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總整理:傾向「陪審制」、改變「恐龍法條」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總整理:傾向「陪審制」、改變「恐龍法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司法改革委員會表示,國是會議是一個諮詢會議,決議對政府來說沒有拘束力,完全看權責單位是否買單。希望政府以制度建立一個監督機制,才不會形成「決議完畢,執行端仍沒有執行」的狀況。

(中央社)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總結會議今天登場,在綜合建言時間,每名司法改個委員有三分鐘時間可陳述主張。總結會議在今天上、下午的綜合建言時間,共有55名司改委員登記發表看法。

置監督機制,別讓10個月的討論變成一場空

司改國是會議第4分組委員、台南地方法院法官陳欽賢說,國是會議是一個諮詢會議,決議對政府來說沒有拘束力,完全看權責單位是否買單。而所有司改委員沒法接受的事情是,大家用心討論的決議,最後卻被淡化、甚至消失。

司改會議第2分組委員、台北律師公會理事長張菊芳說,在司改決議上,希望政府以制度建立一個監督機制,才不會形成「決議完畢,執行端仍沒有執行」的狀況。

但民主進步黨立法院黨團書記長李俊俋今天受訪時說,不會把司法改革國是會所作出的結論照單全收,比如「人民參與審判法」草案,黨團的意見與司法院送進來的案子不同,會以黨團的意見為主。

人民參與審判,傾向陪審制

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今天表示,人民參與審判是重大司法改革工程,人民參與審判法草案預計年底完成、明年上半年司法院院會通過後,函請立法院審議。

針對人民參與審判法草案,李俊俋說,如果黨團的意見是陪審制,但司法院送進來的案子是參審制,那還是會以黨團的意見為主。

中國國民黨立法院黨團副書記長吳志揚則表示,國民黨過去是主張先試行觀審制,至於現在討論的參審與陪審兩個制度,就待法案送進立法院後,在進行討論;他也說,黨團內目前沒就此事進行討論。

至於是支持參審制還是陪審制,親民黨立法院黨團幹事長陳怡潔說,他們立場就是黨主席宋楚瑜在社群網站臉書上所說的,建議推動陪審制。

訂定妨害司法公正罪,去除「官場的癌症」

台灣基隆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長陳宏達在下午的綜合建言時表示,司法最重要的核心價值是獨立性,沒有獨立就沒有公正、公平、信賴與尊嚴,目前在司法實務上影響獨立的因素是錢與權。

陳宏達說,目前有關金錢介入司法問題,有嚴格法律規範,且民國99年有數波偵辦,風氣有所改變,但政治關說陰影在民眾心中揮之不去。關說是官場的癌症,關說踐踏司法案件的公正性。

陳宏達表示,他在分組會議提案訂定妨害司法公正罪,包括妨害司法調查及執行罪,希望劃出政治人物應該遵守的紅線,建構司法人員及未來參與審判人民,免於不當干涉的防護罩。

台灣澎湖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吳巡龍也說,要達公正司法的目的,法律不僅要規範檢警的偵查行為、法院審判程序,對被告及第三人妨害司法的行為,也要做合理有效規範。

他表示,在台灣經常會發生被告湮滅證據,部分政客關說司法案件,施壓司法人員,金融機構把司法機關調取交易明細的訊息透漏給犯罪嫌疑人,這些會妨害司法達伸張正義的目的,在美國都是嚴重犯罪,但台灣卻沒有規範,因此有必要增訂妨害司法公正罪。

有時候,不是法官「恐龍」,而是法條有問題

交通大學科技法律學院教授兼副院長林志潔在綜合建言時間表示,司改國是會議包括「人、制度與法律」的改革,一個會議要讓人民有感,就是改變法律制度面。

她強調,民眾常會批評判決,但事實上,有時是法律制度害了判決,這時候去改革法官、檢察官,其實一點用都沒有。

林志潔舉例,一名18歲少女若被強姦懷孕或因遺傳因素要墮胎,但父母等法定代理人因宗教因素不允許,少女只好尋找密醫非法墮胎,結果這名醫師最後被判非法墮胎罪,大眾最後再來批評法官是恐龍,這樣正確嗎?不正確,因為這是優生保健法的問題。

林志潔又以「通姦除罪化」為例,通姦有罪受刑人的女性比例大於男性,加上告訴人可以對配偶撤回告訴,卻不能對相姦人撤回,並不符社會現實與性別平權。

為了解決這個狀況,只要修改刑事訴訟法條文中的不平等現象就能解決,如此重要急迫,又能讓人民有感議題,若沒有放在分組決議歸納中,不是相當可惜嗎?

檢察官、法官也過勞,影響案件品質

法務部參事陳瑞仁建議減輕檢察官、法官的案件負擔,且給予強制處分權。

法務部參事陳瑞仁在綜合建言時表示,檢察官與法官面對個案,最大問題是案件太多。他認為,如果檢察官一個月承辦超過40個案件,品質會下降,但現在每個檢察官平均每月辦80件,如何減輕案件負擔、拉高品質,是努力方向。

陳瑞仁認為,司法不能成為無牙的老虎,司法要扮黑臉,雖然司法要親民,但不是要當爛好人,應該給檢察官與法官強制處分權。

法官毛松廷則呼籲應該有司法的前瞻基礎建設,投資更多資源到司法。他也說,制度再怎麼改,人沒有落實,再怎麼改也沒有用,且司法改革不要一竿子打翻一條船,否則恐導致認真的檢察官與不認真的檢察官互相擁抱,降低司法反省能力。

台灣高雄少年及家事法院法官李明鴻也說,每名法官平均一天要生產2件判決,除此之外,還要開庭、閱卷,在此負擔下,不敢說週休二日,大概也沒辦法一例一休,對裁判品質是否正向,請大家正視法官工作負擔。

台灣桃園地方法院法官毛松廷呼籲大家摘掉對司法的有色眼鏡,對司法的印象不要停留在過去30、40年的錯誤認知,例如有錢判生、無錢判死等。

毛松廷也呼籲正視司法人員勞動正義,昨天台中地方法院有法警舉辦為司法改革守夜的活動,他希望總統蔡英文可以去台灣法警公會臉書看基層司法勞動人員的心聲,過勞的不只法官、檢察官。

他說,司法為人民提供服務越來越多,但資源卻沒有相應的增加,應該有司法的前瞻基礎建設,投資更多到司法。

不只要懲罰加害人,更該保護被害人

以民間人士身分成為委員的小燈泡媽媽王婉諭表示,司法人權包含被害者家屬的權利,過去司法程序偏向犯罪追溯,對被害人和家屬在程序和實體上保護不足,分組會議時已擬定草案,納入訴訟參與、資訊諮詢權、陳述意見權等,過去院檢警在程序給她很大幫助,但這些不該是偶而禮遇,她非常希望明年兩月這項草案如期送審。在犯罪被害人保護機制部分,王婉諭說分組會議討論到包括組織設置、平台建置、結合警政社福醫療機構成為被害者和家屬的單一窗口,制定被害人保護基本法,但可惜司法院和法務部的回應沒看到明確落實的可能和期程。

兒少保護單一部會做不來,應成立跨部會辦公室

台灣基隆地方法院調查保護室主任調查保護官王以凡說,民國102年年初,桃園少年輔育院少年買泓凱被虐死,她和其他少年司法工作者第一時間進入桃園和彰化少年輔育院,檢查每個孩子身體有沒有傷口,她看到孩子身上有黑青、鞭痕、蜂窩性組織炎。

王以凡說,社會怎麼對待孩子、孩子就怎麼對待這社會,兒少議題不是司法院或法務部單獨能做的。最好是不要讓小孩進輔育機構,讓社區資源輔導他們。因此需要由中央高度的單位整理資源,她希望總統責成行政院設立「兒少保護辦公室」,統整司法院、法務部、衛生福利部、勞動部等部會的資源和人力。

司改會議第1分組委員、中華民國兒童權益促進協會理事長王薇君也說,對於兒少議題,都一直被人當作大旗,只在選舉時被拿來當大旗,揮一揮就沒下文;兒少議題不只是法務部、司法院的事情,更是跨部會的事情,需要行政院層級的單位匯整各層級,為兒少團體做點事情。

延伸閱讀:【直播】司法改革總結會議:公開起訴書、法庭直播,讓民眾跟司法更熟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