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分】懸疑大片《佈局》:一幕幕完美謊言嫁禍他人脫罪,被更完美局中局拆破

【99.9分】懸疑大片《佈局》:一幕幕完美謊言嫁禍他人脫罪,被更完美局中局拆破
Photo Credit: IMDB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全戲最難以預早推估的,除了部分劇情之外,是那種平凡得來未算沉悶的開局,中段只讓你猜出幾分,永不完全被猜透,在設局、破局不斷循環,一而再滲出驚喜與高潮位,才在最尾極短的十多分鐘,突然浪接浪再推出局中局,讓人有未到最後一刻亦難以知道真相的壓迫力。

這齣西班牙電影,被譽為2017年懸疑片皇牌之選

早一段時間經常抽空看電影觸發靈感、抒解壓力,在Netflix看了一齣令人印象深刻的西班牙電影,《佈局》/《看不見的客人》(The Invisible Guest),喚醒了沉寂一時的激動,跟觀賞《夜行動物》(Nocturnal Animals)激動程度非常接近,無論看完以後有多夜深,你還是希望多坐一會兒,讓自己沉思一下。至少,看後那種局中局你不會認為是《槍狂帝國》(Miss Sloane)般誇張,感覺華而不實。

懸疑電影最難掌握的地方,就是劇本相對複雜,隨時多重真假、虛實情節交疊,一旦在剪輯鋪陳做不好,就會令人感覺凌亂,需要花氣力自行串聯劇情,叫人分神,可能錯過更重要的細節。

而《佈局》編導異常高手,開幕交代身家富裕、有社會名望的男主角Adrián ,因為被控謀殺已婚情婦(間接與少年失蹤事件相關),他等待上庭作供之前,神態憂傷與焦慮交融,鏡頭角度令人無法簡單透過表情,提早推估他是否有罪。接下來發生的事也相當平凡,他重金禮聘大律師辯護,而大律師再推薦一名天才顧問商討案情,認為只要Doria跟她交流好,便不擔心被冤枉(仍至有她幫忙有罪也變無罪),劇情一切仍在我們預料之中。如果你看到這裏有點不耐煩,以為是很普通的「官司電影」,立即關掉它,你將會錯過2017年極出色的懸疑大片。

只要不說結尾15分鐘,你不會介意下文劇透約6成內容(也省去一些細節)

白髮天才女顧問Virginia Goodman一進門,告訴Doria時間緊迫,控方有重要證人答應出庭,現在只剩下3小時商議案情,一旦出現漏洞很大機會被控殺人罪成。於是,Doria滿臉愁容著急地交代事件緣由,他因工作關係認識了有夫之婦,二人終於忍不住私下偷情了一段時間,怎料一次電話收到訊息,被神秘人要脅他付「掩口費」,否則公開他們戀情,Doria按指令跟情婦到了一間旅店,在即將交錢的當晚,出門前突然被人抓住頭腦重擊在鏡上暈倒,直至第二天有警察敲門醒來時,才發現廁所滿地紙錢,情婦頭部被重擊致死。

他說到這裏,天才Goodman魅力非凡、氣勢懾人,一聽即大聲狠批這種供詞法官不可能相信,因為警方已蒐集各種證據,確認那旅店房間是由住戶反鎖,一切窗戶完好密封,無被開鎖離去的痕跡,按照控方證據,無論Doria說甚麼也不會使法官相信,「有第三人」能夠密室殺人順利離去。不錯,Doria頭部被重擊暈倒,的確可以據此辯護,但法官寧願相信苦肉計,也不相信離奇的密室殺人。(言下之意,嘲諷你把出庭作供當是科幻小說嗎?)

礙於時間緊迫,Doria被Goodman質問所懾服,按不住道出更具體的實情,原來一次偷情上床之後,他跟情婦駕車離開郊區豪宅,與情婦爭論是否結束感情之際,中途不為意有小鹿衝出,閃避之下即迎頭撞向前方車輛,被撞少年車主重傷流血迫近死亡。Doria表示,因為情婦是個聰明絕頂的強女人,她臨時裝扮自己是嚴重撞毀的車主,令路過的車輛碰見未懷疑,不主動報警。二人沒有報警是因為怕揭發戀情,作為有社會地位又生活富裕的人,各有背景和名望,無法承受事件張揚開去,婚姻與事業勢將破碎。

於是Doria犧牲自己承擔一切罪責,駛走血車銷毀車、人等證據,要情婦若無其事安排拖走Doria的車,這時候又碰上另一路過的車輛,車上那老人家非常善良,願意免費為情婦修理好車子,這位老人家卻不知道,目前幫助的人,就是不久前撞毀兒子車輛的事主。

事後,那老人家仍未知情,跟妻子一同報案說兒子駕車外出失蹤多日,此時,警方初步未聯繫失蹤事件跟Doria有關,調查也以為是他的車剛好出事而已。這段看似無事的時期,Doria有一日收有到神秘訊息,應該是那唯一路過的睹擊者,要求他跟情婦去那間旅店交「掩口費」,否則公開二人意外殺人的事,怎料對方取錢的時候就出事了,結果自己還是涉案。

Goodman還不滿意,一再套Doria口供,他回應時態度堅決,始終咬定過程沒涉及幾個人,肯定只有路經目睹那場車禍的人才有動機這樣做;可是,Goodman直指他根本無法解釋散落一地的錢從沒被人取走,那些掩口費之說再精采,也說服不了法官質疑:第三者傷人殺情婦的密室疑點,從來說不過去。

無法自圓其說的密室殺人罪,怎樣才是近乎完美的辯護供詞?

既然Goodman由始至終是大律師推薦的天才顧問,她便直截了當地提議,早就為Doria查好了辯護的資料,之前的質問只是試驗他作供時是否心思慎密,亦要知道更多真相才可以幫忙。Goodman突然表示,已想好最美完的供詞,只有把事件嫁禍少年死者的父母才說得過去,母親本來就在出事的旅店工作,對現場環境相當熟悉,有工具可以潛後房間之後,再無聲無息鎖回窗戶離開,因此才可有力嫁禍死者雙親一心復仇,自然無動機機取去滿地紙錢,這才是完美辯護供詞,法官才會相信你沒有殺人!

劇情到這裏發展了7成故事,如果是普通電影,一路走來的鏡頭畫面、鋪排也足夠令人緊張投入,因為電影一幕幕展示出嫁禍死者父母的設局如何聰明,出庭的時間愈近,竟然臨時有如此巧妙供詞,推進辯護水平,於是,很容易令我們以為故事快到尾聲;當然,最令人驚嘆的佈局仍未真正出現。

不過,我也打算在這裏保留最精采的一部分,希望各位直接觀賞它,總之,Goodman表面是天才法律顧問,實際是另一回事,甚至她說的控方證人、3小時內要商議好,通通都不盡不實;Doria表面因為車禍意外,被迫為自己與死去情婦辯護,實際又是另一回事;而最後,Doria終於承認自己是極高明的設局者,不但編出來的謊言局中有局,繼續為自己辯護之餘,聲稱也為了試探Goodman有沒有真材實料。怎料這時候,真正佈下局中局,高手中的高手卻是人們難以猜透,另有其人,不但出乎劇情裏Doria的意料之外,揭破之時,鋪排手法,足以令我們與男主角有齊齊被蒙在鼓裏之感。(正是這種「不是x、不是y,也不是z」的破局結尾才令人激動)

電影與現實布局的分別

全戲最難以預早推估的,除了部分劇情之外,是那種平凡得來未算沉悶的開局,中段只讓你猜出幾分,永不完全被猜透,在設局、破局不斷循環,一而再滲出驚喜與高潮位,才在最尾極短的十多分鐘,突然浪接浪再推出局中局,讓人有未到最後一刻亦難以知道真相的壓迫力。

我們太長時間未遇上這類看似平淡,沒有太多特效、宏大的場境設置,以及沒有高昂製作費的電影,劇本不需要透過角色閱讀一本小說大加發揮,僅在鋪陳技巧方面略勝接近精采的《夜行動物》。無論如何,有時候,現實與電影最大的分別,就是電影劇情可以抽掉一切執行故事的困難度,人力物力、機率運數,都可以由編導控制,這方面,現實要來個龐大的完美佈局,涉及控制知情人數、封鎖訊息、抹掉證據,豈如電影故事般輕易?

核稿編輯:歐嘉俊

關鍵藝文週報

Tags: