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家辜朝明:民間不借錢,台灣新總裁任務就是讓政府多花錢

經濟學家辜朝明:民間不借錢,台灣新總裁任務就是讓政府多花錢
Photo Credit: 財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將開始執行縮表,資金派對結束,全球經濟及資金局勢將有什麼變化? 台灣的前瞻計畫,能夠達到刺激經濟的效果嗎?野村總合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辜朝明,深入解析未來趨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郭庭昱|財訊雙週刊 第535期

今年4月美國聯準會公布的3月會議紀錄,首度透露將縮減高達4.5兆美元的資產負債表(簡稱縮表),這是聯準會主席葉倫(Janet Yellen)在2015年底升息之後,主導的另一項大工程,也象徵著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一肩扛起刺激景氣任務的寬鬆貨幣政策,進一步地淡出。

美國是目前經濟復甦腳步最穩健的國家,聯準會也是停止購債、升息、縮表的領頭羊。目前,美國債市走勢穩健,10年期國債殖利率維持在2.3%的健康水準;美國股市亦頻創新高,道瓊工業指數近日站上22,000點大關。

縮表時程》
經濟未完全復甦 時機恰當

葉倫一連串的動作真能帶領QE(貨幣量化寬鬆)靜悄悄地退出市場嗎?資金流動方向將因此改變嗎?另一方面,2017年台灣央行總裁將出現新臉孔,貨幣政策的重點在哪裡?台灣經濟的契機何在?

在此關鍵時刻,《財訊》專訪日本野村總合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辜朝明,解析全球貨幣政策及經濟發展前景,並提出對台灣的建言,以下為專訪紀要:

  • 問:聯準會計畫縮表,是否代表2008年以來的資金派對結束?你認為現在是啟動縮表的好時機嗎?

答:是的,資金派對結束,人們會有些緊張。

我認為聯準會必須在美國經濟完全復甦之前,就要結束資金派對。一旦經濟完全復甦,民眾開始借錢,如果此時聯準會才去移除QE,利率可能一下子衝很高,會導致更大的混亂。

現在美國經濟OK,還不算是完全復甦。私人部門(企業及民間),仍然沒有開始借錢,即使利率這麼低,還是在存錢(編按:2009年以來平均民間儲蓄占GDP(國內生產毛額)比率為5.2%,過去一年則為4.1%)。所以這是縮表最好的時機,聯準會最好的策略就是在私人部門開始去借錢之前,把QE移開。而且,早做比晚做好。

  • 問:你認為聯準會的利率目標在哪裡?

答:事實上,利率目標不是很重要。聯準會至今已經升息四次,但是美國債券殖利率尚未反映此事(編按:8月3日為2.226%)。這就是因為,美國民眾還沒開始借錢,他們還在儲蓄,儲蓄占GDP依然有4.1%。

聯準會升息只是為了防止萬一,不希望通膨惡化才動手。因為,至今無人有經驗執行聯準會首次的縮表,這也是債券市場第一次經歷縮表,聯準會很擔心債市有不好的反應。

然而,美國至今已經升息四次、一個百分點,債市依舊平穩,聯準會可以拆解債市的反應,這正是退出QE計畫的目的,聯準會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就是要做減震器(shock absorber)。

  • 問:觀察美國十年債殖利率的變化,可作為債市安全的指標嗎?

答:目前十年債殖利率在2.5%以下都OK,假如這個指標上升到3%,將是一個很不好的現象,股票、債券、不動產都會大跌。此時聯準會可能傳達「喔喔,這並不是我的意圖」,先暫緩計畫,甚至可能引導利率下降,這就是整個升息計畫的重點。

美元趨勢》
川普壓抑美元 嚇嚇而已啦
  • 問:雖然聯準會在升息,但美元指數近期走弱,聯準會及美國財政部是否擔心市場對美元失去信心?因為這將影響美國未來發行國債籌資。

答:他們尚未擔心這個問題。首先,美國經濟已經復甦,但並未全面走強,最明顯的指標就是通貨膨脹的數字不強。其次,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並不喜歡強勢美元。

上述兩個影響美元走勢的因素,和一年前最大的不同在於,當時市場只看見美國升息將拉升美元匯率,但是川普上台後,還要加上平衡貿易赤字的因素。因為川普要平衡貿易赤字,美元貶值是其中一個有效的辦法。當市場上愈多人理解這一點,美元就不易太強,因為川普隨時會跳出來打壓強勢美元。

  • 問:一旦聯準會縮表後,財政部要幫國債找新的買家,所以美元匯率也不能太弱?

答︰是的。這就是我一開始說「美國尚未擔心市場對美元失去信心」。

川普嘴上說說(lip service)要美元貶值是可以的。一旦美國財政部開始干預匯率,真的讓美元貶值,就要擔心資金外流的問題。

如果投資人不想持有美國債券,賣掉債券離開美國,美債殖利率會衝高,對於美國經濟十分不利。所以,川普可以口頭上壓抑美元,嚇嚇市場,但也僅止於此,不會再有進一步的動作了。

  • 問:當美國和歐洲要開始緊縮貨幣政策,美國又想擴張財政政策,這對金融市場的資金流動有什麼影響?資金會逃離債市嗎?

答:現在的情況是,美國已經開始緊縮貨幣政策,歐盟還沒有真正執行;美國的擴張性財政政策也還沒有開始。

川普並非口頭說說,他當然想增加基礎建設支出。但是,民主黨的議員一直在阻擋,我們不知道結果會如何。如果國會通過川普的擴張財政政策,一些錢會從債券市場移到股票市場;如果民主黨議員成功阻擋,那就維持現狀,不會發生任何事,債市和股市一定會失望。

事實上,擴張財政是對的政策,因為私人部門不願意借錢,得靠政府多花一點錢。

台灣新總裁任務》
讓政府多借錢 刺激經濟
  • 問:你認為聯準會主席葉倫表現如何?明年可能更換主席嗎?這對經濟及金融市場是風險嗎?

答:我覺得葉倫女士做得很好,能被提名連任是最好。

我們並不知道誰是繼任者。如果繼任者清楚聯準會退出QE的整體計畫,為何要縮表的原因,他能夠持續做下去,就不會有風險;如果這個人不希望移除超額準備,可能讓泡沫有吹起來的可能。

因此,葉倫主席會確保在她離開之前,聯準會執行縮表。這項計畫是由聯準會成員集體決策,準備了很久,也已經宣布一段時間,不管下一位是誰,至少會繼續一段時間,不至於馬上改變計畫。也許,一年後才會改變。

  • 問:台灣央行總裁明年也要交班,你認為繼任者最重要的任務是什麼?

答:所有的先進國家例如美國、日本,包括台灣在內,都面臨共同問題:私人部門不借錢。因為海外的資本報酬率(return of capital)比國內高,如果台灣人想投資,東南亞、越南等地的資本報酬率都比較高,在國內雜音又很多,海外會比較容易。而且,大家都不在本地借錢來投資本國。

這樣的情況下,央行的決策不會太有效率。因為,以央行決策刺激經濟,資金要來自於國內才可行。目前,人民似乎還依賴央行來振興經濟,但我認為不容易做到。二、三十年前,私人部門從國內借錢,並且投資在國內,利率可以調整借款與否,中央銀行的利率決策能夠影響經濟。現在大家都不借錢,央行決策的力量很小。

這時候,你不能叫私人部門停止儲蓄,就像你我,我們依舊擔心未來的不確定,不願意去借錢,還持續儲蓄,這種行為對總體經濟不利。此時,央行應該告訴政府多借一點錢,確保政府借的錢是來自國內儲蓄,才可以讓國內經濟復甦。所有的先進國家、包括台灣,政府必須多做一點、帶頭借錢花錢,不要太過依賴央行決策。

  • 問:有人邀請你出任台灣的央行總裁嗎?

答:(一陣大笑),我知道這事。

  • 問:你有意願嗎?

答:我沒有資格。如果有任何需要,我很樂於提出建議。

前瞻建設目標》
自行籌資 確保計畫進行
  • 問:去年你曾經建議台灣蔡總統,政府應該大膽花錢,最近,政府提出8,800億元的前瞻計畫,你有什麼看法?

答:我建議政府支出增加,但是要聰明花錢。最簡單的原則是,建設的投資報酬率必須大於資金成本。我希望前瞻計畫盡可能自行籌資(self-financing)、或接近自行籌資。

台灣十年債殖利率1.2%,如果未來的投資報酬率達到1.2%,因為是自行籌資,就不會成為政府及納稅人的負擔,這是所有先進國家政府支出最應該注意的。台灣的游資很多,政府可以從這裡籌措長期資金,確保前瞻計畫長期財務的可行性,才能確保計畫持續執行。如果資金不能自籌,投資的金額又很大,有可能執行到一半,因為財政的壓力必須停止,蔡總統一定不希望走到那一步。

此外,也希望蔡總統能正確地選擇投資案,並小心地執行、不要浪費,把前瞻計畫視為獨立計畫,交給對的人去執行;如果交給不對的人,執行得不好,甚至傳出賂賄醜聞,預算將會增加,就不能達到自行籌資的目標。

本文經財訊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