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選出賤民當總統:翻轉政經貧窮線,也鞏固莫迪總理連任路

Photo Credit: 財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印度總統柯文德被視為執政黨2019年大選吸票機,也是總理莫迪推動改革的關鍵。 然而外界對他所知不多,媒體甚至表示,看來只有兩人認識這名候選人:莫迪和老天爺。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陳敏靜|財訊雙週刊 第534期

7月25日,拉姆.納特.柯文德(Ram Nath Kovind)出任印度第14屆總統。如同他在當選後發表的感言:「這是印度民主的神奇時刻。」

柯文德1945年出生在現今北方邦坎普爾郊縣(Kanpur Dehat)的一個貧困村莊,父親是一位織工,屬於賤民階級的弱勢族群,家中有五男兩女,他是最小的男孩。

勝選後,柯文德回憶起一貧如洗的童年,他說:「我們住在茅草屋,屋頂根本擋不了灌進家裡的大雨。我和兄弟姊妹貼牆站著等雨停。」五歲時,母親因為茅草屋失火而被燒死;小學畢業後,他每天步行六公里到中學,因為村子裡沒有人有自行車。

出身賤民 行事低調、圓融

取得法學學士畢業後,柯文德在德里高等法院及最高法院擔任律師達十六年,直到1993年;執業期間,他一直為弱勢族群提供免費法律扶助。因為在最高法院服務,他開始接觸到政界人士,1977年他擔任印度總理德賽的幕僚,1991年加入印度人民黨(BJP)。

他曾擔任兩屆聯邦院議員(印度國會上議院),政治生涯投入扶助弱勢團體;他致力提倡教育,12年議員期間,強調農村教育基礎建設,在北方邦(Uttar Pradesh)和北阿坎德邦(Uttrakhand)興建學校。

柯文德行事低調,不具爭議色彩。在印度人民黨宣布由柯文德擔任總統候選人前,外界對他所知不多,印度媒體甚至表示,「看來只有兩個人認識這名候選人:莫迪和老天爺。」

不過,他處世圓融,一般認為這是他獲得執政黨重用的理由之一。舉例來說,2015年8月柯文德獲印度總統任命為比哈爾邦邦長,該邦首席部長(民選首長)表示,他事前未被知會,但兩人從未發生衝突。

柯文德並不是第一位賤民出身的印度總統,1997年上任的納拉亞南(Kocheril Raman Narayanan)是第一人。不過,這次是印度獨立以來首度出現最後兩位總統候選人都出身賤民,也是印度人民黨首次提名賤民階級作為候選人。

印度總統屬於榮譽職位,由全國4,800名議員投票選出。當大選未能產生多數黨,總統會出面協商由哪個政黨組閣;柯文德當選印度總統,代表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所屬右翼印度人民黨領導的國家民主聯盟(NDA),幾乎取得所有的政府重要權力與職位,對莫迪總理連任之路助益很大。

執政黨大力改革 引發抗爭

柯文德因為出生於北方邦,備受黨內重視;北方邦是印度人口最多的邦,也是印度總理莫迪極力爭取的票倉。儘管印度人民黨是北方邦的執政黨,卻無法吸收當地賤民階級的選票,加上近日各地爆發的賤民衝突,可能對印度人民黨產生負面影響;因此,柯文德作為第一位印度人民黨籍總統,又是賤民階級出身,被視為2019年印度大選蓮花盛開的關鍵(該黨標誌)。

古老的印度種姓制度把人分為四個階級:婆羅門(祭司與教師)、剎帝利(戰士及統治者)、吠舍(商人、農人、牧人、工匠)和首陀羅(奴隸)。

賤民(dalit)不屬於這四個階級,完全被排除在種姓制度之外,多為罪犯、戰俘或是跨種姓婚姻者及其後裔;他們世代從事最汙穢的工作,像是屍體火化、收集垃圾、清除排泄物、屠殺牛隻、皮革處理等。

1947年印度脫離英國殖民獨立後,《憲法》正式廢除種姓制度,凡是歧視不同種姓就是違法。但種姓制度至今對印度社會、尤其是農村,仍有巨大影響。種姓最高階級的婆羅門不及人口的4%,卻占有接近半數的國會席次。

賤民向來被視為不潔、不可接觸,他們走過的足跡要清除,打水的汲水器要洗過,別人才能再用,甚至連影子交疊,都被認為是玷汙他人;賤民因不慎碰觸到較高階級的人而被毆打、殺害事件時有所聞,動手者甚至不必負任何法律責任。

印度許多爭議都是因當地特有風俗而起,像是印度教視牛為神聖的,信徒嚴禁吃牛,一些激進的印度教信徒會攻擊吃牛肉或負責屠牛的賤民階級。莫迪政府此前曾頒布禁令,禁止販售牛隻以供宰殺,該禁令引發抗議,許多人認為印度人民黨做得太過頭;結果,7月11日印度最高法院裁定暫緩實施禁牛令,法官稱這項禁令對肉品和皮革工業將產生重大影響,並會損害合法宰牛地區的生計。

然而,印度政府一直積極設法保護賤民階級及低種姓人(統稱落後階層,backward classes),讓他們有上大學及服公職的機會。印度實施著名的「保障政策」,不僅在議會兩院為他們保障一定比率席位,且在所有政府機構和國營企業保留高達27%的名額;另外,低種姓出身的學生也享有一定比率的升學保障名額。

莫迪出身於低種姓階級,父親是賣茶小販,家境貧困。莫迪2014年6月贏過出身婆羅門的拉胡爾.甘地(Rahul Gandhi),扭轉印度向來由高種姓階層統治的局面。

莫迪上任後大刀闊斧改革,希望讓印度經濟起飛,推出「印度製造」活動,鼓勵外商到當地投資製造。但有一些改革極具爭議性,像是修改《土地徵用法》,修法後會讓企業與政府更容易從農民手上買地;政府表示,修法可以刺激經濟,但小農、貧農更無以為繼,許多人被逼到走上絕路。

莫迪連任在望 印股漲不停

另外,去年11月8日,莫迪突然宣布禁止500和1,000盧比大額貨幣流通,希望杜絕黑金和打擊地下經濟;印度是一個高度依賴現金的國家,從發工資到買菜等日常交易,有八成以上使用現金,而這兩種大額鈔票占貨幣流通總額的八成以上,廢鈔令發出後,新鈔供應不及,市面現金短缺,民生大亂;今年第一季國內生產毛額(GDP)成長率因而放緩到6.1%,喪失全球成長最速經濟體的寶座。

再來就是爭論10年的商品服務稅(GST)在7月初上路,由全國統一稅取代各邦及中央多達17項的混亂稅制。GST就不同品項分為5%、12%、18%、28%四種稅率,基本日常用品稅率最低,豪華轎車、香菸等奢侈品稅率最高。

儘管劇烈修法引發社會抗爭,但專家大多看好印度經濟成長和市場前景,印股大盤指數SENSEX今年以來漲逾20%,在莫迪可望持續執政、貫徹改革下,前景十分受期待。

本文經財訊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財訊』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