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搶東北無理 政治覆核可恥 ──新界東北案刑期覆核黃浩銘之答辯陳辭

強搶東北無理 政治覆核可恥 ──新界東北案刑期覆核黃浩銘之答辯陳辭
Photo Credit: Tyrone Siu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黃浩銘就新界東北案刑期覆核的答辯陳辭。

文︰黃浩銘

(案件編號︰CAAR 3/2016)

前言

此案發生於2014年6月13日,經歷10多天的審訊後,裁判官溫紹明最後判我120小時社會服務令。然而,律政司不服刑期直接向上訴法庭提出刑期覆核,乃政治案件首次引用此例。此結案陳辭,必須感謝陳玉峰及黃啟暘兩位好朋友,他們協助我研究案件,尋找案例,反覆跟我鑽磨法律,讓我可以在上訴庭以法理說服法庭。誠然,我不會誤以為自己可以像個律師一樣成功說服法庭接受我的說法,但作為行動者,我必須清楚地說明為何自己不應再被判刑,向公眾說述東北案的情由。

我不求憐憫,但求公義;我不怕無情監禁,我怕鴉雀無聲。我說過,對於此案,我毫無悔意,絕不求繞,我在溫紹明面前所說都是真摯的。律政司說我無真誠侮意,因此應當坐牢,我說我真誠無侮意,不是為求坐牢,而是忠於自己,忠於戰友,如牢獄是我必然之所,我坦然面對,我所信相的主耶穌與我同在。

新界東北的村民仍需我們關心,以及橫洲的村民亦是,為求諸位萬勿灰心,我們要堅持下去,這是意志的比拚,這是無煙硝的精神戰爭,我們用耐心、勇氣和智慧繼續抗爭,我深信,公義必將到來!

A. 引言

1.我採納郭憬憲大律師及譚俊傑大律師的陳詞大綱、就潘法官的案例所作的回應以及剛才的陳詞,並作以下補充。

2.首先,今日我們要處理的不是定罪問題,因為裁判官已定我們的罪,我亦已履行我的刑期,就是120小時社會服務令。今日,我們在這裡是因為律政司不服溫紹明裁判官所定下的刑期,認為我們應該坐監。據我了解,這是首次律政司動用《刑事訴訟程序條例》要求上訴庭覆核我們這類型的案件,因為從前他們的做法都是用《裁判官條例》要求裁判官覆核案件。

3.無論如何,今天我很樂意在法庭內向諸位法官解說,說明為何我認為應當維持原判。控方給了我們幾個值得討論的問題︰

  • 甲、裁判官是否因為低估本案罪行的嚴重性,而未判處具阻嚇性刑罰?
  • 乙、裁判官是否因為答辯人為公眾利益而非為個人而給予過重比重,以致有今日律政司認為輕判的結果?
  • 丙、裁判官是否未有充份考慮所謂的判刑原則?

4.誠然,我相信諸位法官已經閱讀我早前給予各位的陳詞大綱及案例,我不打算逐個爭辯,但我希望法庭容許我就剛才提出的問題作出回應。然而,首先我必須建立一個基礎,就是上訴庭不會干預原審法官的事實裁斷。

B. 基本法律原則

5.剛才,郭憬憲大律師及譚俊傑大律師已清楚列出具說服力的案例Attorney General v Lau Chiu-tak and Another [1984] HKLR 23,釐清了法庭就刑罰覆核的法律原則。然而,我想補充的是,上訴庭在Attorney General v Fong Ming-Yuen [1989] 2 HKLR 177案中,再次確認Lau Chiu-tak原則,並指出由於法庭有傾向保障人身自由的假設(presumption in favorem libertatis),因此申請人說服法庭加刑,是要比說服法庭減刑困難得多︰

“We accept that to interfere as the Attorney General desires us to is to interfere with the exercise of his discretion by an experienced judge. This is not something to be lightly done. Further, because of the presumption in favorem libertatis referred to by this Court in Attorney General v. Lau Chiu-tak and Another [1984] HKLR 23, the Court is less easily persuaded that a sentence was manifestly inadequate than it might be persuaded that a sentence was manifestly excessive.” (劃線粗體強調)

6.正如郭憬憲大律師所言,在刑期覆核申請的案件中,申請人無權要求上訴法庭干預原審法官就事實爭議的裁決,法庭亦只會以原審法官裁定的事實為申請的基礎,見Attorney General v Li Ah-sang [1995] 2 HKCLR 239第242 頁,高等法院上訴庭法官廖子明裁定︰

“... In my view, it is not open to the Attorney General to seek a review other than the facts on which the magistrate chose to find. This court should not be asked to proceed on the hypothetical different.” (劃線粗體強調)

高等法院上訴庭副庭長黎守律於同案第243-244頁 亦指︰

“... I am not persuaded that they [i.e. submissions that the magistrate in that case had proceeded on a false factual assumption] enable the Crown to rely upon a factual basis different to that apparently accepted at the trial by the Crown. ... ”

7.而即使上訴法庭對該裁決是否正確有所懷疑,也會尊重原審法官就事實爭議的裁決,原因是原審法官有耳聞目睹各名證人的優勢,見律政司司長訴區志恆及其他人 [2006] 2 HKLRD 310,高等法院上訴庭副庭長胡國興論及刑期覆核申請中處理原審法官事實裁定的方法時指︰

33. 張法官裁定第3項控罪涉案之一支呎多長的掃把棍及一支呎多長的鐵通不屬“危險武器”。這是張法官經聆聽所有証供後所作出的事實裁定。...

...

39. 上訴法庭並沒有原審法庭於聽取證供時對案件感覺的優勢,實在難以推翻張法官視涉案武器是否屬非“危險武器”之裁定。因此,本庭認為不應干預該裁定。

8.時任上訴庭副庭長司徒敬法官(現任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在Secretary for Justice v Wong Chi Wai [2012] 3 HKC 361 案中第 [16], [19]及 [23]段指︰

“16. It is as well to take the opportunity of this case to sound a reminder of the limited circumstances in which an appellate court will upon a prosecutor’s application interfere with a sentence by an upward adjustment.

19. This is a category of offence in which one is likely to draw limited assistance from sentences imposed in other cases, since the facts which go to the commission of an attempt to pervert the course of justice are so varied. ... The present case is a prime example of a case in which sentencing is an art rather than a hard-edged approach. It is a case where the experienced sentencer can perhaps more readily secure the "feel" of the impugned conduct, its aim and what was inside the mind of the offender than articulate it, though articulate it he must and did.

23. Further than that, the sentencing judge manifestly approached his task both at trial and in the sentencing exercise most conscientiously and carefully. He is an experienced judge who had the advantage of listening to the evidence over a period of days and the advantage also of seeing and hearing Wong testify. In other words, his experience and his observation and hearing of the testimony, whilst not conclusive of any application such as this, deserves respect for they provided him with considerable opportunity to secure an appropriate ‘feel’ for the gravity of the matter and, thereby, for a just sentence.

9.總括而言,相比起證明刑期明顯過重,申請人證明刑期明顯不足所要求達到的舉證門檻更高。且上訴法庭不會干預原審法官就事實爭議的裁決,原因是原審法官有耳聞目睹各名證人以及對案件感覺的優勢,裁判官了解我們的動機、訴求、目的,綜合十多天的審訊過程,加上他的閱歷,才得出這個判刑。

C. 申請人的覆核理據

R v Caird︰對社會造成大規模而嚴重滋擾

10.首先我們要處理的是第一個問題,究竟裁判官是否因為低估本案罪行的嚴重性,而未判處具阻嚇性刑罰呢?我們不妨都看看申請人所舉出的案例。

11.申請人在其陳詞大綱第11段指,法庭向來視對社會造成大規模而嚴重滋擾的罪行為嚴重罪行,並在第12段引用1970年英國案例R v Caird (1970) 54 Cr. App. R. 499案支持(見申請人案例索引第1項目),亦在第13段形容本案所造成的騷亂是大規模的。

12.事實上,Sachs法官在判詞第505頁第2段指︰

“In each case the Court has, amongst other things, to take into account how grave the situation had become from the point of view of the public peace.”

13.因此法庭著眼點,是在於被告人的行為,在當時對社會安寧造成多大的滋擾。事實上,觀乎此一案例,我們必須全面了解當時的情況,希望法庭可以參考此案第502頁,法官閣下將會見到有示威者當時用磚塊石頭打破飯廳窗戶、用紅漆扔警察、拆毀街燈導致街外昏暗、推翻桌子、撕爛窗簾、用椅子拒向客人。很明顯,這是以襲擊他人以及破壞財物為目的激烈行動,不但影響當時的處所,更會影響當區的市民,甚至我亦不能接受的是,刻意傷害無辜,將不涉事的人拉進來,偏離原本的政治目的。


猜你喜歡


迎接台灣黃金十年數位經濟熱!全球第三大網通商 Ubiquiti Inc. 入列護國群山艦隊,揭開研發總部落腳台灣的背後關鍵

迎接台灣黃金十年數位經濟熱!全球第三大網通商 Ubiquiti Inc. 入列護國群山艦隊,揭開研發總部落腳台灣的背後關鍵
Photo Credit:Ubiquiti Inc.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到底台灣的優勢在哪裡,能夠讓世界第三大商用網通大廠 Ubiquiti(UI)2010 起就將全球研發總部佈局於台灣,更持續投資、重用在地人才呢?

這幾年台灣受惠中美貿易戰,外資大舉回流,加上疫情助長遠距協作、線上交易,各界看好台灣迎來新的黃金十年,搶抓數位經濟。

蛻變為數位韌性之島,網通設備正是數位轉型的不可缺少的基礎建設,特別是全球第三大商用無線網通解決方案大廠 Ubiquiti Inc.(UI), 2010 年正式將全球研發總部設於台灣。究竟,台灣有何強烈吸引力,讓這家美商持續加碼投資,深挖在地人才價值?

除了半導體,我們還有其他不為人知的台灣之光

未來要在全球舞台出頭,靠的是創新!世界經濟論壇(WEF)全球競爭力報告評比台灣連續兩年在「創新能力」,亞太區排名第一、全球第四。確實,除了舉世聞名的半導體晶片,還有其他可關注的面向,網通產業就是其中之一。

UI 台灣產品設計總監楊宗樺點出我們的強項,「UI 創辦人 Robert Pera 在事業開展初期,就是看中台灣有首屈一指的技術供應鏈,而且逐漸發現台灣不單單有硬體技術人才,還有軟體開發實力,因此持續擴大台灣在軟硬整合的統籌設計能量。」

02
Photo Credit:Ubiquiti Inc.
UI Taiwan 產品設計總監 - 楊宗樺

事實上,UI 研發總部設置台灣後這幾年的人數擴編態勢,正與他們的全球營收數據,呈現高度正相關。UI 在 2021 年締造 18 億美金營業額,過去五年平均營收成長近 30%,目前仍在快速飆漲中。

楊宗樺解釋,「2010 年台灣研發團隊僅 10 多位,後來持續奠定設計開發基礎,加上產品線多元化, 2017 年之後,成員數開始以翻倍速度增長,從 100 多位員工成長到今年預計招募規模上看 700 多人,UI 的創意心臟來自台灣,已是無庸置疑的事實。」

03
Photo Credit:Ubiquiti Inc.
UI 2021 年締造近 18 億美元營業額,過去五年營收快速成長。

台灣是孵化創新的首選場域,人才寶庫擁有三大優勢

04
Photo Credit:Ubiquiti Inc.
UI 位於台北信義區的台灣研發中心。

如今,UI 的產品原型發想、概念確認、功能驗證、再到產品落地,許多流程都是在台灣誕生,甚至 UI 的產品線也從消費型網通設備,跨足到辦公室 EoT(Enterprise of Thing)裝置、監控解決方案。除了仰賴研發總部有絕佳的實驗場域,充沛的人才能量,更是讓創意點子源源不絕的關鍵。

不光是 UI 讚許台灣有高素質人才,連同為外商的 Google 台灣人資長也曾表示,在 Google 眼中,台灣人才如「隱藏版珍珠」。有趣的是,Robert 早在十多年前「慧眼識英雄」,把研發基地瞄準台灣,而不選擇其他國家,正因為台灣人才庫有三大優勢。

「台灣有多元性人才是很重要的一點」楊宗樺回應,從軟硬體研發、產品規劃、行銷到生產人員,等於一條垂直供應鏈,都能找到對應的人選。其次是台灣的開放性,熟稔與國際團隊合作模式,展現快速反應能力與機動性,搭配最後一項能夠中英文溝通,呈現台灣人才獨特優勢。

曾有人說「台灣科技産業只能做代工,因為我們缺乏創意…」果真如此嗎?

楊宗樺表示,「台灣在過去產業分工模式,沒有獲得從零開始的規劃機會,並不代表我們沒有創新的實力。」自從 UI 把研發總部落腳台灣,等於幫在地的人才開了一扇連接國際的窗,更有機會打造世界級產品,甚至對產業發展扮演關鍵影響力角色。

UI 成長方程式:全方位展現品牌思維,優化與使用者的每個接觸點

除了營收亮眼,UI 之於網通產業所貢獻的價值,更來自破壞式創新的使用者體驗。有人這樣描述「UI 是網通界的 Apple 」,原因是 UI 打破通訊設備的冰冷,拿到產品一剎那,從開箱安裝到設定軟體,極簡設計風格消除繁雜的使用流程;同時產品外觀又能完美融入使用者的生活,兼顧「必需品」與「裝飾品」雙重價值。

不僅是在使用者體驗上的創新,UI 更跳脫單純販售產品的框架,而是以品牌服務思維,在每一個與使用者的接觸點,優化五感體驗。例如 UI 針對產品安裝邏輯,調整內容物的排列順序,甚至在外包裝的材質、氣味添加巧思,增加使用者開箱時的「wow」感受。

此外,聯網設備因應使用者的需求差異,以及所在地坪數格局不同,往往挑選型號之際感到苦惱。楊宗樺說,「我們除了完整揭露產品的技術細節,也考量到使用者在選購的時候,就獲得良好的體驗,我們 store.ui.com 網站提供試算建議功能,幫助消費者高效找到自身的需求。」

在 5G、低軌衛星高速發展的趨勢之下,可想見台灣對網通產業的投資只會有增不減,而 UI 入列台灣護國群山的一份子,期許自己扮演架橋角色,樂觀看待台灣下一波黃金十年。

所謂架橋任務,楊宗樺強調,UI 積極把全球視野與商機帶進台灣,也將台灣創新能量推展國際,不論技術優勢或是整合型產品,都能形成雙向的交流。尤其 UI 對人才培育下足功夫,希望透過持續耕耘,讓人才連結世界級的視野與思考經驗,驅動台灣網通產業邁向嶄新的時代。「我們期待聯手更多台灣優秀人才,在 UI 開創全新的職涯藍圖,與饒富創新想法的同仁一起打造更多元的産品,讓台灣之光在網通產業繼續發光。」

▲UI Taiwan 產品設計總監楊宗樺:在 UI,我們想打造改變世界的產品

了解更多 UI 企業文化與產品研發思維:
Life at UI Taiwan Facebook | Life at UI Taiwan Youtube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