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免的「四分之一同意票」門檻到底算低還是高?

罷免的「四分之一同意票」門檻到底算低還是高?
Photo Credit:罷免黃國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次罷免如果能夠走到第三階段,不管最後投票結果是成功或失敗,對台灣公民社會來說都是一個進步,所以樂見其成。

「昨天討論完罷免如果被濫用的事,我回去在想一個問題耶,所以現在罷免投票的門檻算高嗎?」Y女說道。

P女笑了笑。「哈,有默契,我也在想這件事,所以回去算了一下罷免數學,因為現在的罷免成功的門檻有點有趣。」

「喔?怎麼說?不是就四分之一投票率嗎?」

「不是喔,是同意票大於反對票且同意票要超過選舉人數的四分之一。」

「我有點聽不太懂,這跟投票率要超過四分之一有什麼不同?」Y女歪了歪頭。

P女先喝了口咖啡,接著拿了張紙畫起來圖。「這個直接舉例比較清楚,假設這個區域可投票人數有100人,如果投票結果是24人同意罷免,6人反對罷免,雖然同意人數大於反對人數,但是24人不到可投票人數的四分之一,那就算罷免失敗,可是這次投票率加起來算30%,是超過四分之一的。

如果投票結果是26人同意罷免,4人反對,同意人數大於反對人數,而且26人超過可投票數的四分之一,那罷免就算成功,可是這次投票率加起來也是30%,跟上面範例的投票率是相同的。」

「原來是這樣啊,也就說在相同投票率的狀況下,即使同意人數都大於反對人數,但當次罷免投票不一定就是成功的。而以你舉的例子,兩次同意票不過差2票,結果卻完全不同。」Y女恍然大悟。

「沒錯。然後我就進一步在想,那四分之一同意票這個設計本身,到底是高門檻還低門檻呢?」P女問。

「好問題,可是要怎麼去判斷這門檻算高還低?總不能擲筊吧?」Y撇了撇嘴。

「我剛不是說我算了一下罷免數學嗎?所以我就把第八屆第九屆的選舉資料找出來,還有歷屆補選的資料找出來,做了一番計算。」

「那你算的結果是怎樣?」

P拿起手機打開了一張表格給Y女看。「四分之一的同意票門檻在全國選舉的狀況下,大部份時候當選得票率都高過於這個門檻。

但是在單一選區獨自選舉的狀況下,像是補選,平均當選得票率是22%,其中只有約17%的機會當選得票率會超過25%。

所以我大致上可以說四分之一同意的投票門檻如果在全國大選一起舉辦的狀況下,是滿有機會達成的,因為全國大選原本就會拉高出門投票的意願,但如果是舉辦單一選區獨自選舉的狀況下,那就有一點拼了。」

「這樣聽我總覺得還是簡單多數比較好耶,感覺上就比較公平啊。一般選舉也不會因為你投票率低,就說選舉失敗,反正就是正方反方各憑本事動員,誰多誰就勝出。當然現在跟以前的投票率要求到50%比起來,是已經好得太多了,但以投票結果來說還是有點弔詭。」Y女說道。

P女點點頭。「而且就我看的資料,以補選來說啊,最低當選得票率是16.8%。以全國投票來說,最低當選得票率是14.9%。你今天設一個四分之一同意票的門檻,那我是不是也還是可以說,這些低投票率的地方,他們就永遠都不可能把他們立委給罷免了?當然他們想不想是一回事,但只要有同意票的門檻,就一定會造成某種程度的不公平。」

P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又繼續接著說。「不過說真的,我還滿期待這次黃國昌罷免的提案可以到第三階段的。」

「你不怕他真的被罷免掉嗎?」Y女問。

「我問你,他如果被罷免掉真的是壞事嗎?」

「我覺得他是一個問政認真的立委,所以雖然我不是他的選區,但我還是希望他可以在立法院教訓那個官員。」

「可是他如果真的被罷免掉,就意味著罷免是公民真的可用的武器,你覺得別的立委不會因此心生警惕嗎?」

「你這樣說倒也沒錯....」Y女若有所思。

「而且有一個區域的公民成功罷免,對於別的地區的公民的立場,等於是一種『真的辦得到』的鼓勵,那未來如果有立委一直荒腔走板,也許就會有其他公民認真思考是否要採用罷免的手段。我覺得這次罷免如果能夠走到第三階段,不管最後投票結果是成功或失敗,對台灣公民社會來說都是一個進步,所以樂見其成。」P女說。

「即使你覺得他們罷免理由很蠢也樂見其成嗎?」Y女問。

「理由很蠢又怎樣?民意原本就是流動的,你覺得有理的理由,也許別人也覺得你很蠢啊,不是嗎?任何一種『覺得自己是真理正義』的想法,我們都必須要很小心啊。重點還是人民要善用自己的權利監督政府,要讓政治人物會害怕人民的監督,民主應該要成為一種實踐,而不是只是嘴砲。

而且,講的比較不客氣一點,你覺得很蠢的人行動力都那麼強了,你覺得自己比較聰明卻不行動,那到底是誰聰明誰又愚蠢呢?」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本文獲蒂瑪小姐咖啡館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