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聯女員工10年辛勞疑似「過勞死」:班表、監視器、報導下架三大爭議

Photo Credit:抵制血汗全聯
你為什麼需要這則新聞

今天是羅女過世100日,現場一度被灑冥紙、咆哮的全聯代表則說,本案經勞檢後認定非職災,因無法與家屬委任律師就撫恤金達成共識。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中央社)
台中一名全聯福利中心羅姓的女性員工今年5月在店內暈倒,送醫一週後不治。員工家屬質疑羅女過勞,今天到羅女服務店家舉辦追思會,要求全聯提供監視器畫面與出勤紀錄,釐清真相。台中市勞工局查出店家未詳實記載羅姓員工出勤情形,將依法裁處,是否過勞致死仍待調查。

羅女的雙親家屬與聲援民眾上午抬棺到台中市北屯區北屯路上一家全聯福利中心外,拉白布條舉辦追思會,現場有支持者擺放白玫瑰、撒冥紙。

協助勞資協議的律師柯劭臻說,今年4月30日羅女下班回到家時已近晚間12時,5月1日上午7時又到店內理貨,當天下午5時羅女應下班,卻因頭暈嘔吐倒臥在紙箱上,直到晚間6時30分才有同事打電話送醫,但已延誤黃金就醫時間。

柯劭臻說,羅女送醫後5月7日因顱內出血不治,經兩次勞資協調,資方都說羅女依照班表並無超時工作,但班表卻有造假問題,且資方不願提供店內監視器畫面。家屬請店內員工翻拍監視器畫面,確定事發當時羅女在倉庫前倒下。

羅女的妹妹說,姊姊在全聯服務滿10年,每天工作早出晚歸,早上7時出門上班,晚上下班回到家都近12時,每天都要清晨6時就準備出門工作,「為了要拚升遷,姐姐很辛苦。」

羅女的父親說,女兒患有高血壓,今年4月接到通知要換到生鮮部門,他與妻子認為要長時間在低溫環境下工作,叫女兒不要去,但她已答應要去幫忙,沒想到卻出事。

「我女兒從5月1日一早去全聯上班,就再也沒有回家,今天,是第99天,也是第一次沒有她陪在身邊的父親節。」羅爸爸不禁哽咽地說。

全聯福利中心行銷部公關經理欒美雲表示,事發當天並沒有延誤就醫,店內同仁都有持續關心羅女,詢問羅女要不要叫救護車,30分鐘內就送到醫院。

欒美雲說,店內監視器畫面與班表都有交給勞檢單位,經判定並沒有違反規定。羅女在全聯工作10年,其中7年來都是做生鮮工作,工作相當熟悉、表現良好,會繼續用最寬的撫卹條件,向家屬表達誠意。

欒美雲說明,羅女4月負責搬貨工作,下班時間為晚間23時,事發的5月1日開始則為生鮮部門工作,上班時間為7時,是正常的職位輪調,經勞檢單位確認後判定並未違反規定。

欒美雲表示,事發至今已與羅女家屬進行多次協調,但家屬委任律師在8月初的協調會上,提出在原商議撫卹金額外再增加600萬元撫卹金,目前仍未達成共識,但仍會拿出最大的誠意,持續與家屬溝通,希望能達成圓滿結果。

勞工局:店家未詳實記載出勤

台中市勞工局局長黃荷婷今天表示,7月受理員工家屬提出的勞資爭議調解案,主要訴求為給付職業病死亡補償、延長工時工資等相關費用,並要求全聯分公司提供出勤紀錄及監視器畫面,以利職業病認定。

勞動部職安衛生署中區職安衛生中心5月2日接獲全聯分公司通報,多次派員實施疑似過勞案件調查,6月9 日初步評估未具「職業促發腦血管及心臟疾病(外傷導致者除外)認定參考指引」所稱工作負荷過重的要件。

黃荷婷說,8月2日安排羅姓員工家屬與雇主進行勞資爭議調解會議,但因雙方無法達成共識,調解不成立。

勞動部職安署中區職安中心10日再次會同勞工局實施勞檢,發現資方未詳實記載羅姓員工延長工時出勤情形,勞工局將依違法次數進行裁處。

勞動部職安衛生署中區職安衛生中心主任朱金龍表示,日前接獲家屬投訴資方提供的出勤狀況與實際不符,11日重新啟動疑似過勞案件調查,訪談數名羅女同事,瞭解工作加班概況,並聯繫家屬提供羅女平日出勤時間交叉比對,以確認工作實況。

朱金龍說,業者稱員工「下班後仍會留在公司幫忙」,顯然是規避加班工時紀錄。有關羅姓員工患有高血壓從事低溫作業部分,也已收集進出低溫作業場所頻率、工作時間及低溫環境狀況,一併送職業專科醫師進行認定。

回顧事件的三大爭議點

1. 是否有加班問題?班表是否違法?主管明知羅女身體狀況還要求轉換部門?

全聯過勞死員工百日祭中,羅父指出「今年4月8日女兒無預警接獲區經理派令,自5月1日起將她從乾貨部門調至生鮮部門,女兒向店經理表示不願調至生鮮部門(因生鮮必須每日提早一小時到店理貨,並須長時間進入冷凍庫工作),惟未獲置理,致女兒於4月30日23:30下班返家(到家已24時許),休息不到七小時,旋於5月1日上午7:00到全聯北屯二店理貨。下午17:00原本應該要打卡下班,但女兒自冷凍庫出來後,暈眩嘔吐,並倒坐在紙箱上,迄18時許才被同事發現昏迷,18:30許始聯繫家屬並叫救護車,惟於18:54送至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已延誤1.5小時,錯過黃金救援時間,因顱內出血而於5月7日往生。」

律師柯劭臻表示:「依勞工健康保護規則明列不適合從事低溫作業的疾病包括高血壓,店經理卻要求有高血壓的員工進入冷凍庫盤點理貨,致員工於工作職場因腦溢血而因公殉職,先後兩次勞資協調,全聯都說依照班表並無超時工作......」

2. 媒體相關報導不明原因「被下架」?

「抵制血汗全聯」表示,11日東森新聞一名記者採訪此事件後做的專題報導在四節整點播出後,隔天也不明原因遭到下架移除,遭到質疑是否因龐大的廣告壓力,使媒體決定「河蟹」這則報導。

「這到底是自然下架?還是被『意外』下架? 我們不得而知,但還是衷心感謝東森願意幫忙報導。我們也能體諒媒體受到抽廣告銀根的壓力。」

3. 全聯的打卡班表和監視錄影遲遲不拿出來,羅女死因「自然死亡」就不算職災?

蘋果報導,協助訴訟的律師柯劭臻指出,勞動部職業安全衛生署,接獲家屬的投訴後,5/11到該全聯北屯二店調查,卻只片面相信、紀錄資方提供的資料,卻不理會家屬提出的異議,最後還以羅玉芬的死因「自然死亡」說明,未具職災條件,根據打卡紀錄沒有工作負荷過重。

柯劭臻進一步表示,全聯的護理人員事後告知家屬羅女患有高血壓,依《勞工健康保護規則》明列,不適合從事低溫作業的疾病包括高血壓,公司卻讓羅女在生鮮部低溫下工作,「但是全聯班表嚴重造假,不是機器人打卡就是準點廣播打卡,從班表上根本看不出員工嚴重超時。家屬請同仁調閱翻拍案發當時冷凍庫倉庫前的監視錄影,確實有羅小姐在工作崗位倒下畫面,卻遭店經理將錄影紀錄取出,企圖湮滅罪證,這也是家屬忍無可忍,提告訴訟的原因」。

家屬表示,「我們從事發隔天就不斷要求全聯提供女兒打卡班表和監視錄影紀錄,不料全聯3個月來一直推拖,拒絕提供,我們白髮送黑髮,吃不下睡不著,這段日子很煎熬。」

另外,柯劭臻傍晚表示,今日全聯總公司發給同仁們一封信,信內一開始先假意關心,頓時話鋒一轉,將所有風波指向「有心人士舞台表演」,然而若非全聯內部勞動條件惡劣至極,也不可能有員工過勞死挺身而出對抗資方的情況發生。

「全聯稱每年皆有健檢,且平日有14位護理師關懷員工。」但本次過勞死案件的起因就是因為公司明知死者患有高血壓,仍不顧死者的意願,強行調至生鮮部門才導致羅玉芬病發身亡,全聯竟然還敢在公開信中自稱「員工是公司最大的資產」、「努力改善工作環境和待遇」、「關心同仁們的健康」

文末,全聯提供了一組「傾訴信箱、電話」,但求證下這支由資方提供所謂用來傾聽員工心聲的專線,竟是空號......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Yang』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