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觀不一定消極︰「防禦性悲觀」也有可取之處

悲觀不一定消極︰「防禦性悲觀」也有可取之處
Image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防禦性悲觀不像普遍所認知的消極式悲觀那樣,會促使一個人最終走向失敗,反之驚人的發現是,有著防禦性悲觀思維的人,最終的工作表現卻與常帶著積極思維的樂觀主義者不相上下。

作者︰崔瑜文(心理學系學生)

市面上許多熱門暢銷書可以看出,社會一味推崇帶積極正面能量的樂觀主義,往往把悲觀當成需要改善的缺陷。但許多研究指出, 悲觀者其實也無需刻意改變自己,因爲適當的悲觀對人們有著許多正面作用。

諾蘭(Julie Norem)和Cantor於1986年提出了防禦性悲觀(Defensive Pessimism),打破了大家對負面思考一貫以來的詮釋。防禦性悲觀不像普遍所認知的消極式悲觀那樣, 會促使一個人最終走向失敗,反之驚人的發現是,有著防禦性悲觀思維的人, 最終的工作表現卻與常帶著積極思維的樂觀主義者不相上下。

然而防禦性悲觀的產生,通常是源於擔憂表現與預期的反差過大所造成的不愉快,所以這樣會使人對結果有著較低的期望。並且,防禦性悲觀會使人事先預想各種糟糕的情況,以便屆時可以應對,這樣一來能夠減低失敗的機率,最終能夠獲得良好的表現。在這裏,防禦性悲觀可以説是一種心理戰略。因爲這樣未雨綢繆的做法自然而然可以讓人取得成功,所以許多成功人士都是防禦性悲觀者。

防禦性悲觀者追求成就的主要動機,是因爲他們極力希望可以消除内心對挫敗的焦慮。因此,當他們處於焦慮狀態,工作表現會顯得更佳。然而處於中性或愉快情緒狀態,他們無法使用平常慣用處理焦慮的應對機制,因而無法發揮該有的表現水平。由此可見,對於防禦性悲觀者,樂觀正面的思想不是那麽管用了。要知道自己是否是防禦性悲觀者,可以到提出防禦性悲觀概念的諾蘭博士的網站查詢。

這與Alloy與Abramson曾提出的抑鬱寫實假設(Depressive Realism Hypothesis)有著類似的觀點︰比起健康的樂觀主義者,患有輕微抑鬱的人往往能夠更爲實際地看事情。當一個人,尤其是在悲觀者上更爲顯著,處於不愉快、負面的狀態下,看事情更能著重於焦點,決策上也會比起在愉快的狀態下更爲謹慎,因而較少在公事上犯錯。而且在這樣的狀態下,一個人能有更多的批判性,也能比常人能夠做出正確的評估。

一項研究結果顯示,相較於樂觀而言,對未來生活預期較保守的高齡者,會有比較低的殘疾率與死亡率。因此從這角度看來,適度的悲觀,有著許多我們意想不到的可取之處,而思想傾向樂觀正面,也未必全然是好事。

當然,悲觀不能過度。過度消極的悲觀只會導致失敗,因爲這類的悲觀事前已經設想結果肯定,自然而然無法有動力的作出努力,最後表現顯然不佳。這一篇最主要想探討的是,無論自身是樂天派亦或是憂鬱派,大家應當瞭解對自己最有利的應對機制,因而去做最適合自身的決策。若想要對防禦性悲觀有更多瞭解,不妨可以閲讀諾蘭博士所著的《我悲觀,但我成功︰負面思考的正面威力》(The Positive Power of Negative Thinking: Using Defensive Pessimism to Manage Anxiety and Perform at Your Peak)。

參考文獻︰

  1. Alloy, L. B., & Abramson, L. Y. (1979). Judgment of contingency in depressed and nondepressed students: Sadder but wiser?.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General, 108(4), 441-485. 10.1037//0096-3445.108.4.441
  2. Lang, F. R., Weiss, D., Gerstorf, D., & Wagner, G. G. (2013). Forecasting life satisfaction across adulthood: Benefits of seeing a dark future?. Psychology and Aging, 28(1), 249-261. doi: 10.1037/a0030797
  3. Norem, J. K., & Cantor, N. (1986). Anticipatory and post hoc cushioning strategies: Optimism and defensive pessimism in “risky” situations. Cognitive Therapy and Research, 10(3), 347-362. doi: 10.1007/BF01173471
  4. Norem, J. K., & Cantor, N. (1986). Defensive pessimism: Harnessing anxiety as motivatio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51(6), 1208-1217. doi: 10.1037/0022-3514.51.6.1208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哇賽!心理學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tnlhk
核稿編輯︰周雪君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