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子健案的一個疑點

林子健案的一個疑點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林子健事件峰迴路傳,他涉嫌誤導警務人員被捕,《傳真社》亦取得疑似林戴上口罩及鴨舌帽經過現場的影片。但事件仍有疑點,暫時難下判斷。

民主黨黨員林子健報稱於上星期四(8月10日)到旺角砵蘭街買球衣後,被人擄走禁錮。他又指於禁錮期間,遭操普通話人士在其大腿上打上21口釘書釘,翌日(11日)凌晨在西貢沙灘醒來後截的士回家,並於當日早上召開記者會講述經歷,再到醫院驗傷及報警。

事件引起嘩然,不少人將之跟銅鑼灣事件相提並論,同時有建制派議員在Facebook上指「真係忍唔住笑」,表示質疑。警務處處長則表示「不容跨境執法」。

昨晚事情峰迴路轉,《傳真社》發表報道,稱「閉路電視證林子健安全離開砵蘭街」。報道中傳真社記者翻查砵蘭街(林子健報稱被擄走之處)上的閉路電視,並校正時間後,發現林在下午5時41分離開位於咸美頓街街口、近砵蘭街的球衣店(比他報稱的4時左右遲超過1小時)。

第二及第三部閉路電視拍攝到的位置,距離第一個鏡頭約50米,在近5時43分拍到一名衣著、體型及步行方式均像林子健的男子,戴上口罩和鴨舌帽走過,並獨自向碧街方向前進。另外4部閉路電視拍攝到的畫面顯示,該名男子走過對面馬路,再朝反方向往咸美頓街轉入彌敦道。

《傳真社》拿影片訪問林子健時,林則否認該名男子是他本人,形容事件匪夷所思,甚至可能是有人找替身來嫁禍他。

昨晚12時左右傳出消息,指警方以涉嫌誤導警務人員拘捕林子健。警方於凌晨3時在馬鞍山錦豐苑錦萱閣召開記者會,西九龍總區刑事總部警司鄭麗淇指,上周接獲一名林姓男子報案後,連日來進行調查,包括翻看現場一帶的閉路電視,至今未有發現報稱「途人被推上車」一事。

警方又指事主供稱行蹤與警方調查所得資料不符,所以初步相信林涉嫌提供虛假資料誤導警方。《明報》則未有提到消息來源下指,警員翻查當日附近的閉路電視,清楚顯示林子健安全上車離開旺角。

《傳真社》的報道刊出後,立即引來多番猜測,有人認為這是中共設下的圈套,亦有人認為這證明了林子健造假。然而單憑現時公開的資料(主要為《傅真社》提供的閉路電視片段),事件仍然疑點重重,不能太快下定論。

首先,當初事件最引人關注之處,在於那21口釘書釘的傷痕,相信正常人會認為,要造假的話,還不至於要如此自虐(由於他在記者會公開傷痕及往醫院驗傷,我相信那些傷勢是真的)。這並沒有排除林子健說謊的可能,然而要推翻這一點,必須提出極強而有力的證據和動機,說明林刻意傷害自己欺騙大眾(甚至幾位民主黨資深黨員)。

其次,我相信《傳真社》的影片並非偽造,亦佩服他們搜集證據的能力和毅力。他們提供的影片,的確令人懷疑那是林子健在無閉路電視拍攝的一段路上,戴上口罩和鴨舌帽,以避免攝進鏡頭。

假設那是林子健,此處我想到兩個可能︰一是他不知道該處沒有鏡頭,只是剛好避開了;另一是他知道而故意這樣做,以便日後有人翻查片段時,他可以宣稱有人(負責擄走他的人)扮他。但我想不通的是,如果他明知該處有閉路電視,又心思細密得要遮掩面容,那麼為何不直接沿咸美頓街走往彌敦道,而要讓人看到如此容易辦認的他?因此我認為,前一個解釋相對合理。

cdfbba_a8336a5bd09e4b93b3a45e7e5c64c4fe~
Image Credit: 《傳真社》
《傳真社》畫出林子健及戴口罩男子當日走過的路線。

問題在於,假如心思細密的是擄人者呢?林子健宣稱在前往油麻地站期間被推上車,不清楚那是咸美頓街抑或碧街街口。如果他是在咸美頓街街口遭擄走,同時對方安排了衣著、體型相若的男子,刻意走過閉路電視鏡頭下,以便陷害林子健,那一樣講得通。這聽起來的確有點不合理,但為自己打上21口釘書釘,也不見得很合理。

現時看來,無論林子健有否說謊,這件事都是匪夷所思。在此我無法和無意判斷哪一個說法才是事實,希望各方能提出更多證據,讓真相水落石出。上文只想提出一點︰無論你是否相信林子健,事件仍然有疑點,讓人難以單憑目前公開資料下判斷,保持懷疑是好事。(如有進一步消息,本文將會更新。)

2019-01-09更新︰林子健案正在審訊當中,控方傳召法醫作供,法醫賴世澤分析林的傷勢及其說法,認為林自殘的機會較高

2017-08-17更新︰《傳真社》的採訪手記,解釋了他們如何取得閉路電視片段。警方於8月16日晚上公布,正式向林子健落案控以「虛假資料誤導警務人員罪」,將於8月17日早上提堂。

2017-08-22更新︰《傳真社》更正報道標題和部分內容,又加入按語,承認「有關報道的處理不夠審慎,標題及部分內文的用字欠準確」,並為報道未盡完善致歉。按語同時強調《傳真社》獨立運作「,調查過程和結果不為任何政治立場和勢力所左右」。

新題目為〈閉路電視拍得林子健現砵蘭街 其後衣著步姿近似男子戴帽遮面離開 林子健:匪夷所思〉(網址亦隨標題更新,故「參考資料」的連結失效),內容方面,《傅真社》於提及閉路電視時間時加入秒數資訊,亦把原文(從Google頁庫存檔取得)視「戴口罩男子」為林子健的句子修改如下(粗體為筆者所加)。

原文第一段︰

…發現林子健當日下午5時半後曾在砵蘭街近咸美頓街出現,向碧街港鐵站出口方向前進,但中途戴上鴨舌帽、口罩及太陽眼鏡,至街尾橫過對面行人路後返回咸美頓街,並安全轉入彌敦道方向,全程約3分鐘都是獨自一人,未見有人被擄走的情況。

修改報道後第一段︰

…發現林子健當日下午5時半後曾在砵蘭街近咸美頓街出現,向碧街港鐵站出口方向前進,緊接的一段22米路段閉路電視畫面未能覆蓋。41秒後,一名戴上鴨舌帽、口罩及太陽眼鏡,衣著、體型及步姿與林子健非常相似的男子,沿砵蘭街向碧街方向,至街尾橫過對面行人路後返回咸美頓街,最後轉入彌敦道方向。

原文第二段︰

…最後取得六間店舖共九段閉路電視畫面,顯示當日下午3時至7時該段砵蘭街不同位置的情況,其中七部閉路電視拍攝到當日林子健在現場出現的情況。

修改報道後第三段(更正版加插了第二段,故上一段變成第三段)︰

…最後取得六間店舖共九段閉路電視畫面,顯示當日下午3時至7時該段砵蘭街不同位置的情況,其中一部閉路電視拍攝到林子健,六部閉路電視拍攝到戴口罩男子在現場出現的情況。

原文第八段︰

七部閉路電視的經核實的拍攝時間連貫,林子健由位處砵蘭街的球衣店出現,經咸美頓街走至近碧街街口,過對面馬路折返咸美頓街,再轉入彌敦道方向離開鏡頭覆蓋位置,全程約3分鐘。畫面所見,林子健全程獨自一人,沒有見到他所指擄走他的可疑男子。

修改報道後第九段︰

由於每部閉路電視時間設定不同,傳真社以香港標準時間作準,計算每個系統的時間誤差,核實真實的拍攝時間後,證實七部閉路電視的拍攝時間連貫。在第一部閉路電視拍攝到林子健從球衣店步離開鏡頭,至第二部的麵店閉路電視拍到戴口罩男子停留路邊,兩組鏡頭之間共有41秒閉路電視畫面未能覆蓋。記者現場觀察,兩個地點之間需要橫過咸美頓街馬路,以及經過咸美頓街休憇公園,路程約22米。從傳真社取得的九段片段中,並沒有看見有人被擄走的情況。

相關報道︰

參考資料︰

核稿編輯:周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