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最後一屆 -「西寧FIRST青年電影展」觀察報導(下)

永遠的最後一屆 -「西寧FIRST青年電影展」觀察報導(下)
Photo Credit:翁煌德/放映週報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個電影節算什麼?沒了就沒了,電影永遠會有,熱愛電影的人永遠會有。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翁煌德

另一個揣揣不安的導演則是來自內蒙古的周子陽,他的《老獸》(2017)也是幾天觀影下來首部令我心頭一振的作品。電影原題「老混蛋」,講述一名行事莽撞的老先生因為竊取了妻子的手術費,進而引發的家庭風暴。導演的敘事技巧張弛有度,對通俗劇節奏的絕佳掌握與家庭倫理的討論令人聯想起伊朗導演阿斯哈.法哈蒂(Asghar Farhadi)。而飾演男主角涂們也獻上毋庸置疑的影帝級表演,金馬獎在望。

不過《老獸》出色之處更在於,導演拿內蒙鬼城鄂爾多斯市作為背景,與角色心境與中國人的倫理喪失進行了近乎完美的對照。歷經炒作而一夕暴富的鄂爾多斯,在短短數月之內成為虛有其表的現代化空城,如此獵奇景觀,兩年前趙亮才以紀錄片《悲兮魔獸》(2015)有過展示。

看完《老獸》,興奮地與導演周子陽暢聊,但談到年底的金馬獎,周導也不由得大嘆無奈,現有版本估計拿不到龍標。剪片,怕捨了精華;硬闖,又可能面臨遭到當局懲罰禁拍的命運。可謂進退兩難,而這也是今屆參展導演的普遍憂慮。

「留守兒童」成新銳關注焦點

談到金馬獎,大概是去年張大磊導演掀起的「八月效應」,起了良好的示範作用。這次多數參展導演也都提到了自己對金馬獎的期待,確實這次也有許多作品有相當強的實力足以衝擊金馬。例如黃驥與大塚龍治合導的《笨鳥》(2017)就是其中代表,值得矚目的是,這也是本屆入選影片中探討留守兒童現狀的作品之一,其他作品還有《石頭》(2017)與《米花之味》(2017)。

《笨鳥》是黃驥導演的「成長三部曲」的第二部,延續前一部,一樣起用姚紅貴飾演女主角。本片特色在於其聚焦在90年代留守兒童的性啟蒙與一切性壓抑,進一步反映了青春的迷茫與時代的壓力。而女主角姚紅貴富有靈性的傑出表演,有望在今年金馬獎獲得矚目(據說決選評審之一的范偉聽到她沒有入圍本屆FIRST影展的最佳演員,還大吃了一驚)。

至於鵬飛導演的《米花之味》則是吃驚地令人失望,片方為保住本片在威尼斯影展平行單元「威尼斯日」的首映資格,將本片臨時撤出FIRST影展放映,故媒體只能透過影展安排的私下展映場來觀賞本片。鵬飛曾經以《地下香》(2015)榮獲威尼斯日最佳影片,這次有別於前作略顯灰暗的基調,將故事帶到雲南,拍攝傣族民情,影像鮮豔且童趣。不過回歸到情節本身,故事缺乏亮點,對生死的辯證未臻深刻,倒是不能否認其取材上的優勢,確有助該片獲得歐美影展的青睞。

綜觀本屆入選片單,尚有四千人民幣拍攝的畢業製作《南京南》(2016)和五人劇組拍攝的《西流灣》(2017)等低成本克難製作,被認為反映了FIRST有意鼓勵的獨立精神,亦相當值得一提,然而礙於篇幅有限,難以一一贅述,故選出上述具有代表性的長片進行介紹。

筆者也由於時間有限,聚焦觀賞劇情長片與短片,到了影展結束之前,才耳聞「紀錄片完勝劇情片」之說,深感可惜。其他紀錄片包括拍攝已故攝影師任航的《我有一個憂鬱的,小問題》(2017)、描述在日華人李小牧從政血淚史的《我要參選》(2016)與中國偽畫村紀實之作《中國梵高》(2016),佳作甚多。

見證「撒野精神」

每年觀賞金馬獎頒獎典禮,雖不免對主持人多有微詞,但總有人說,中國的電影獎更不用說,全是無聊的主旋律播報,毫無可看性。FIRST影展的頒獎典禮一揭幕,走出來的是前央視主持人崔永元,還以為真如傳言,得要從頭乏味到尾。沒想到,崔先生的妙語功力(抑或典禮準備的劇本),竟不輸奧斯卡獎,令人驚艷也驚嚇。

崔永元一登台,便語出驚人道:「這次我來只看了一部電影,叫《塑料王國》。主辦單位盯著我,告誡我今天是現場直播,不要提到這部電影。」語畢,哄堂大笑。大概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在新聞中心觀賞直播的同僚們,眼前全是無止盡的廣告重播,對場內究竟發生什麼事完全一頭霧水。

IMG_2683
Photo Credit:翁煌德/放映週報提供
西寧First影展近年成為中國年輕電影人嶄露頭角的場域,但也因他們不顧政治上的禁忌問題,每年都面臨停辦的危機。

介紹到來自英國的評審托尼.雷恩(Tony Rayns),崔永元對他的翻譯呼喊道:「請告訴他,我們大陸銀幕太少,請他多帶一些影片回去放。」談及周迅,崔又大開時事梗,介紹詞令人捧腹:「大家都說周迅是著名演員、著名慈善家,但我更願意叫她:我的中國夢。」

崔永元以脫口秀的形式貫串整場,妙語如珠,大談官方審查、龍標、禁片,反覆揶揄大陸國產電影現況,典禮最常被提及的作品,竟是評審團主席婁燁執導的禁片《頤和園》(背景描述六四)。崔永元說:「我女兒聽到國產電影就癟嘴,聽到我這次要來FIRST影展主持,她卻舉雙手支持,我問她這個影展有什麼特別之處,她對我說,爸,國外電影節還是要去的。」

頒獎典禮當晚,除了聽主持人的高竿妙語,還聽足了台灣電影人的致詞。呂柏勳以《野潮》榮獲最佳短片,胡鈞荃以《異域》榮獲最佳動畫/實驗片,最為人驚喜之處則在最佳演員一項,《老獸》的涂們和《川流之島》的鄭人碩共享最佳演員殊榮,據說婁燁對鄭的演出由衷欣賞。這也是台灣電影參加FIRST影展以來獲得最佳成績的一年。

永遠的最後一屆?

在典禮尾聲,影展的首席執行官李子為上台謝幕,帶領整個影展的志願者(志工)上台向觀眾致意。李子為直言表態這很有可能是FIRST影展的最後一屆,這似乎也呼應了主持人崔永元的主持為何如此辛辣脫軌,分明是犧牲也要壯烈犧牲的氣魄。崔更總結道:「一個電影節算什麼?沒了就沒了,電影永遠會有,熱愛電影的人永遠會有。」

一時氣氛悲壯,筆者當下自認為見識了中國電影史的大事,篤信自己成了影史的見證者,見證當局對電影自由的迫害,以及大陸電影人如何不屈反抗。但是低頭滑了微信,卻見同業記者發訊道:「每年都說是最後一屆,莫認真。」到了晚上的惜別酒會,我問起一個連續幾年在核心工作的友人,為何每年FIRST都要說自己是最後一屆?對方笑言:「賣慘嘛!」

IMG_2661
Photo Credit:翁煌德/放映週報提供
First影展分為「驚人首作」、「競賽入圍」、「西寧鏡像」、「鹿特丹星球」、「意象再造」、「大使策展」和「學院精神」等七大單元。

回顧典禮的收場,才想起崔永元也開了這麼一句玩笑:「儘管放心吧!這兩年我主持的頒獎典禮沒有一個重播的。」事後查證,才曉得崔永元早就被當局封殺,名字本身就是敏感詞,主辦方下的這步棋,一開始就表明向政府作對,分明要「放肆」。

究竟FIRST有沒有明年?誠如策展人高一天針對青年導演之作的評論:「所有的技術都是建立在表達之上的,表達的活力決定影片不會成為流水線的方式所生產出來的東西。這樣的影片,一定有瑕疵,但這個瑕疵是它的特點,也構成了它最有魅力的地方。」電影如此,影展豈不是如此?

2017年第11屆西寧FIRST電影展得獎名單
  • 最佳劇情片:《小寡婦成仙記》
  • 最佳導演:蔡成杰《小寡婦成仙記》
  • 最佳演員:涂們《老獸》、鄭人碩《川流之島》
  • 最佳紀錄片:《囚》
  • 一種立場:《殺瓜》
  • 最佳藝術探索 :《笨鳥》
  • 最佳短片:《野潮》
  • 最佳動畫實驗片:《異域》
  • 評委會大獎·長片:《生命宛如幽暗長河》(By The Time It Gets Dark)
  • 評委會大獎·短片:《於是我們把金魚放進了泳池》(暫譯)

本文獲放映週報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藝文』文章 更多『放映週報』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