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多數據也無法說服「男女同工不同酬」的任一方,千萬別亂捅馬蜂窩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僱主真的在乎公司經營,根本就沒有誘因歧視女性。而如果真的有僱主,不顧生產力,只想男尊女卑,那為什麼我們要阻擋他們走上自我毀滅的道路呢?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有些話在矽谷是不能亂說的,一碰到這些禁忌,下場就是不得好死。最近的例子是Google的工程師James Damore,他在公司內部網路寫了一篇戰文,主張男女生理上的不同,有可能造成工程師和企業領導階層的陽盛陰衰。他並且質疑了Google內部提倡性別、種族多元化的政策。這樣的宣言一被爆料出來,Damore的下場就已經注定了。上周末戰文被爆料,周一他就被解僱了。

Damore不是第一個挑戰矽谷左派一言堂的傢伙,也不會是最後一個。2014年,Mozilla的CEO rendan Eich,被同性戀網站抵制,因為他捐了一千塊美元給反同性戀結婚公投的團體,新聞一出,他也只有一死,下台了事。挺川普的Peter Thiel,要不是他夠大咖,早就在矽谷死無葬身之地。

我不想討論攻擊Damore那些人的閱讀障礙,因為我很愛惜我的性命。但關於這件事,我有兩個觀察重點。

第一,Damore的論點其實沒有很紮實,因為他引用了太多的演化心理學(Evolutionary Psychology)。演化心理學,在我看來,離可以實證的科學還遠得很。真要戰男女生理不同造成成就不同,那應該看看Larry Summers,前財長、前哈佛校長的那篇著名演講,那才是科學的討論。但如果你還沒聽說Summers的下場,讓我來告訴你。

Summers說,男女天生材能上的「變異度variability」可能是造成女性在高等研究機構數目遠少於男性的原因。這樣「四平八穩」的科學猜想,引來學術界,尤其是女性主義者的強烈反彈,說他性別主義,主張女性比男性低劣。我是不知道這些人如何由這些話,下這個結論,但他們的力量太大了。Summers被逼從哈佛校長位子退下,後來歐巴馬考慮讓他接聯準會主席時,這些人不斷耳語Summers的「包袱」,而逼他自己放棄。到現在,這個想要一展長才的經濟學才子,都沒辦法有任何的政治任命。

講Establishment「既有勢力」,這些左派一言堂的establishment,數一數二。

所以,所有想要戰男女天生差異的,都要先看看Summers和Damore的下場,再考慮值不值得。但我覺得這些發言不妥,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這也是我的第二個觀察重點:我們其實沒有辦法有任何科學證據支持男女生理不同,或是反對男女生理不同,會造成成就不同,因為我們沒辦法控制所有的變數。

以最常提到的男女同工不同酬議題來講。很多人說,做同樣的工作,拿不一樣的薪水,那就是性別歧視。但我們怎麼定義和度量「同工」呢?職位一樣,就同工了嗎?產出一樣了嗎?對公司的未來,貢獻度一樣嗎?我們永遠沒辦法控制所有的變數(如果你迷戀蘋果橘子經濟學式的instrument variable,那你得先知道這方法的侷限),所以我們永遠沒辦法證明「同工不同酬」。

退一萬步說,就算我們有辦法控制所有的內在變數,我們還是得擔心外在變數。拿我們學術界當個例子。大學裡的老師,應該最接近所謂的同工的工作了吧。也許教的課不一樣,也許對學生的影響程度不一樣,但對學校當局,老師就像生產線上的工人一樣,一個老師開多少課都是固定的,除了年資的差別以外,應該給薪是要同工同酬的吧?但在美國不是這樣的。如果看男女教授的平均年薪,那是有很大的差別的。

有一個可能原因是,某些系,有太多夠資格的女博士可以僱用,比如說社會系、心理系,一招人,學校有許多的選擇,而有些系,如會計系,男女教師比例比較平均,但不管男女,幾乎都找不到博士來教。對學校而言,會計老師的薪水要給高,才有人來,而社會系的老師,就可以給少一點,反正想來上班的優秀女博士那麼多。一來一往,就造成男女教授的薪資差距。要怪學校為省錢而造成給薪不公平嗎?現在高等教育界,除了最有錢的那些學校,那個學校不苦哈哈,不能怪他們小氣。而有性別歧視躲在所謂的市場機制後面嗎?我們不知道,也永遠沒辦法知道。

所以更多的數據,也沒有辦法說服「男女同工不同酬」議題的任一方。因此,千萬不要亂捅馬蜂窩。

但數據有一個很重要的用途,尤其是「價格」數據,因為價格是最好的市場調控訊息,不管是就業市場的供給方,還是需求方,清楚、透明、準確的價格,可以幫助市場快速達到均衡。比如說,如果「同工不同酬」真的是因為歧視而造成,那不就給聰明的僱主,有很好的機會僱用被低估的女性,撿個大便宜?如果僱主真的在乎公司經營,根本就沒有誘因歧視女性。而如果真的有僱主,不顧生產力,只想男尊女卑,那為什麼我們要阻擋他們走上自我毀滅的道路呢?

而更重要的,這樣的薪酬資料,是讓新一代的年輕女性,看清楚未來生涯的選擇。如果文科的工作,多在「女人何苦為難女人」,為什麼不朝機會更多的理科邁進?相信男女能力沒有不同的父母,更應該這樣鼓勵自己的女兒。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職場』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