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得「平埔原住民」身分不是結束,而是另一波平埔族群復振運動的開始

Photo Credit: 西拉雅 Siraya 平埔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原住民權益常根據客觀現實需求和變動加以調整,並非一成不變的狀態!如果我們不能在理想與現實之間找到平衡點,先取得原住民身分和階段性的成果,這場運動將永遠不會成功。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陳金萬(原轉會平埔族群北區委員)、Uma Talavan 萬淑娟(原轉會平埔族群南區委員)

平埔族群是台灣原住民族,千百年來一直住在台灣的平埔地帶;連結歷史脈絡和正名運動的說法,我們不是「堂堂正正的中國人」,而是自自然然的「平埔原住民」。四百年來殖民政權所遺留的問題,不可能在一次修法動作中全部解決,必須有計劃且按步就班地分階段處理,才可能得到一個比較完善的結果。

乘著轉型正義的風潮,錯誤的教育和政策得以平反。我們更珍惜這樣的機會加入原住民族的大家庭,我們知道政院版的《原住民身分法》修法草案,無法一次解決平埔族群的所有問題;但是,基於兄弟姐妹的情誼,我們不願意佔用「平地原住民」的名稱,進而影響他們的權益,在剛開始修法的時候就發生族群衝突的困擾,徒然延宕自己重建家園的進程。

以下四點澄清作為我們推動另一階段平埔族群復振運動的說明:

一、平埔族群人口數一直是眾說紛紜,也是行政院編列預算所面臨的最大挑戰。從政治大學民族所林修澈教授所提出的「平埔族的分布與人口」調查報告得知,2001年的平埔族群人口約在15萬和20萬人之間。

林教授的估算是依據,1934年(昭和9年)的「臺灣常住戶口統計」有「熟」字登記的資料,加上人口成長率推算的結果。施正鋒教授在研討會說,現在調查數據出來了,問題是有誰相信?其後原民會又作了兩次人口調查,民間質疑的聲音還是沒有間斷。

我們認為唯一能夠解決爭議的辦法,就是配合政府的教育、宣傳來推動「開放全國平埔族群人口登記」。剛開始登記人數一定不多,因為平埔族群受到過去的殖民傷害太大了,只要上一代的人不講,下一代就不知道。不過,一旦中小學開始推動平埔各族的歷史文化教育,平埔人口登記就會逐步上揚,甚至以倍數成長;如果連「熟」字塗黑的問題也能處理,那麼平埔人口還會增加更多。

二、我們接受在《原住民身分法》修法草案中增列「平埔原住民」,落實小英總統選舉時的政策主張;因為平埔族群取得平埔原住民身分後,就適用「原住民族基本法」的權益保障。

當然,我們也知道政院版修法草案最大的問題是無法兼顧平埔原住民參與原住民立委的選舉;但是,基於原住民大家庭的情誼,我們也不想使用平地原住民的名稱,進而影響其即有權益,在還沒有踏入家門的時候就挑起族群權益的紛爭,導致無限期拖延復興族群文化的時間,這才是平埔族群最大的損失。

平埔原住民參與原住民立委選舉的問題,有待修憲的時候一併處理。社會福利等問題也能夠根據平埔族群的實際需要加以拓編。目前的問題是攸關平埔原住民權益的283條法令修訂內容尚未明朗,導致部份族人存有疑慮,甚至採取反對的立場。

我們呼籲行政院設定期程、完成民族權利相關修法,盡速送交立法院進行審議,而我們也將緊盯該案的修法內容和進度、進行監督。我們相信在不影響其他原住民權益的狀態下,平埔原住民的權益才能在心平氣和的討論中得到公平合理的對待。

三、我們堅決反對任何阻擾或拖延《原住民身分法》修法進度的提議;因為別人可以等,我們的耆老不能等!傳統領域不能等!而平埔青年也不想虛耗青春、停滯不前,且每晚一年取得原住民身分,就有一批平埔耆老抱憾以終。每一個平埔耆老都是珍貴的文化資產,搶救文化的時間一旦錯過,機會就沒有了。

每年都有平埔族群的土地被私有化、被財團和外資收購,沒有土地的平埔族群又要在那裡重建文化和家園呢?所謂的「五年日出日落條款」一樣要經由平地原住民各族、各區開會討論,並徵求他們的同意之後才能實施。光是開會討論恐怕就要花掉好幾年的時間,而且多族會議很難產生共識,那麼平埔族群到底要討論到何年何月才有重見天日的一天呢?

況且日出日落條款還要考慮以原住民身分法限制立委選舉和被選舉權,到底合不合憲的問題?那不是越搞問題越大嗎?以低位階的法律框限高位階的憲法權力合理嗎?今年4月中正大學法學教授黃俊杰在台南會議表示,其實我們沒有權力要求平地原住民改名,來配合平埔族群加入原民會,請問這條路還走得通嗎?

四、修憲有一定門檻,差異問題也有待超克,若要說「平埔原住民是次等原住民」,那是對平埔族群正名運動最大的污衊!請問平地原住民和山地原住民的權益是一樣的嗎?原民會成立前後和現在的原住民權益是一樣的嗎?加拿大原住民分為印地安、印紐特和梅蒂斯三種,每一種權益都不一樣!請問上述有那一種是次等原住民?如果沒有,為什麼要單獨污名化平埔族群?

原住民權益常根據客觀現實需求和變動加以調整,並非一成不變的狀態!如果我們不能在理想與現實之間找到平衡點,先取得原住民身分和階段性的成果,這場運動將永遠不會成功。

如果這次原住民身分法修法草案繼續延宕或因此破局了,請問誰是直接的受害者?誰又是族群衝突的受益者?這裡面除了族群問題之外,難道沒有地緣政治和政黨操弄的問題嗎?

高舉理想主義的旗幟、漠視差異存在的困境,並無法解決複雜的現實問題。平埔族群取得平埔原住民身分不是運動的結束,而是另一波平埔族群復振運動的開始!我們又何必強求,一定要在此時完成所有的工作?何況,追求人權、公平和正義的價值是一條永遠沒有終點的路。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