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工會就像談一場平凡拖磨的戀愛

搞工會就像談一場平凡拖磨的戀愛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廠場工會的日常,就像談一場平凡無奇又彼此拖磨的戀愛,綿延無盡的對話,反反覆覆,你看看我啊、我看看你,彼此試探對方底線。偶爾有些四射激情,多數時候就是平淡地拖磨,希望你愛上我,交往了卻又互相拖磨還難分難捨。

W幹部特別來找我,談會員K君被調職了。W幹部語氣沒有了平時的仗義橫秋,只靜靜說:「迪皓,你跟他談一談。」我撥了通電話給K,他吞吞吐吐地說著自己不願意接受調職,我跟他分析了「調動五原則」【1】,這回的調動似乎有些爭議,但聽著聽著覺得事情有些複雜,似乎大家都有難言之隱。多問了幾句事情始末,K君道同事們嫌他維護的攝像機維修費太高(同事的兩倍到三倍),我嘆了嘆,側面問了G先生,G告訴我確有這情況,長官才決定將K從需要保養技術位置調動到倉儲理貨,偏體力勞動的工作。這似乎又沒那麼違反調動五原則了。

於是隔了幾天我找了個空,騎著車到K君家門口,拿著勞資爭議調解申請書,跟他說資方應該會如何反應,我們首先得提出證明:這個調動非你體能所能負荷,否則事情無解。那是個飄著微微細雨的傍晚,昏黃路燈下意向不明的我倆皆是一座座孤島,在左顧右盼裡試探著團結口號的底線。我遞給K君一隻筆,他找不到可以依靠簽名的硬道理,最後靠著鄰居轎車引擎蓋上簽了字,慢慢地說:「那等我到星期一。」

星期一我再撥了通電話,K君說長官已經跟他談過了,會再做職務調整。他笑了,我也心安了。掛了電話,料想是對方知曉將送勞資爭議調解,主動先把事情「收」掉了吧。

這事件自始至終,你一言我一語地一個月的時間就過去了。

廠場工會的日常大抵是這樣,至少我曾服務過類似的工會。廠場工會一直以來是工人運動的基底,勞工們在同一個資方掌控下組織起來,挑戰資本控管與資源分配。當然工會的事務不僅止於如此,況且發生了一個事件,其他事件依舊不顧一切地同時發生。除此之外,日常裡還得面對永無止盡的會議與教育訓練,說到底就是面對勞方、資方,甚至是廣泛的社會大眾,得要「溝通、溝通、再溝通」。

工會日常
Photo Credit: 張迪皓
廠場工會成員的日常工作,除了行政工作之外,不外乎就是工會內部的會議溝通,以及工會會員在職場上遇到困境時,工會適時介入,並且了解會員權益受損的實際情況與嚴重程度,並且與會員工通後續的處理方式。每個勞資爭議討論都是一張白板,一張又一張的白板建構了工會的日常。

工會確也有如新聞報導、社群網絡傳播的那些,比較激烈、燦爛的事物,舉凡遊行、關廠討薪、圍場罷工、陳情抗議、記者會等對外活動。但這些只是工會日常之外的冰山一角,實際上低調、平靜的斡旋和行政工作,佔據了超過一半的時間。工會工作並非轟轟烈烈,而是小小的波折、平靜、蟄伏的總和。

該怎麼定性這些「承平」時光呢?邁可布若威(Michael Burawoy)在《製造甘願》裡寫道:「他們(會員)非常懷疑工會幹部保障會員利益的能力與意願。這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工會領袖在日常活動中絕少展現看得見的權力,而且很少為會員出手干預。工會的角色是維護現狀,它的權力通常是看不見的——用來防範管理階層的壟斷行為。然而,這種權力仍然有其影響力。工會出面,旨在嚇阻管理階層破壞勞動契約的內容。因此只要管理階層『照規矩來』,工會就好像什麼事也沒幹。」

從勞動體制(regime)角度來看,工會在廠場勞資關係裡擔任「守護者」的角色;若從時間的總量來切分,除了某些主動或被動的重大爭議時刻,多數時間裡一個守護者在做什麼,除了當事人以外,誰也看不見。好比我待過的每個工會,都曾遇到幹部會對會員說:「加入工會像買保險,你最好不要用到」或「工會不是萬能,沒有工會萬萬不能」之類的話,大抵是這個意思。

那麼,在偶一浮出水面的冰山之下,工會這「守護者」都在做些什麼呢?除了例行的組織、研究、培力工作之餘,偶爾會碰到某個工班、某個勞工、某些權益受損的問題,或者是會員們主觀認為受損的案件。工會幹部們、組織者就得陪著會員,一點一點釐清勞工口中的「權益受損」是否為實、何以受損、該不該提出爭議,最後則是敢不敢站出來。前半部分也屬於檢查資方、公司有沒有守規矩、有無違反法令、勞動契約或約定俗成的規範等等。甚至,會員偶爾也有家事、私事或見多不怪的法律問題,求助工會幹部。無論如何,工會難免就得站上接受諮詢、提供資源援助的角色。畢竟都找到工會來了,會員已無路可走。

21038042_1530567756963599_660249151_o
Photo Credit: 上圖張榮隆攝/下圖張迪皓提供
工會工作最為人知的部份,則是帶領勞工成員對權益受損的企業進行抗議、組織罷工等等。同樣都是紅布條,但工會日常會議與遊行的紅布條卻是兩個不同意思。

工會要發展,「守護者」得要「被看見」,希望被會員認識,在會員心裡填入一個影子。工會雖然是《工會法》賦予合法的社團法人,但卻不是理所當然的存在(至少在台灣不是)。相反地,工會幹部與組織者常常得讓會員(勞工)心有所感,讓他們知道「喔!有工會在!」違反法令得付上代價,資方自然犯不著天天違規,在沒案可守時,工會難免多做多錯,但不做又跟空氣一樣。要被看見,得滲透,藉由一個個案子在會員身邊遊走。像是一個追求的過程,愛情事件從來不會突然發生。

上述這些守護啊、關係啊,都是在大量對話中反覆。就好像那夜裡的微微細雨,永不間斷地下著。而你期許著孤島可以連結另一個孤島,終究形成一片大陸,工人們踏了踏腳喊著「I am the king of world!」工人們要撐起一片天啊。

廠場工會的日常,就像談一場平凡無奇又彼此拖磨的戀愛,綿延無盡的對話,反反覆覆,你看看我啊、我看看你,彼此試探對方底線。偶爾有些四射激情,多數時候就是平淡地拖磨,希望你愛上我,交往了卻又互相拖磨還難分難捨。但無論是工會幹部或與組織者,你撐得住,就待了下來;待了下來卻也不知道這愛情的終點在哪,你只知道那微微細雨還在下著,昏黃路燈下你倆或許已濕了一身。


猜你喜歡


輸在數據,或贏在數據?AWS免費線上研討會為企業制定必勝數據戰略

輸在數據,或贏在數據?AWS免費線上研討會為企業制定必勝數據戰略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AWS將於2022年5月25日下午2:00~5:00舉行線上研討會AWS For Data Web Day,以「數據與分析」為本次活動主旨,幫助企業制定現代化數據戰略,除了精彩內容外,同時也邀請了3位知名產業經驗的客戶進行分享,讓您了解在產業實務上AWS如何協助企業進行轉型。

數位轉型是一段不斷學習與創新的過程。身為雲端服務龍頭,AWS從過去到現在從未停止創新,且為了幫助企業客戶在數據為王的時代,能有效利用數據資料獲得深入洞察、搶得市場先機,AWS將於2022年5月25日下午2:00~5:00舉行線上研討會AWS For Data Web Day,以「數據與分析」為本次活動主旨,幫助企業制定現代化數據戰略。

2022年的關鍵任務:制定現代化數據戰略

在討論元宇宙拓荒、搶佔新興科技商機以前,企業是否已經紮穩腳步,建置完善的數據資料庫,建構業務創新的重要基礎?在邁向新時代的關鍵2022年,此刻最重要的任務之一,是制定現代化的數據戰略,幫助企業持續數位轉型。對此,AWS For Data Web Day線上研討會內容,將包含Amazon DynamoDB的十年創新之旅,帶領參與者進行新功能重點探討,並且同步深入了解AWS現代化企業數據遷移實戰、現代化數據平台大戰略、數據創新與加速分析應用等。

除了詳細解說數據對您企業帶來的影響之外,也邀請到AWS實際企業客戶分享成功案例,加速了解如何運用數據與分析進行產業數位轉型。

如何透過AWS獲得成功?重量級客戶親自揭密

AWS For Data Web Day線上研討會本次邀請了重量級來賓,成功企業包含全方位寵物管家 萬達寵物、大數據智能資料稽核與保護的專家 – Datiphy以及企業數據資產整合專家 – eForce,以上三間知名企業,將親自講授他們是如何透過AWS獲得成功,並且在數位轉型上取得領先的地位。

本場研討會,在深入了解該如何提升數據分析的效能的同時,又能兼具成本效益高與安全性;適合對於如何靈活應用大數據、對數據分析有興趣、想要建構數據與分析基本功的所有受眾,例如:公司技術部門決策人、業務決策人、IT主管及希望深入認識數據分析的任何人士。與會期間參與問答,還有機會抽中百元外送平台美食券。

在AWS For Data Web Day中探討雲端數據資料庫的優勢與做法,包括:

  1. 20萬多個資料湖在AWS上執行
  2. 使用Amazon EMR比標準Apache Spark快3倍
  3. 比其他雲端資料倉儲更實惠的價格效能達3倍
  4. 使用Amazon OpenSearch Service在單個叢集中儲存的資料量可達3PB
  5. 節省70%資料湖中資料的儲存成本

AWS For Data Web Day報名須知

  • 日期:2022年5月25日(星期三)
  • 時間:2:00 PM~5:00 PM
  • 形式:線上研討會

建議在活動前免費註冊AWS帳號 ,新註冊戶可兌換精美好禮三合一數據線。若為首次參加線上研討會者,GoToWebinar會自動偵測電腦配置,可在加入時自動安裝;若是使用手機登入此活動,則需安裝GoToWebinar手機應用程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