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致缺缺又更宅——盯著螢幕長大的Z世代

性致缺缺又更宅——盯著螢幕長大的Z世代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比起和朋友出去玩、尋找各種機會逃離父母的視線,這些後千禧年世代更喜歡宅在家裡,忙著用Snapchat——而這些行為讓他們更不快樂。 

文:David Z. Morris
譯:王國仲

現在的青少年比起以前備受呵護且不獨立,而這些改變和2012年左右開始的智慧型手機熱潮密不可分。比起和朋友出去玩、尋找各種機會逃離父母的視線,這些後千禧年世代更喜歡宅在家裡,忙著用Snapchat——而這些行為讓他們更不快樂。

社會心理學家Jean Twenge在《The Atlantic》警告:現在的十二年級生(中六)花在無父母陪同戶外活動的時間比2009年的八年級生(中二)還短。2015年時只有56%的高三學生在談戀愛,比起X世代與嬰兒潮世代的85%遜色不少;而從2000年到2015年,會跟朋友出去玩、消磨時間的青少年比例降低了40%之多。

這些青少年也比他們的前輩工作得更少。經濟大衰退帶來的衝擊已逐漸淡去,但只有55%的高三學生在學期間有工作——這個數字在1970年代是77%。他們也不開車,多仰賴父母接送;對性行為興致缺缺,更晚才開始與異性發生關係。

誠然,某些家長可能因此鬆了一口氣——小孩不會在外面亂跑、亂搞,青少年懷孕問題也有所改善,這當然是好現象。但另一方面,這些孤獨的青少年有其他嚴重的問題——憂鬱和自殺率居高不下,Twenge更認為「Z世代青少年正處在數十年來最糟的健康危機邊緣」。

Twenge也表示這些問題跟智慧型手機間的關聯性「不能再更明顯了」。研究顯示花越多時間在社群媒體或盯著螢幕的人越不快樂,也更容易感到孤單、沮喪甚至自殺。

Twenge把社群媒體造成的傷害稱為「FOMO」(fear of missing out on the fun everyone else seems to be having),擔心自己不像別人一樣看起來很開心、沒跟上最新鮮的玩意兒。網路霸凌也是一項嚴重問題。

對這些孩子來說,Twenge認為造成的後果會是長期的——這些失落和沮喪感會在他們成人後持續襲來;而隨著年紀增長,社交能力也變得更難培養。

幸運的是,Twenge提供了相當實用的解方:每天使用電子產品只要不超過兩小時,部分較嚴重的負面影響便似乎能顯著減少。如果家長能嚴格執行這項規定,無疑對自己的孩子是一大助益。 

© 2017 Time Inc. 版權所有。經Time Inc.授權翻譯並出版,嚴禁未經書面授權的任何形式與語言版本轉載。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