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比台北市大兩倍,4個QA看北韓為何瞄準一個小小的關島?

只比台北市大兩倍,4個QA看北韓為何瞄準一個小小的關島?
Photo Credit:Official U.S. Navy Page公有領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91歲的關島居民被嚇得幾乎每隔十分鐘就打電話問兒子局勢如何,也有居民深信當地美軍會保護他們。

北韓聲稱用4枚「火星-12」中程彈道導彈(IRBM)瞄準關島周遭,讓這片極小土地成了全球焦點。

事件成為島上居民茶餘飯後的談資,雖然一切生活如常,但部分居民情緒緊張,有人表示擔心到晚上睡不著。在當地甚有影響力的天主教堂呼籲民眾,「世界和平正受威脅,在此困難時刻要仰賴天主。」

美國總統川普發表「烈焰怒火」言論,誓言如果北韓不停手,就施以世人前所未見的猛烈攻擊。關島政府急急在翌日發表聲明,呼籲民眾和遊客冷靜、不用恐慌,當地並沒有即時危險。

不過,部分居民還是難以安心的,尤其是那些經歷過二戰的老人家。亞加納高地市長Paul McDonald表示,他91歲的母親幾乎每隔十分鐘就打電話來問局勢如何。

56歲的Daisy Mendiola說,大家都非常擔心:「現在我們面對的勢力是大到無法對抗的,一有風吹草動,大家已準備好離開,願主保佑不要發生。」

律師Todd Thompson說,以前都有過同類威嚇,但當時對華盛頓的領導人有信心,相信他們自會擺平事件,所以一笑置之,「現在可笑不出來,華盛頓變了天,誰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RTS1B5MT
關島遊客區杜夢灣一切如常。photo credit: REUTERS/Erik De Castro/達志影像

關島基地扮演的區域角色是什麼?

(中央社)關島位處太平洋中心——戰略要地,距朝鮮半島和東亞其他可能爆發衝突的地點只需短程飛行即可抵達。南韓首爾位於關島西北方約3219公里,日本東京在關島北方約2414公里,台北則在關島西方約2736公里。是美國軍事重要據點,更有「不沉航母」之稱。

由於關島是美國屬地,美國軍方從那裡出動部隊,或許就不用擔心會讓反對美國行動的地主國家不快。

安德森海軍基地是美國快速攻擊潛艦的重要前哨站,而快速攻擊潛艦又是在此區蒐集情報的重要工具。這個區域包括朝鮮半島,以及中國大陸持續在人造島建造軍事基地的南海。

關島面積只有543.9 平方公里(相當於2個台北市,又或6.7個香港島),人口約16萬。

關島有哪些設施,這些設施有多重要?

關島有兩個主要基地:北部的安德森空軍基地(Andersen Air Force Base)和南部的關島海軍基地(Naval Base Guam),都隸屬馬里亞納軍區聯合司令部(Joint Region Marianas, JRM)。兩基地中間,就是飯店和度假村林立的旅遊區杜夢(Tumon)。

關島海軍基地建於1898年,美西戰爭結束、美國從西班牙手中接管關島之後。空軍基地則建於1944年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美國準備派遣轟炸機前往日本。

關島北面的安德森空軍基地,在越戰時發揮重要作用,南面的海軍基地是美軍太平洋艦隊和第七艦隊的母港。2013年美國同北韓之間也發生類似今日的危機,在恐嚇不斷升級下,最終導致美國在關島部署了薩德(THAAD)系統。有居民表示,島上重裝備的軍事設施讓他們稍感安心。

今天,關島海軍基地是4艘核動力快速攻擊潛艦與兩艘潛艇母艦的停泊處。

安德森空軍基地則為從美國本土輪調到關島的海軍直升機中隊與空軍轟炸機屯駐地,有兩條2英里長的跑道,還有大型燃油和軍需儲存設施。

美國共計有7000名軍方人員駐守關島,多數是海軍官兵和空軍飛行員,連同家屬就有1.3萬人,其生活消遣支出成了旅遊以外,當地最重要的經濟支柱。

美軍如何運用關島因應北韓威脅?

美國軍方2004年開始輪調B-2匿蹤轟炸機以及B-1與B-52等轟炸機到安德森空軍基地,這是因為亞太其他基地的美軍被調往中東作戰,以及北韓發展核武升高和國際的對峙。

關島國會議員Madeleine Z. Bordallo形容北韓和美國近日互相威嚇是過了頭,令區域局勢陷入危機:「金正恩的所作所為固然不能接受,但我希望總統(川普)盡一切可能的辦法和平解決事件,避免令危機升級。」

美軍在關島的歷史?

1898年美國與西班牙的戰爭中,後者戰敗,割讓關島予美國,時任美國總統的麥金里(William McKinley)下令關島由美國海軍管理,美國正式接管關島。

之後關島作為美國海軍根據地和通信站,,二次大戰期間的1941年12月10日曾被日軍攻佔。1944年7月21日,美國奪回關島控制權。

越戰期間,美國空軍派出155架B-52轟炸機到安德森基地,用於攻擊東南亞的目標。關島當時是軍方人員前往東南亞的加油站和轉機點,許多逃離越南的難民,也是經由關島撤退。

美國早前表示,會在2024-2028年間,把4000名駐日本沖繩的海軍陸戰隊員轉移到關島。

guam
關島在右下方位置。Google Map

核稿編輯:楊士範


猜你喜歡


【影音】整理數十萬張空拍影像,就像一場馬拉松:看見・齊柏林基金會「數位典藏」計畫

【影音】整理數十萬張空拍影像,就像一場馬拉松:看見・齊柏林基金會「數位典藏」計畫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透過影像為環境發聲」是齊柏林畢生在做的事,也是看見・齊柏林基金會要接力做下去的事。打造一座把台灣存起來的影像資料庫,讓齊柏林留下的影像資產得以傳承世代,「數位典藏」計畫需要你我一同支持響應。

2017年,《看見台灣》的導演齊柏林匆匆離開這個世界,留下無數珍貴空拍影像資產;這些跨越1990年代到2017年、長達25年台灣自然與人文地景變遷的真實紀錄,不只保留了台灣之美,更在學術研究、環保倡議和環境教育上有著無可取代的價值。然而,龐大的影像素材需要經過「數位典藏」才能被有效應用,因此「看見・齊柏林基金會」成立的初衷,就是為了承接數位典藏的使命,讓齊導畢生的心血,能夠世代傳承,發揮永續的影響力。經過兩年的摸索,基金會最終研擬出最合適的數位典藏計畫,不只將齊導作品數位化、分類歸檔,更要建置線上影像資料庫,並將繼續記錄台灣的使命傳承下去。

根據看見・齊柏林基金會統計,齊柏林導演在空中拍攝超過2500小時所累積的影像,約為10萬張空拍底片、50萬張數位照片,上千小時的空拍影片;要為如此龐大的影像資料建檔與整理,勢必耗費許多金錢、時間與人力。不過,只要能集結眾人之力,這一場數位典藏人員及專業志工接力的馬拉松,將會是美麗而撼動人心的一段旅程。

「數位典藏」做什麼?

數位典藏(digital archive),意思是將有保存價值的實體或非實體資料,透過數位化(諸如攝影、掃描、影音拍攝、全文輸入等)與加上屬性資料等詮釋資料(Metadata),建立數位檔案的形式,作為永久保管儲存。

而看見・齊柏林基金會的數位典藏計畫可分為三大工作線,分別為:

  • 傳統底片組:挑選底片→掃描成數位檔案→建立屬性資料→歸檔
  • 數位照片組:挑選照片→建立屬性資料→歸檔
  • 空拍影片組:挑選影片→建立屬性資料→歸檔

除了要將齊導留下來的影像作品數位化歸檔,數位典藏計畫還包括改版建置「iTaiwan8影像資料庫」,也就是建設完整的線上影像資料庫系統,讓齊導作品更便於靈活運用,也能讓更多世人看見。

飛行2500小時累積的空拍影像,怎麼整理?

  • 整理底片/數位掃描

數位典藏組專員詹宇雯的工作,是負責整理傳統底片。即便存放在防潮櫃中,傳統底片仍面臨逐漸老化褪色的壓力,需要與時間賽跑進行數位化保存;然而大多未經篩選的10萬張底片,有些因為直升機震動導致些微的畫面模糊,也有因飛行路線連續較重複的地景構圖,而詹宇雯的其中一項任務,就是拿著放大鏡一一檢視精挑,並標註定位和勘誤照片資訊。

「整理底片最常發生的問題就是人工出錯,因為以前留下的資料可能是齊導或其他志工整理出來、用手寫的,貼紙可能貼錯或資料寫錯。」詹宇雯說起某次經驗,當時有一張台北車站的照片被貼了很多年份,為了找出正確年份,她試圖辨識照片裡招牌跑馬燈上的氣溫、股市市值等資料,交叉比對推斷出正確年份。雖然偶有這種偵探辦案一樣的趣事,但大多數時候是耗費專注度與眼力的過程。

完成底片挑選的階段,接著進到底片掃描數位化。然而,這步驟並不容易,除了整體的影像品質控制與檔案管理,齊柏林導演留下的底片最遠距今至少11年,老化褪色的底片容易出現色彩偏誤,須進行色彩還原,再修掉畫面上的髒點、存成解析度高的數位影像才算完成。

image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整理傳統底片的過程,必須拿著放大鏡一一檢視精挑,標註定位和勘誤照片資訊。
  • 建立屬性資料

所謂「建立屬性資料」,其實就是為影像添增各種描述紀錄的資訊,有了這些資訊,龐大的影像資料才能被有效率的搜尋、管理。數位典藏組副組長陳宣穎表示,以齊導拍攝的影像為例,包含:拍攝主題、地點及詮釋地景的關鍵字都屬於此範疇;而其中投入最多時間的便是「定位」和「建立關鍵字」這兩項任務。

「定位」指的是找出拍攝主體所在地點和座標,有時可透過既有的飛行軌跡紀錄來推測,但更多時候是在沒有軌跡紀錄的狀態下,憑藉地理知識及照片上的蛛絲馬跡判讀位置。如果影像拍攝年代久遠,或是地景變化很大,就需要運用更多歷史圖資或佐證資料去搜索、推論。

「我們要一張一張照片判讀,建立屬性資料。像是早期的傳統相機沒有定位功能,常常看到照片中只有一大片山稜線,此時我們就要仔細比對地圖、衛星影像,想辦法查找,盡可能貼近正確。」陳宣穎說。

「建立關鍵字」看起來似乎相對輕鬆,然而事實上,光是決定有哪些關鍵字可以使用,就是一門功夫。第一步必須辨認影像中的景物,例如一塊農田種植的是什麼作物,就必須蒐集其他資料輔助判斷;其次,由於空拍照片尺度不一,在畫面中佔比多大的景物需要設立關鍵字,也需要經過討論訂定規則;最後,還必須從使用者的角度思考,依據一般人的搜尋習慣設立關鍵字。

因此,在建立屬性資料的過程中,看見・齊柏林基金會也特別諮詢多位專家,共同研究規劃出適合台灣空中影像的關鍵字建置邏輯,並以此基礎進行分門別類、校正檢核,確保影像被妥善歸納及運用。

image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建立屬性資料時需要大量對比地圖,並依照訂定好的規則建立屬性資料,使歸納邏輯一致。
  • 影音資料典藏

相較於照片整理,動態影片的典藏工程更為多元複雜。首先,要針對近千小時空拍影片進行盤點,接著進行特殊格式轉檔與備份,再逐步建立邏輯編碼、標示檔案管理方式,以推動後續屬性資料建立。

「影片整理最大的兩個挑戰,其一是影片內容橫跨的範圍很大,導演可能是台中起飛、屏東降落,因此要去判斷每個影片節點的地景定位;其二是飛機上升的垂直範圍很大、晃動又劇烈,有時候會遇到『果凍效應1』致使內容失真。」影音製作組專員鄭宇程說明,由於各時期的影片拍帶檔案格式、影像內容品質、影片時長都不同,大大增加了管理建檔難度。

image4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影音資料的典藏,需要讀取大量的檔案,逐格檢視、分段建立屬性資料、調色等。

加入數位典藏的馬拉松,傳承接棒台灣之美

從一步步定義操作流程、統一色彩管理語言、購置影像處理設備等,到培訓志工與實習生、讓人力支援一步到位、避免巨量資料的協作過程中出現錯誤,都是數位典藏計畫的範疇。多元內容創意部副總監王俐文表示,「數位典藏」四個字說來簡單,但過程繁複龐雜,需要所有人一致的專注、耐心、細心、以及熱忱。

「iTaiwan8影像資料庫」作為看見・齊柏林基金會數位典藏計畫的目標之一,改版上線只是第一步,接下來除了完成龐大影像資料的典藏,更大的挑戰是要繼續記錄台灣,讓影像不會只停留在2017年。

「透過影像為環境發聲」是齊導畢生在做的事,也是基金會要接力做下去的事。而數位典藏計畫,就是齊導生命的延續,也是基金會動力的源頭。要打造一座把台灣存起來的影像資料庫並不容易,看見・齊柏林基金會亟需各界的支持,共同建置屬於台灣最美的影像資料庫。讓我們一起守護齊柏林留下的影像資產,讓土地脈動的珍貴影像得以傳承世代,發揮更多價值。

捐款支持看見・齊柏林基金會,透過影像為環境發聲


註1:果凍效應(rolling shutter)是數位相機CMOS感光元件的一種效應,當使用電子快門來拍攝高速移動的物件時,原本垂直的物件拍攝出的畫面卻為傾斜甚至變形。(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