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外情緒是如何被煽動起來的?德國只該屬於德國人嗎?

排外情緒是如何被煽動起來的?德國只該屬於德國人嗎?
Photo Credi: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人們覺得外國和未知的事物新鮮有趣,只要這些東西在離自己很遙遠的地方就沒問題。相反地,如果出現在自家門前,有些人便覺得受到了威脅,特別是那些對於生活現狀感到不滿的人。

文:克莉絲汀.舒茲—萊斯

德國人喜歡吃些什麼?披薩?義大利麵?美味多汁的土耳其旋轉烤肉,還是墨西哥玉米餅?義大利人、土耳其人、西班牙人、泰國人、墨西哥人──這些來自異國的人帶了許多新東西進入德國,其中包括許多美味的菜肴。然而,有些德國人卻把外國人視為危險的族類。

在上個世紀的50和60年代,德國還是百廢待舉的狀態,但是戰後能進行重建工作的人力並不多,因此政治人物邀請土耳其、義大利、西班牙、希臘和南斯拉夫的人過來,讓他們在德國賺錢,幫德國人工作。有些人把家人也一併帶了過去,不少人就在那裡定居了下來。當時,德國人欣賞這些南國人民歡樂的氣質。他們喜歡到這些「外籍勞工」(Gastarbeiter)的故鄉旅遊,因為這些國度充滿陽光,生活氣氛也讓人非常享受。

德國人的日子過得愈好,他們所要求的就愈多。但是重建的工作總不可能無止境地進行下去,很快地工作變得愈來愈難找。有些德國人無法理解,為什麼自己失業了,但他們的外國人鄰居卻還有工作。

對很多外籍勞工而言,德國已經成為他們的第二故鄉。他們在這裡建立家庭。他們的孩子在這裡出生,而且在父母的故鄉一個人也不認識。他們的家就在這裡,他們有什麼理由離開呢?

但現在廣大的德國民眾之中,有些人想要把他們趕走。

P92
Photo Credit: 麥田出版
煽動排外仇恨的人,只是想找個替罪羔羊,而不想正視自己的問題。

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人們覺得外國和未知的事物新鮮有趣,只要這些東西在離自己很遙遠的地方就沒問題。相反地,如果出現在自家門前,有些人便覺得受到了威脅,特別是那些對於生活現狀感到不滿的人。

但外國人根本無法為那些人的生活現狀負責。把錯怪罪到其他人頭上,這是愚蠢的想法。開闊和包容的心胸可以讓生活更有樂趣,通常也可以讓自己過得更為輕鬆。許多德國人喜歡去南邊的國家渡假,為的就是享受那裡的輕鬆步調和友善氣氛。那些國家的居民儘管生活不比已開發國家富裕,卻往往比我們自己的鄰居還要友善,心胸也更為開闊。這種友善開闊的心胸是值得學習的,不是嗎?

許多國家存在著壓迫、酷刑、戰爭、飢荒與貧困,這也是外國人來到德國的理由。他們在歐洲申請庇護(Asyl),庇護就是接納的意思。在第三帝國時期,許多德國人不得不逃離希特勒的迫害,而他們能倖免於難的唯一辦法,就是在外國得到庇護並在那裡找到新的家。因為這段黑暗的過去,戰後德國的憲法也將庇護納為基本權利。

眼下希望被德國接納的外國人如此的多,讓有些德國人覺得不堪負荷。他們擔心這些外來者會搶走他們的某些東西:工作、房子和金錢。特別是,當國家想要撙節支出的時候,某些人會受到不利的影響。儘管如此,德國人(許多先進國家的人也是一樣)還是過得比世界上大多數的人要好得多。

隨著世界的發展,人與人的關係變得愈來愈緊密。未來大家可能會在美國念書,或者是被公司外派到其他亞洲國家工作。這樣我們還會愚蠢到瞧不起其他國家的人嗎?如果我們對彼此能包容,並把別人和我們的不同之處視為對自己的充實,而非威脅,如此和平才會降臨在我們的世界。

相關書摘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向下扎根!德國教育的公民思辨課2-「政治人物可以說謊嗎?良心要多少才不算太多?」:參與討論的基本知識》,麥田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克莉絲汀.舒茲—萊斯
譯者:陳致宏

我們可能或多或少聽過他人講述對於政治的感受:一貫的執政黨與反對黨的口水戰、肢體角力或政治分贓。然而,318學運也許已經讓許多人了解到,所謂政治是一種公民參與,不再只是「管理眾人之事的人的事」了。

遺憾的是,台灣目前的課綱多半仍為刻版式教學,而非著重思辨,時間安排上也相對壓縮,以致真正接觸到政治課程往往是在大學;這中間顯然出現了斷層。反觀德國高中的必修課程中,除了語文數理外,公民課程也佔了相當程度的比例,像是「政治經濟」、「公民教育」、「社會研究」。透過這本在德國長銷不墜的思辨讀本,我們看到德國學生認識政治事務的途徑,作者是如何以易懂的例子引領讀者思考,並激發興趣。

RV1115

責任編輯:黃郁齡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