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時費工的布農族苧麻編織,卻讓外來的替代役捨不得回家

耗時費工的布農族苧麻編織,卻讓外來的替代役捨不得回家
Photo Credit: 截圖自臺東縣政府 臺東網路農場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苧麻工藝老師阿布斯說,不少人認為傳統苧麻編織耗工費時,不如使用現有的編織線材,但她認為自己身處傳統織法與現代編織的中間點,有責任不讓傳統流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布農族女姓阿布斯,花多年鑽研傳統的苧麻工藝,近來不只集結部落婦女及部落年輕人,甚至吸引外地來的替代役,退伍後就此留下,深耕苧麻編織。

(中央社)

台東縣延平鄉桃源部落的婦女阿布斯(漢名:邱春女)是當地有名的苧麻工藝老師,她成立阿布斯工作室,傳授布農族傳統苧麻工藝。她說,這條細細的線,拉近了部落婦女的距離。

從事布農傳統編織多年的阿布斯說,一直想找回布農族傳統編織的精髓,他們向耆老承租一塊苧麻地,從栽種、採收、剝莖皮、搓揉成線,全都依照古法,相當費時,但不能讓數百年來累積的文化失傳。

阿布斯說,台東原住民卑南族、排灣族、魯凱族、布農族甚至阿美族,都有傳統苧麻工藝,但是,每個族群的做法和編織都有差異,有的先染色再做成線,有的是織成產品後再染色,各有特色。

這幾天正是阿布斯最忙碌的時候,因為現在正是苧麻收割的季節,她在「台東縣布農青年永續發展協會」旁空地,耐心的指導年輕人和婦女剝取苧麻莖皮,準備曬乾。

工作室裡有色彩鮮豔的苧麻線和各式各樣的成品。阿布斯拿起一團苧麻線說:「這團苧麻線,從田裡收割到能織布,必須要一年的時間,傳統的苧麻工藝相當耗時。」

勞動部台東就業中心,協助桃源布農部落年輕人返鄉,和部落婦女一起發揚傳統苧麻工藝產業。阿布斯表示,部落的婦女學習苧麻工藝,不僅可以聯絡感情,還可以改變婦女酗酒的習慣,「細細的一條線,拉近婦女的距離。」

自由報導,阿布斯從開始學習苧麻工藝到成立工作室,中間其實經歷不少挫折。一開始除了要從80多歲的耆老家中引苧麻種回家栽培,還向耆老學習剝莖皮技巧,但老人家只會做不會說,示範動作迅速又俐落,阿布斯摸索了三、四年才找到方法。

「從栽種、撥莖皮到搓揉成可織布的線要一年時間。」阿布斯說,不少人認為傳統苧麻編織耗工費時,不如使用現有的編織線材,但自己身處傳統織法與現代編織的中間點,有責任不讓傳統流失。

(中央社)

除了部落婦女,也有外地來的替代役,被苧麻工藝吸引,替代役結束後就此留下,捨不得回家。

26歲的凃建廷是嘉義阿里山客家人,在台東縣延平鄉延平部落的消防分隊服替代役。退伍後,卻不回家,選擇留在部落,跟著布農族人學習苧麻織布。

一年半的時間,如何種苧麻?何時可收割?凃建廷已經非常專業。他說,這塊苧麻田是布農族長輩留下來的,種出來的苧麻很高,品質最好。

而苧麻從植物到編織材料的製作過程,他也信手拈來,「收割前,要先將葉子摘除,做出來的麻布才會漂亮」凃建廷說,在田裡種苧麻,然收割樹幹,再剝皮刮出纖維,經過染色等一連串的處理,才會變成可以織布的線做成產品。

被問到當初為何決定留在台東不回阿里山?凃建廷說,他很喜歡台東,「人很好,環境很好」,更重要的是,這裡有他要學習的東西。

「這裡除了有我想做的事,還可學到原住民如何與自然的互動、平衡生存」。他說,原住民用東西,只拿他們用到的就好了。例如苧麻,今天能做多少,就採收多少,不會多拿。

另外,布農族的每棵樹都有自己的用途,因此每棵樹都有名字,這些都是布農族祖先留下來的智慧。

但凃建廷離家的決定,最初也受到父母的質疑,他說,當初母親無法接受,親自跑到台東找他回去,最後,他帶著母親了解部落,知道他在這裡做什麼後,母親就不再反對了。

凃建廷目前是勞動部多元方案計畫的專案經理,帶領五位部落婦女,向阿布斯工作室的女主人阿布斯學習種苧麻、手織成布匹、編織產品等工作。

他說,希望藉由勞動部多元方案的執行,深耕苧麻工藝產業,提升部落凝聚力,並使文化扎根,帶動原鄉經濟發展,「未來,我還是會將所學帶回阿里山」。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