思考帶來行動,希望各界對在職貧窮的關懷能繼續延伸,令更多的人願意成為工友的盟友,推動改變,讓我們不再窮得只剩份工,被生活磨得窮。

Front_Page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鄭家榆
核稿編輯︰王陽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